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西游山海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案件缘由

西游山海志 四块木头 2075 2017.03.13 00:39

  “这下可不妙了啊,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按他刚刚的说法,那什么宝象国的五名奸细,八成说的就是越爹他们几个了,而且他们明天就要被斩首,毕竟我们是一路来的,怎么说也不应该见死不救吧?”

  虽然与越爹他们不熟,但是李靖还是动了恻隐之心,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听越爹说他们这几人似乎还肩负着拯救苍生的重要使命。

  而李靖的话刚说完,慧能也开口向钟神秀说道:“师兄,我们是知道他们的身份的,越爹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奸细,现在我们就去和王督尉说清楚,免得他们滥杀无辜。”

  其实在城门口的闹剧发生后,慧能和钟神秀他们就走散了,慧能开始还以为越爹他们只是单纯的迷路了,毕竟他们五位人高马大的,对付几个普通士兵应该是轻轻松松,而且一开始他们站的位置就在打斗的边缘,要开溜逃跑是很容易的。

  所以那时慧能也没怎么在意越爹他们这边,当时他一门心思都放在自己的师兄神秀身上,虽然说现在的钟神秀法力尽失,但也保不准他会不会突然的失手伤人。

  张仲坚起初就在慧能边上,这时见慧能向钟神秀跑的方向追了过去,他没多想就也跟着去了,而他们一行九人就这样被分成了三波。

  不过等到慧能追进了城,钟神秀和李靖就像是泥牛入海一般,一下子就跑没了踪迹。

  而这时慧能才想起越爹他们来,因为越爹他们几个是外国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出事,所以慧能便放弃优先找自己师兄的打算,况且钟神秀有李靖跟着应该没什么事。

  可是谁知道慧能逛了半个瓜州城,越爹他们五个是没找到,却先找到了钟神秀这个没心没肺的。

  ……

  “你要和那当官的说清楚?你没睡醒吧,没看见那家伙是在故意找我们茬的吗?现在我们就是和他说破天了,他都不会相信我们的,与其在他那里浪费时间,不如先弄明白,他说的那什么掏心魔是怎么回事吧。”

  钟神秀淡定的移开李靖搭在他肩膀上,平静的手说道。

  其实钟神秀他对于救越爹他们的这件事,心里是一点不急的。

  这一是因为就算钟神秀急也没用,他总不能去劫狱吧,而二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是那些家伙死不死的,其实与他没半点关系,因为从一开始,钟神秀对他们的定位,就只是几个普通的NPC罢了。

  而钟神秀与慧能他们刚说完,周云华这时就已经走到了钟神秀他们那一桌的边上,只见他移开了桌下的凳子,堂而皇之的坐了下来。

  “神秀大师你们如果是想要了解那个……所谓的掏心魔的话,那么在下倒是知道的很详细,可以细致的和你们说清楚。”

  “还未请教,你是谁啊?”

  钟神秀看着眼前这家伙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虽然安静的坐在他们边上,但态度很是嚣张啊,这时钟神秀的心里就有点不爽了。

  钟神秀是知道这家伙刚刚叫那个当官的大哥,而且他还是那个骂他们的刁蛮妹子的男伴,更可气的是这家伙大早上的就带着女票出来虐狗,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敢当,不敢当,神秀大师说什么请教,真的是折煞了在下了,在下名叫周云华,只是这瓜洲城的一名,小小的骁骑校尉而已。”

  周云华礼貌热情的回答着钟神秀的问话,只是他没有听出来钟神秀话里的那一丝不爽。

  【大师,大师,怎么我一进城就有这么多人叫我大师啊,话说我有那么出名吗?还有那当官的刚刚说我是什么‘小六祖’,这称号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的外号不成?】

  钟神秀听着他们对自己的称呼也是有点纳闷了,毕竟在他的印象中,所谓“大师”的形象,应该是和弘忍老和尚一样是一个年老的长者才对。

  他的这副外表看起来的年龄还没过十八,而且以他洒脱的心态,哪里当的起大师这个称谓。

  钟神秀也就这点好,有什么不懂他就直接问:“师弟,他们这些人为什么都叫我神秀大师啊?而且他们说的这‘小六祖’又是什么意思?”

  “他们为什么叫师兄你大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对师兄你的尊敬吧……不过师兄‘小六祖’的这个称号,却是别有用心的人起的。”

  “噢……别有用心,这怎么说?”事关己身,钟神秀不得不问了。

  慧能答道:“这其中的缘由得从我们化生寺的起源说起,虽说我们化生寺是由迦叶尊者创建的,但是这第一任住持却不是迦叶尊者,而是一位从西方来的高僧。”

  “那位西方高僧名叫达摩,他于化生寺后山法缘洞中面壁百年,终创禅宗一脉,是以后辈弟子称其为‘初祖’。”

  说到这里慧能先是一顿,扫视了众人一遍后才接着说,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就言简意赅很多了,毕竟是自家的一些隐密,随便透露出去不好……虽然这些东西在修真界早就烂大街了。

  “二祖慧可断臂求法,终得初祖衣钵,其后二祖慧可传法三祖僧璨,三祖僧璨传法四祖道信,四祖道信传法五祖弘忍,而师兄你这小六祖的称号看似是他们对你的恭敬,实则有捧杀之意。”

  说到这里,慧能又是直直的盯着钟神秀,或许是师傅弘忍临终前的那些话一直影响着他,让他时时刻刻都在意着钟神秀的一言一行。

  自从师傅弘忍圆寂后,慧能的内心很是焦虑,他那时就很害怕自己的师兄神秀如师傅说的那样误入歧途,而且看现在的情况,钟神秀离经叛道的形式似乎愈演愈烈了。

  其实慧能是不喜欢和别人说什么大道理的,但是师傅死后,神秀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为了不体验再次失去至亲的痛苦,所以有时候他不得不说。

  “师兄,佛门中人戒骄、戒躁,金刚经有云……”

  “好!打住,打住,我知道了,你不用一一给我讲明白了。”

  钟神秀连忙将慧能想要长篇大论的欲望掐死在摇篮中,慧能只要一说起佛经,就会变的特别的啰嗦。

  再加上那时不时蹦出的一些文言古句,就更让人抓狂了,所以对钟神秀来说,听慧能的话简直就是一种特殊的折磨。

  “那么掏心魔的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赶快转移话题,钟神秀没有去管慧能那欲言又止的幽怨眼神,而是问着一旁的周云华。

  “事件的起始时间是在三天前的那个夜晚,那时候有一队巡逻的士兵被莫名的挖去了心脏……”

  随后周云华便将瓜州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部无漏的说给了钟神秀等人听,并且还将那颗白玉珠子放到了桌子上。

  “这的东西……就是赛神仙留下来的观想珠。”

  “哦,就是这个?”

  李靖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这个珠子观察起来,而在这时他忽然感到自己体内,有一股细小的“炁”从他指间流了出去,一下子那白玉珠子变的透明起来,赛神仙临死前看到的一切,也开始在珠子里面反复播放。

  “神秀大师!还有诸位!事情已经很明了了,请你们念在全城百姓的生命安全上,请出手降妖除魔吧。”

  周云华见李靖脸不红、气不喘的就能催动起这件仙家法宝,就知道大师果然是大师,认识的人和自己就不是一个层面的,这叫什么?这叫: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不是一个圈子的人,你混不到一起去。

  “除魔卫道,义不容辞!”

  钟神秀还在思考着该怎么拒绝周云华,慧能在边上却一口答应了。

  可能是因为师傅弘忍的死,让慧能在面对这些妖魔鬼怪时,态度变的一丝不苟,绝不妥协,而钟神秀则是一头黑线。

  【大哥啊!真的要叫你一声大哥了,这面对的可是真正的妖怪啊,你要和它真刀真枪的干,可我现在的状态比这赛神仙还菜,见了面还不是和他一样被秒啊。】

  但是慧能都答应,而且看他这两眼冒火的亢奋表情,钟神秀就知道这件事是推不掉了,只能硬着头皮说:“我尽力而为。”

  “好了!”李靖放下手中的观想珠说道:“现在两件事并成了一件事,这即是拯救全城百姓,也是证明越爹他们的清白。”

  一直不说话的张仲坚,这时也开了金口:“不过,看这段影像似乎这个妖怪也不是什么弱小之辈,不如我们设下陷阱引诱它自投罗网怎么样?”

  “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如果让它逃了,那我们不就前功尽弃了吗?难知如阴,动如雷霆,我主张不管什么,见面就是干!”

  当李靖他们讨论的热火朝天时,钟神秀却是说了句话:“很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

  以为是先前的案情,钟神秀找出了什么纰漏,周云华连忙问到。

  “老板!我叫的包子和面条你怎么还没有上?我们就要走了啊!”钟神秀一拍桌子向着店里面叫喊到,众人一听他奇怪的竟然是这个,纷纷摔倒在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