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西游山海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三生石影

西游山海志 四块木头 3058 2019.02.10 02:00

  幽冥界内的罗刹海市里鬼声鼎沸,钟神秀围着桌子转了有七八圈了,眼睛一刻不停的观察着桌子上瓷碗中的酒水,他的手里不仅掐着一枚铜钱,并且还在心底默默地掂量着铜钱的重量。

  边上熊老二的表情倒是很安逸,以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说道:“小师傅你现在直接放弃也是可以的,在这么死撑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你我这把就算平局如何?”

  “当真?”

  听了熊老二的肺腑之言,钟神秀把头扭向他那边,惊喜的看着他问道:“只要我现在放弃,我们这把就算平局?你有这么好心?”

  “这是当然了,小师傅你先前下的赌资我也可以返还,这次我们两个就算是不分胜负了,全当是交个朋友。”

  见钟神秀露出这样的表情,熊老二也就借坡下驴这般说到,然后就准备收拾桌子上的东西了。

  熊老二他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这第一是因为钟神秀的穿着打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孤魂野鬼,并且他们兄弟俩实力微薄,也不好得罪这些个修士大佬。

  这第二嘛,他自己刚刚确实是用些手段作弊了,就算是赢了钟神秀也是胜之不武,所以现在这个局面以平局收场最好不过了。

  不过这边熊老二刚要抬手收东西,钟神秀却是一把就抓住了他:“平局?……我拒绝,我岸边露伴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对那些自以为比我强的人……说不!”

  钟神秀这句话说出口,倒是弄得熊老二很尴尬,这直接算是他热脸贴钟神秀冷屁股上了,有道是:泥人还有三分火气了,何况是他这样的粗人。

  熊老二直接甩开钟神秀的手,没好气的说道:“那你快点啊,难道我们要在这里等你一年吗?开始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没想到你也是一个不认账的泼皮无赖啊!”

  钟神秀也不气恼,先是扭了扭自己的胳膊,然后习惯性的掏了一下裆后说道:“一年?我不需要那么久的时间,不过接下来地操作可是很考验手法的,我有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你不介意我在边上转几圈吧。”

  熊老二冷哼了一口气,斜眼看着钟神秀,说道:“你就垂死挣扎吧,不过我们也不能让你拖太久啊,索性就以一盏茶的功夫为限,时间到了你要是还不投币,那就算你输了。”

  “好,一言为定。”

  这般说完,钟神秀便装模作样的摆开了架势,在众人面前秀了一套简短的广播体操之后,他就开始围着整个桌子转圈。

  钟神秀围着桌子转还不消停,他还向着边上铁匠铺的方向,慢慢的往那边退了过去,钟神秀这一边退嘴里还一边念道着:“边上的朋友都让一下。”

  “哼……虚张声势。”看着围观的人群中渐渐破开的一条通道,熊老二端坐在石凳上双手环抱着,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面前这跳来跳去的小丑耍杂技。

  ……

  而就在钟神秀耍宝的同时,罗刹海市的街尾尽头处,张仲坚正单手掐着一个女性魂魄的脖子,提着她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他们的身上这时正裹着一层淡淡的白光,周围的魂魄各顾各的仿佛没有看见他们一样。

  “咳……咳,你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就行了,你这么掐着人家的脖子,咳……人家很难受的。”

  那女性魂魄断断续续的说着,还不停的用手掰着张仲坚的五根手指,试图从他的魔抓里挣脱出来。

  “问你?我不相信任何人,哪怕你自己没说谎,你能保证你的记忆没有给人修改过吗?我废了这么大的劲把你带到幽冥界来,就没打算能从你嘴里问出什么来。”

  张仲坚拖着秦霜儿的魂魄,稳步向前走着,任这女子使出万般的手段也难动张仲坚一根手指,张仲坚这只手就像一把铁钳一样,死死的卡着秦霜儿。

  其实整个幽冥界的行程一开始,张仲坚和钟神秀说的那些话,除了某些对修真界基本情况的介绍外,其它的都是骗钟神秀的。

  以张仲坚的修为实力,莫说只是尹阿懦一个人,就是他们五庄观三人同时出手,和他也过不上个一招半式。

  那时在都尉府衙里,尹阿懦用阵旗发动的雷霆一击,张仲坚轻轻松松的就接下来了,他不仅轻松的接下了尹阿懦的这招,他还顺便把秦霜儿的魂魄给拘禁了起来。

  当然了,张仲坚这么做可不是什么恶趣味,而是想要了解尹阿懦为什么要杀秦霜儿。

  当时尹阿懦虽然用“空”字法,隐藏了自己的炁,但是张仲坚一眼就看穿了她五庄观弟子的身份,如果只是单纯的五庄观弟子,张仲坚根本就没什么兴趣的。

  不过,尹阿懦无意中说出口的一句话,却引起了张仲坚的警觉,尹阿懦说:杀人者死,伤人者刑。这话看似是法家的言论,但是实际上却是出自于墨家的秘典。

  以张仲坚宁可杀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对敌态度,你别说是说了一句只有墨家弟子才知道的话,你就是大街上穿个黑衣服,他都要跟踪个半天。

  所以张仲坚猜测尹阿懦,应该是墨家安插进五庄观的奸细,而且通过暗中观察张仲坚更是确信了这一点。

  人参果丢失这么大的事,宫夫好和沈钧龙两人忙的不可开交,只有她一个人在消极怠工,难道不可疑吗?

  就算是尹阿懦偷奸耍滑,天生的就是一副好逸恶劳的嘴脸,但是张仲坚在她面前劫下了秦霜儿的性命,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向同伴透露这事,难道还不可疑吗?

  以上的种种虽然只是猜测,但是张仲坚有的是时间和精力与尹阿懦耗,甚至可以这么说,张仲坚这一辈子唯一的目的就是覆灭墨家,报仇雪恨。

  不说这还有一点线索,就是刻舟求剑、守株待兔,他也愿意一直等下去,说到底张仲坚的本性就是一个狼人。

  不过虽然认定了目标,但是尹阿懦这修为和实力,一看就知道是跑腿打杂的编外人员,这样的家伙墨家要多少有多少,所以一开始张仲坚就没把尹阿懦看在眼里,他准备的是放长线、钓大鱼。

  所谓:一天搞墨家一天爽,一直搞墨家一直爽啊,想到这里张仲坚的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不过他这邪魅一笑可把秦霜儿吓了一跳,惊的她手舞足蹈的疯狂使用水溅跃。

  罗刹海市街道的尽头便是奈何桥,过了奈何桥就是阎罗殿,而在这奈何桥的前端有一块石头,名字叫做:三生石,任何灵魂在这石头前停驻,便能看见自己前世、今生、来世的幻影。

  这世界上任何人都会骗人,甚至连搜魂都不可靠,也是因为以前吃过这方面的亏,加上墨家的杂碎又是以控制系的魂修为组织基础核心的,所以对于情报方面的收集,张仲坚现在只信三生石上的刻影。

  ……

  “看好了,千万别眨眼睛啊,熊二。”

  在另一边,墨迹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钟神秀,这时也收了神通规规矩矩的拿起了铜钱,站到了桌子边上稳稳的把铜钱立到了水面上。

  熊老二也觉得好笑,钟神秀的手法再稳又能怎么样,这个瓷碗中的容量已经达到了极限,现在根本就加不进去别的东西,他就等着钟神秀翻车了。

  没有搞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钱币就这么被钟神秀慢慢的没入酒水中,钟神秀的手法还是和先前一样的稳健,边上看着的熊老二,他的表情也从一开始的不屑一顾,慢慢的变成了目瞪口呆。

  “不!这不可能啊,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看着钱币安稳的落入瓷碗中,熊老二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大声的向着钟神秀问道。

  钟神秀却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熊老二的问题,而是以一副云淡风轻般世外高人的样子,淡淡的说道:“按照之前的约定,我可以拿一件东西吧?”

  熊老二盯着那碗已经有些痴呆了,口中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倒是先前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熊老大这时出声了:“我们兄弟愿赌服输,大师随意。”

  “呃……就这个吧。”

  其实,钟神秀也就是少年心性争强好胜罢了,一开始他就没把奖品放在心上,而且钟馗刚刚也向他介绍过,熊氏兄弟的这些东西都是地摊货,没什么稀奇的。

  钟神秀也不多选,随便挑了一条看着还算顺眼的蛇眉铜鱼入手后,就拉着钟馗轻描淡写的离开了,这倒不是钟神秀怕生出什么祸端,而是他穿越之前就是这样的作风习惯。

  赢了之后还去嘲讽对方,这是毫无意义并且极掉身价的行为,对钟神秀来说,只有这种超然物外的闲情雅致才是他该有的格调,钟神秀对这取名曰: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这个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熊老大看着钟神秀远去的背影,小声的缓缓念道:“没听清楚,刚刚听他说好像叫岸边什么来着吧,话说有岸边这个姓吗?他这有点像夷州那边的姓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