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西游山海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地藏菩萨

西游山海志 四块木头 3052 2019.03.11 00:26

  “(ง˙o˙)ว来人啊!杀人了!……不对,是来鬼啊!杀鬼了!”一石激起千层浪,钟神秀刚刚突然暴起放翻一个鬼差,直接就引起了周遭水鸟鱼虫的集体跳反,让原本还只是一般混乱的奈何桥头,一下子炸开了锅。

  “这是第一个……还有二十九。”钟神秀手上一用力,那位被他放倒在地的鬼差,它的牛脑袋便这样被钟神秀硬生生的给拧断了。

  “(๑•̀ω•́๑)别怪我下手太重,毕竟掠过草地而不踩死蚂蚁的力道……是很难控制的。”

  钟神秀直起身缓缓的说着,而看着面前渐渐化成光点消散的魂魄,他的内心倒是泛起了一丝波澜,不过这种不适应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不同于现实之中,用这般暴力的手段杀人之后,会出现血肉横飞的场面不同,现在这种与游戏里怪物死掉的退场方式一样的画面,反而让钟神秀很快适应过来了。

  “好像杀人……没什么大不了的。”用脚一钩将地上牛头掉的丧哭棒抬起,钟神秀伸手一把便抓住了这根棒子,然后只见他一挽手甩了一个棍花,就将这根五百多斤重的纯黑铁棒,背到了自己身后。

  而钟神秀这一动作,倒是让不远处的几个鬼差大吃一惊,毕竟这根丧哭棒可是很重的,不过放在钟神秀的手里却是像没有重量一般。

  按照正常筑基期修士的情况,是没有钟神秀这么生猛,其实钟神秀自己对自己的能力都不了解,他还以为只是这些牛头马面很菜而已。

  不说现在他们是魂魄状态,就算是吸收了天罡地煞的筑基巅峰修士,也就是只能轻微抬起这东西来,而要达到钟神秀这样的耍着玩的境界,至少要金丹境以后。

  幽冥界因为有区域的压制,所以一般的修士是无法使用法术的,而这些鬼差一直以来修炼的就是体术,所以牛头马面它们的境界虽然不高,但是它们的力量是真的大。

  它们拿着这根丧哭棒站岗,相对来说是比较吃力的,而这一见钟神秀把这东西舞的虎虎生风,不由的让它们想起了几百年前的一只猴子,顿时便让这些牛头马面头皮发麻。

  “你要干嘛?……我们劝你……赶快投降,要不然……”

  看见钟神秀不退反进,正在慢慢的往它们这些这边靠过来,剩下的几个牛头马瞬间就绷紧了神经,它们举着丧哭棒一边防御,一边哆哆嗦嗦的颤抖着说道。

  这也是因为幽冥界安定太久了,经常战斗的黑白无常可能会好些,而这些牛头马面就差很多了,毕竟它们的资质本来就不行,让它们压送一般普通的亡魂还可以,如果遇到硬茬它们根本没有办法。

  这几个一见钟神秀这么猛,瞬间就把它们的一个同伴给杀了,这让它们一下子就怂了,毕竟魂魄状态被杀可就是真的死了,根本没有转世投胎的机会。

  “我要干嘛?我请几位去死……”这般说着,钟神秀抡起手上的棒子就往它们的方向砸了过去。

  而钟神秀的这一记横扫特别快,有反应快的鬼差才堪堪躲过,而两个反应慢的想要举棍格挡住钟神秀的攻势,却被他直接给拍飞了出去。

  “嘟!嘟!嘟!……”

  三声尖锐的号角声响起,这些鬼差中的一个马面见钟神秀这般厉害,打它们就像打儿子一样,也不多想直接扭头就往后面跑,而且跑了它还不忘拿下自己腰上的号角,开始呼唤救兵。

  “你跑得了吗?”虽然手上没有弓箭,但是钟神秀一挥手中的那根丧哭棒,这棒子就像标枪一样,直接把这逃跑的鬼差扎了个透心凉。

  至于其他被干翻的马面牛头,钟神秀就没有赶尽杀绝了,毕竟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钟神秀也不和它们多纠缠什么,直接抢了另一个鬼差的丧哭棒后,便往奈何桥上冲去。

  而钟神秀这一路横冲直撞,打翻了桥上好几队鬼差,搞得奈何桥鸡飞狗跳的,而就在钟神秀眼看就要冲过桥头到达三生石前时,一条泛着金光的铁链直接出现在钟神秀身边,而看这链子的运动轨迹像是要捆住他。

  说时迟那时快,钟神秀立马一个驴打滚躲过了这条铁链的攻击,但他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形,钟神秀就见自己的面前一黑,一个砂锅般大小的拳头直接出现在他面前。

  “你想走?问过我们兄弟俩吗?”

  就在白无常谢必安,用出了锁魂链的同时,黑无常范无救便已经抢先一步堵在了钟神秀的前面。

  而见钟神秀因为这锁魂链分神,范无救把握时机果断出手,一记重拳朝着钟神秀面门蓄力轰出,直接打的钟神秀避无可避,只能是举棍硬挡。

  但范无救这一记重拳的威力,大大的出乎了钟神秀的预料,他不仅将钟神秀手中的丧哭棒打断了,连钟神秀整个人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从奈何桥的这一头飞到了另一头。

  “八爷威武!”

  忽然来的这一强力支援,让这些守桥的牛头马面们势气大振,而一些阿谀奉承之辈,现在已经开始拍范无救的马屁了。

  缓了好半天才爬起来的钟神秀,一个踉跄又差点摔倒了,“哇”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而看着前方桥上慢慢走下来的两个人,钟神秀一擦嘴上的血迹虚弱的问道:“你们是?”

  “谢必安。”

  “范无救。”

  谢必安和普通的无常鬼差不一样,他的身形很小和人间成年人差不多,而范无救的体形很大,要比一般的无常鬼差还要大一圈,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山一样,这也难怪钟神秀把它的拳头看成砂锅。

  而这两个黑白无常,可不是之前那些个臭鱼烂虾能比的,之前的无常姐妹如果算是幽冥界的特种兵的话,那这两个就是幽冥界的人型高达了,可以说一般的判官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除了五百年前的孙悟空,还没有任何人敢在我们地府闹事了,大哥你说这个小娘们,我们怎么办她?”用手掏了掏耳朵,黑无常范无救向自己身旁的白无常问道。

  “直接杀了……”没有多说什么,白无常谢必安冷冷的说道。

  “好!”

  虽然钟神秀现在女装打扮,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但是范无救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毫不留情抬手一拳就往钟神秀的天灵盖捶了过去。

  钟神秀现在光站着都费劲,他的脑袋一直晕晕乎乎的,要躲开范无救这一击是根本不可能,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白无常谢必安竟然大惊失色的叫道:“不好,快退!”

  一道强烈的白光一闪而过,不仅钟神秀和谢必安、范无救这三人瞬间蒸发不见,就连百多米开外围观的鬼差游魂们也一同消失了,整个幽冥界魂魄最密集的十里长亭,像是一下子被清空了一样。

  这个时候,在酆都城里飞檐走壁的王也才刚刚翻过城头,他这一落地看着眼前这一番死一般寂静的诡异景象,他竟然莫名其妙的发疯了。

  “嘿嘿嘿嘿……嘻嘻嘻嘻……哈哈哈哈……怎么可能?……是谁?……这一切是谁干的?”

  王也这般高兴的发疯不去管他,而钟神秀这时,竟离奇的穿越到了一个奇怪的大殿之内,这大殿之中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不说人了甚至连一件东西都没放。

  “金蝉子,你来此地所谓何事?”

  就在钟神秀纳闷之时,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的墙壁上传了过来,这个声音特别的奇怪,确切的说应该是特别的矛盾,像是男人说话的声音又像是女人说话的声音,像是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又像是层层叠叠模模糊糊的。

  “你是谁?”钟神秀问道。

  不过对面称呼他为金蝉子,倒是让钟神秀心安不少,毕竟这个身份可是代表着佛门的取经重任,一般人想在太岁头上动土,也得先掂量掂量一下如来的份量。

  对面没有直接回答钟神秀的问题,而是射出一道白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神念的方式印到钟神秀的脑海里,而通过了解这些信息,钟神秀一下子豁然开朗了。

  这里是十八层地狱后的虚无之境,地藏王菩萨在此地立的一个道场,而事情的起源,要从弘忍临死前托付给钟神秀的那尊木质佛像说起。

  那佛像是以佛陀的规格刻的,但那佛像上面的面孔却是地藏王菩萨,钟神秀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回事,但是弘忍明白其中缘由,所以再三叮嘱钟神秀一定要将这邪物送往灵山度化。

  当时弘忍师徒三人西行,除了神秀骨子里刻着西天取经的烙印外,这尊地藏像才是关键,从此邪物被化生寺众人封印以来过了有两百多年了,而它近几年隐隐有破开封印的趋势。

  为了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弘忍毅然决然的接下了这个重任,加上自己的弟子神秀也要西行求法,所以两人一拍即合谁都没通知就偷偷上路了,至于慧能是怎么跟来的就不细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