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缤纷之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缤纷之实

利兰曹

  • 现实

    类型
  • 2019.08.09上架
  • 8.55

    连载(字)

0位书友共同开启《缤纷之实》的现实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乡下的花园

缤纷之实 利兰曹 2796 2019.08.08 18:55

  晚饭时邻居打来电话,阿梅婆婆高血压在当地诊疗室休息。过了好一会儿才想清楚阿婆已经搬出套房去老年公寓了。

  “怎么了?”

  “阿婆今天去乡下看看花园,没想到高血压被邻居送医院了。”

  “我去开车,”爸爸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样,“带上换洗衣服。”

  “不用,徐叔叔和兰阿姨已经过去了,而且那里不允许陪护他们说只要把明天的早饭备好就成。”

  “我们还要下楼,家里不仅没菜了而且这几天都是晚班,去超市多置办点儿省得再劳心费神。”

  “对了,爸。这几天实验室人手宽松,回家过几晚。”

  “随便你,玩归玩儿,注意内务。”

  自从阿婆搬出之后,大家的生活依然继续只是习惯了没有她的生活,今天突得此事感觉原来大家依旧在身边只是一时因为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而将他们忘记。

  “明天需要送你去实验室吗?”在采买的路上爸爸询问。

  “不用,直接做公交就好。下午没什么情况就去阿婆那儿看看。”

  “既然去花园那儿,就顺便摘一包金桔或者泡点青梅。”

  “好,不过要过几天才能腌。”

  “不着急这些,你的时间安排好就可以。”

  九年了,很多事情就像昨天。在转念一想如果当时没有阿婆的坚持,叔叔阿姨们的陪伴,我的家庭,目前的核心家庭能够这么简单又平和的经营吗?

  至于金桔还有青梅,它们是对家人怀念的纽带,或多或少的成为了一种以物质为传递的介质。

  “还有,晚上回来注意安全实在不行就直接在哪儿睡一夜后天一早我也去看梅婆婆。”

  “其实阿婆知道我们对那个花园有芥蒂才过去打理的。”

  爸爸对这话有同感,所以没有说太多。妈妈当时在花园劳作时的抓拍,竟然成了她生命中的最后定格。除草后的片刻午休,看似不经意,就在那一刻所有的生活都发生了改变。尽管从记事儿起便清楚,要学会独立生活随时接受没有妈妈的陪伴并且习惯没有她的生活。但,还是太短了,爸爸二十一年,我,十五年。

  “的确。”

  “不过金桔确实很好吃。”

  “好吃也得有节制,你阿婆的事情先别声张过了明晚在说。”

  “我不宣扬不代表别人不走漏风声。”

  “知道你跟梅婆婆感情好,但她是温医生亲外婆这几天医院工作量大,孰轻孰重自己掂量。”

  关于阿婆搬进老年公寓后其他事情并不是非常清楚,只是几位婆婆带大的孩子轮流不定期的去她那里找乐子,大家的父母对这事也表示了默认。

  至于阿婆每月的花销,有退休金还有她名下的小屋以及温医生每月上缴的家用,可以说她是同屋老人中物质生活丰富的。但不知是经受岁月的磨练还是老人家的物质欲逐年递减,换洗衣物从搬出来后还是那几件,至于寻常老人经常置办的金银细软更是屈指可数。

  但这又是矛盾的,她这么多年一直在尽力让我们最先接触科技生活,让大家从繁杂的家务中得到解脱。

  妈妈一直记得她和阿婆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没曾想借此便成了忘年交。

  “还在用老一套的方法照顾孩子那是大人给自己找不痛快,不然尿不湿,日托机构还有洗衣机他们可就是形同虚设。”

  那段时间阿婆和妈妈交流了很多,连偶尔抽出时间去探病的爸爸也跟着受益。不过,阿婆虽然是护工中消息质量可靠,待人接物特别舒适的。有一个秘密我发现已久,父母对此软抵抗,但可以保证阿婆一直不知道。就是妈妈和阿婆成为朋友的那天也是我正式得到福利署认可成为庄致宁的第一天。

  至于怎么知道的,因为生物课本孟德尔遗传定律,当时也没有什么不接受因为自己和试管婴儿的区别在于没有让妈妈承受十月怀胎的辛苦,让她直接心想事成。

  心胸外科资历较老的医务人员这些年或多或少的说漏过几次,生我的妈妈本身就有心漏,又觉得有个自己生的孩子会使人生没有遗憾,在场所有人无不是顶着压力。好在我很争气,新生儿的各项标准均已达标。这次胜利只持续了一百八十多天,那家人把我和她送入医院后便失踪了。

  不幸中也有万幸,妈妈因为心脏原因不得不接受必要的妇科手术,尽管身边有亲人,爱人的宽慰,但长夜漫漫架不住精神上的救赎与打击。更何况是在医院住院部那种公共场所过夜。

  “瑞浓,办公室的金桔结果了,不知道我们家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这就是好事,”妈妈指了指我,“不仅要种金桔还有梅子树了。”

  “她妈妈?”

  “已经宣布脑死亡,现在就在等这孩子的体检报告结果正常估计后天就会被接走。”

  “接走?接哪儿。”

  “福利院。”

  “那我们还有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和她相处。”

  “我还有一天的时间做决定。”

  “资料就在办公室,一会儿就填好。”

  决定和责任就是那一瞬间产生的,二人世界转变成三口之家就是那么简单。

  就在刚刚两人四目相对,希望能够征求对方的意见,没有想到有时一个改变就是这么简单这么坚定。

  “刚才老张夫妻过来看我这边的情况,一会儿他们会送些东西来缓缓。”

  “你刚做完手术,现在照顾她身体势必是吃不消的。我看张医生家的梅姐人不错,又是我们医院的护工,出院后我们就请她来帮忙吧。”

  “可是这样我们每个月的财政要出现赤字了。”妈妈对此也有自己的忧虑。

  “有孩子的头几个月都是比较困难,煎熬的。更何况,这宝宝真的和我们有缘,既然需要我们负责,其他的都不在话下。我还有一笔存款,未来两年的生活质量不会有太大改变,大不了戒烟喽。”

  “烟可以继续抽的,别在家就行。前段时间我也存了笔小钱,就当一起贴补家用了。”

  “哈,”爸爸像发现了什么重大情况,“终于找到你住院的原因了,是不是又兼职医药代表了?”

  “我也想挣点儿奶粉钱给宝宝啊。”说到这里妈妈哽咽了。

  “知道你心里苦,但我们不能这样下去。这个宝宝的亲妈不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吗,如果发生在我们身上又会是什么情况呢。”

  “你会终日酗酒,最后因医疗事故进班房。”直到现在用爸爸的话来说妈妈的极端后果式教育对家人的影响依旧存在。

  “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有这么差吗?”

  “快七年了,还是知道一点点的。”

  “快想想,梅子树种在哪儿合适。”

  “乡下的花园,如果有空就把办公室的金桔也扦插一枝,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也当是做功德了。”

  就这样,乡下的花园多了两棵树,金桔,青梅。它们的年龄和我相仿。

  阿婆像做错事的孩子在医务室。

  “阿婆,公寓的管理员没有在电话那端训你吧。”

  “没有,但是担心。”

  “没事,有我们几个给你作伪证,他们不会深究的。”

  “油嘴滑舌,没见过你这么安慰人的。”

  昨晚剪指甲有点儿过了,剥橘子时拇指指根浸的火辣辣的钻心。

  曾经同学告诉我,她给她外婆做的米饭都刻意的煮烂,并且把锅巴带走不让老人看见。开始没有注意,直到浚池去看阿婆也煮了米饭,结果当晚阿婆觉得肚子胀不舒服。

  自那儿之后,水果,蔬菜包括主食能切小块切小块,能煮烂点儿就煮烂,凡事多一层考虑也没有什么。

  “阿婆是不是跟温医生闹矛盾了,不然不会去花园的。”

  “不是闹矛盾,是他自己不会处理矛盾老往我那公寓跑。我也想清静,过几天不被打扰的生活。”

  “我们已经够识趣了,你不邀请我,浚池还有小兵我们坚决不去耶。”

  “你们都是我带大的,量你们有几个胆儿都不敢来我这儿造次。”

  “不过爸爸说这段时间医院确实挺忙的,温医生既要考试又要温书还要照顾病人,从您这儿来寻求家庭温暖也是正常啊。”

  “起初我也是从这方面考虑的,但实际情况是恋爱。”

  温医生谈恋爱了,真是太好了。

  “那不是挺好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