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西游山海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凌云健笔

西游山海志 四块木头 3050 2019.02.26 22:26

  完成筑基后的修士,虽然还能够继续的和以前一样吸纳灵炁,但是这时吸纳的效果却已经微乎其微了,而这时不靠外来力量来推自身一把的话,那就只能是坐以待毙等死了。

  而在这天地之间,有两种能量能被修士们直接利用,其一是狂暴的雷火它被修士们称为罡,其二是阴柔的风水它被修士称为煞。

  筑基之后的修士,只有吸收了天罡和地煞这两种灵气,在以自身元神为根基,将这三者杂糅在一处便是筑基之后所谓的结丹。

  有道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此四步是内丹修士修行的基本方向,而且整个过程必须循序渐进,不能有任何的提前或是延后。

  这炼精化气对应的是修士练气境,炼气化神对应的是筑基、结丹两境,炼神还虚对应元婴、化神、炼虚三境,炼虚合道对应合体、大乘、渡劫、真仙四境。

  所以说现在的修士想要结丹,就必须熔炼天罡地煞二气,除非你能像上古修士那样直接从练气期飞升,毕竟以前的灵气无穷无尽,用庞大的灵炁暴力的轰开天幕也无可厚非。

  而现在天地灵气稀缺,这时想要飞升天界,那就只能从炁的精纯方面入手了,所谓以点破面四两拨千斤说的便是这个道理。

  言归正传,天罡之气不同于地煞之气,因为雷火为罡合成它的能量就是那种高速运动的狂暴能量,所以天罡之气的位置是不固定,想要吸收这东西只能靠个人的机缘。

  因为风水为煞,所以相对来说地煞之气的位置就稳定多了,它们大多都汇聚在一些灵脉的根基上,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般的修仙门派,会选择在一些深山老林里建宗门的原因。

  人间界的灵气储存量本就不多,排名前几的地煞之气已经完全绝迹了,现在人间界里能找到的最强的地煞之气,便是蓬莱仙岛的聚灵池。

  这蓬莱仙岛是九州之祖脉,三岛之来龙,十大修仙门派之一的三仙岛便是在此处立的道场,不说他们会不会共享资源,单就那涉水寒冰煞也只是排第十七位的东西。

  所以有背景、有资源的那一群修士二代,便开始谋划人间界之外的一些东西了,对比于天界的登顶难度幽冥界就要轻松的多了,所以偷渡幽冥的这事早就有人干了。

  而王也算是胆大包天的那一类了,这地脉幽冥煞,乃是至今为止修士们已知的最强煞气,当然想要吸收这煞气的人很多,但是古往今来真正能成功的只有一人,就是鬼谷子王禅老祖。

  就连达摩祖师吸收这玩意,都差点被这地煞之气给烧死,最后要不是有地藏王菩萨相救,可能化生寺的历史都要改写了,所以心里有点逼数的人是不会去碰这东西的。

  王也是鬼谷一脉当然知道点辛密,他向钟神秀坦白自己的底细,也是为了拉钟神秀入伙,毕竟他对自己老祖宗传下来的方法,也是半信半疑不确定的。

  一开始只有他一人来此地时,王也是准备破釜沉舟硬上了,但是突然遇见钟神秀后,他就准备骗钟神秀来过来趟雷了,毕竟当年达摩祖师这样的人物都差点死,难道自己比达摩祖师还厉害?

  钟神秀的考虑也在此处,他知道王也这人不可信,呃……这里不是说钟神秀的眼光有多毒辣,能够一眼看破了王也的伪装,而是说钟神秀这家伙比较的神经质,总觉得有刁民要害自己。

  不过他不信归不信,心动钟神秀还是很心动的,这也是他常年打游戏带来的不良嗜好,一但是知道了某件顶尖装备的消息,钟神秀就是连续暴肝几天也要把那东西刷出来。

  而就在钟神秀犹豫不决之时,一个判官模样的老年人走进了大厅,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彪形大汉,看那一黑一白的衣服就知道他们是无常鬼差了。

  “诸位想必已经知晓了此行的目的,那老夫就言归正传了,时间定为两个时辰,各位学子交卷后可以移步至后殿休息,静待明日放榜。”

  说完那老判官一拍手,就见他后面跟着的两个鬼差上前,一左一右将一副半人高的卷轴在众人面前展开,而卷轴里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就写了四个大字。

  钟神秀抬眼看了看,口中念道:“妇女之宝?”

  “你有没有文化啊?”听了钟神秀的这番话,他边上的一个中年文士直接嗤之以鼻:“那是叫妇女之宝吗?那叫宾至如归!”

  “(◕ˇ∀ˇ◕)开玩笑啦……”钟神秀不好意思的笑道,他确实一下子没认出这几个字来,毕竟又是繁体字又写的龙飞凤舞的。

  “现在考试开始,请各位保持安静,不要有任何的交头接耳,一经发现有违规者,直接剥夺参考资格。”那黑无常用脚垛了一下地面,出声严肃的说道。

  【这是个啥啊?宾至如归算是个什么鬼题目吗?老子根本就看不懂,而且具体应该怎么写,用什么格式我都还不知道!】

  一张白纸摊开在桌面上,钟神秀学着以前的习惯咬着笔杆子开始发呆,眼睛还时不时的偷瞄两边人的答卷,不说隔得远他看不看的见,古代开始考的是作文,这他抄都不好抄。

  【算了,乱七八糟随便写吧……还好老子以前练过书法,要不然连个毛笔都不会拿,不过写什么好了……算了,就拿自己拿手的写吧,也不管什么文不对题的了,只要不露出破绽就好。】

  看着周围的人奋笔疾书,钟神秀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那一段青葱岁月,虽然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但是学渣就是学渣,不论到了哪里看不懂题目的这种尴尬局面,都是惊人相似的。

  《滕王阁序》钟神秀唯一记得的比较完整的一篇古文,当时要不是有个混蛋说炼器的时候,背诵这篇文章能够提高成品率,他根本就记不住这么一大段一大段的东西。

  而这一旦肚子里有了文章,抄起来还不快啊,钟神秀将桌子上的毛笔拿起沾上墨水,挽袖大笔一挥直接就开始洋洋洒洒的挥毫泼墨起来。

  而钟神秀这番动作,倒是让他边上的那个中年文士吃了一惊,不由的暗暗念道:“此子竟然恐怖如斯!难道先前是在扮猪吃虎?”

  《滕王阁序》的篇幅不长,全文也就七百多个字,在加上标点符号也就差不多八百,所以半个时辰还没到钟神秀就写完了……抄完了。

  当然了钟神秀也不傻,有些地方该改的他还是会改一下的,至于字体的繁体与简体,不好意思钟神秀别的不敢说说单就这篇文章,他练字练的就是繁体版的。

  也是钟神秀的老爹狠啊,强行培养自己儿子的兴趣爱好,为了让钟神秀多花时间在书法上,直接下指标必须写繁体字,就是为了压榨钟神秀打游戏的时间。

  “那个我写完了,可以交卷了吗?”

  稍微检查了一下,发现全文就几处前言不搭后语的地方外,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漏洞,改钟神秀就没有再继续去改了,毕竟删除一段和改词造句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哦,写完了,拿来我看看。”上方端坐着正在喝茶的老判官,听了钟神秀的话倒是眼前一亮。

  在幽冥界待了这么久,他可是知道有些人天生就文采斐然的,毕竟有曹子建珠玉在前,再出现什么天才都不足为奇。

  “呃,好文章啊,张三你带他先去后面休息,老夫品品这篇文章。”

  老判官接过钟神秀的文章后,先是大致的浏览了一遍,便下意识的叫身边的白无常带钟神秀去后面休息,而他自己则目不转睛的盯着这篇文章看。

  白无常张三带着钟神秀没走出去多远,便小声恭喜道:“公子你当真是了得啊,我家大人还从来没对什么人这般客气过,况且此次是由嵇康大人担任主考的,公子这次定能金榜题名。”

  而听了白无常的这番话,钟神秀顿时有些慌了,默默的嘀咕道:“尼玛,难道装逼装过头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交白卷了。”

  老判官这时可是看到两眼放光,单就看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一句的时候,顿时就觉得口干舌燥想要痛饮一杯酒水一般。

  “当真是好文章,就这一句便是千古绝唱,前半以景胜,后半以情胜,非情无以显景,非景无以寓情……秒啊。”

  老判官一遍又一遍的,反复的默读着钟神秀抄的这篇文章,他不由的在心里感叹此文情由景生,情景之间相互渗透水乳交融,似行云流水般挥洒浑然流畅。

  “让人读之忘忧啊,不行,我要赶快让嵇康大人一见。”老判官这般想到,便赶忙起身向殿外跑了出去,留在场的众人都是大眼瞪小眼。

  而这些人中尤以王也最为吃惊,他没想到钟神秀这家伙,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不过他们这群人在这里放飞思绪的感叹,钟神秀却在思考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