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全球星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我吐蛇,蛇吐剑,蛇吐剑吐我!

全球星卡 沉砚 2706 2019.10.30 17:23

  那是,大蛇丸。

  “我的天,大蛇丸还没死?这是什么?秽土转生?”

  “神特么秽土转生,这不是大蛇丸最招牌的技能吗?我吐蛇,蛇吐剑,蛇吐剑吐我!”

  “蛇叔怎么那么强,等于多出了一件复活甲?不过如今的蛇叔,似乎较之先前,还要强横啊…”

  “艹,刚刚吓得我头皮发麻,以为一百万全赔进去了呢,现在看来,真的稳了!”

  场上的欢呼,还没持续多久,便被一盆冷水泼了下来,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箫星辞揉了揉眉心,面庞上浮现出一丝苦涩笑容,这个局面,真是既是好消息,又是坏消息啊。

  好消息是,逼出了大蛇丸的“王炸”,如果复活还不是他的王炸,箫星辞无话可说。

  坏消息是,“王炸”丢了后,情况更棘手了,因为如今的大蛇丸,单从气势来看,较之先前,似乎更强了。

  “这就是黄金卡的恐怖之处么?”箫星辞眼袋一抽,他这辈子用过的最高等级星卡也只是白银,而且在没遇到顾念汐之前,这些都还是自己冒死抢来的。

  他知道黄金卡的强大,可这特么也太强大了!

  魏东来叹了口气,道:“所以说黄金品质是一个质的飞越呢,青铜到白银,实力只能说是一个量的提升,而白银到黄金,则是一次质的飞越。”

  “白银卡的大蛇丸,断然不会觉醒这种类似复活的招牌技能。”

  顾念汐柳眉微蹙,道:“看来只能依靠魂天帝了,魂天帝一直没出手,想必是后期星卡,估计正在滚雪球吧。”

  魏东来摇了摇头,道:“那条鲤鱼王,想必就是为魂天帝准备的,魂天帝后期能质变,人鲤鱼王也能进化成暴鲤龙,两者五五开吧。”

  他的眼中,泛出精芒,道:“所以,还是那句话,除非现在将大蛇丸给彻底解决,不然的话,星辞难了。”

  顾念汐螓首微点,魏东来虽然境界不高,但是人家教书多年,见过无数比赛战斗,因此对赛场的情形,分析的也是极其到位。

  美杜莎美目一滞,骄傲如女王的她,此刻眼中也是隐隐浮现担忧,自己在最强的状态,也仅仅是逼出大蛇丸一条命,往后余生,如何是好?

  嗤拉。

  气势缓缓降低。

  美杜莎女王苦笑,终于,要退回原形了吗?

  大蛇丸脸色微微一沉,饶有兴致地看向美杜莎女王三人,道:“你们居然能逼出我一条命,倒是真让我意外。”

  他的嘴角,隐有嘲弄,道:“不过,那又怎样,我倒是该感谢你们,让我进入最完美的状态。”

  大蛇丸目光在萧炎身上微微停留,滔天怒意爆发,声音近乎颤抖地道:“先前,捅的可爽?”

  “既然如此,那你还是先去死好了!”

  声音落下,大蛇丸身影一动,闪电般朝着萧炎疾掠而去,然而就在此时,紫芒一闪,美杜莎女王拦住了他的去路。

  美杜莎女王手持星剑,俏脸没有丝毫畏惧,凤目漠然地盯着他,道:“他的命,是本王的。”

  “哦?”大蛇丸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语气玩味道:“先前你最强状态,都无法阻挡我锋芒,如今原形毕露,还想挡我?”

  “真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看在同是蛇类的份上,我不杀你,你自己退场吧。”

  星卡是有感情的,当一张星卡阵亡的时候,别人会觉得他永久消失,再也回不来了。

  正因如此,大蛇丸才想着放女王一条生路,因为在他看来,如果自己了结了她,那美杜莎女王便真的永远消失了。

  “少废话!”美杜莎女王手持星剑,剑光闪烁,朝着大蛇丸暴刺而来。

  “美杜莎,我给过你机会,既然你自寻死路,那我便成全你!”大蛇丸眼神一寒,手持草雉剑,杀向美杜莎。

  剑光闪烁,剑气纵横,剑鸣铮铮,剑影弥漫。

  大蛇丸层层逼近,美杜莎节节败退。

  不知不觉,她那一身七彩衣衫,已被鲜血染红。

  美杜莎女王咬着牙,倔着骨,顾不得体内渐渐浩竭的星气与生命,那满是伤痕的手,仍是紧紧握着星剑。

  到最后,那手甚至已经麻木,开始不断颤抖。

  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可她仍是紧咬银牙,不曾退却,萧炎是她的,除她之外,谁也不能动他!

  美杜莎一族,天性冰冷,很少会爱上一个人。

  可若是真的爱上了,那便是此生此世,生生世世,忠贞不渝,再无二心。

  剑刃刺破了蛇躯,鲜血染红了彩鳞。

  脑海嗡鸣,强烈的虚弱感,一波一波地袭来。

  可,

  为了守护心爱之人,

  她,

  纵死无悔。

  大蛇丸看着眼前垂死挣扎的美杜莎女王,唏嘘道:“我真的想不明白,作为高贵的蛇人一族,为了一个人类,这般拼命,为什么?”

  “那个废物,哪里值得你这么做?”

  “你管我!”美杜莎女王眸心一寒,一剑刺出,并未因为体内那疯狂弥漫的痛苦,而有丝毫动摇。

  “彩鳞…”萧炎眼眶泛红,布满血丝,浑身血液朝着脑海爆涌而去,令得此时的他,看上去极为狰狞!

  他还记得,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底岩洞,他因为吞噬异火无法自控,与她共度春宵。

  美杜莎女王天性高傲,如何能忍得这番屈辱,于是口口声声说要杀了他。

  可,明明有很多次机会,女王却一直没有去杀他,反倒是自己在无数次面临生死危机时,她挺身而出,救了自己。

  说要杀自己的是她。

  一直救自己的也是她。

  是她,一直都是她…

  那个女孩,始终都站在他面前,替他镇山河,护他无恙。

  眼睛渐渐看不见了。

  因为已被泪水打湿。

  天才骄,废物恼,休书一纸少年傲,云岚三年苦谁知晓?

  遇药老,重尺扫,初遇女王情迷妙,殊不知伊人日渐憔。

  萧炎的眼中忽然涌现出一抹暴戾,那清秀的面庞,此时狰狞的可怕!

  他是谁啊?

  他是炎帝啊!

  昔日面对嫣然退婚,他未曾惧过。

  昔日面对魂族追杀,他未曾惧过。

  如今,怎么会沦落到看着心爱的女孩,为自己战死的地步?!

  一旁的药尘,瞧得萧炎的神情,眼眸微微波动。

  他仿佛看到了昔日的萧炎,那时的少年,被纳兰嫣然上门退婚,受尽屈辱,无比地渴望拥有力量。

  只不过,那次是想复仇一个人,而这次,则是想保护一个人。

  他同样知道,如果击败不了大蛇丸,他们今天,全都要死。

  心中念头急速闪动,药尘盯着萧炎,平和一笑,再然后,一缕白色火芒骤然自其眉心爆射而出,闪电般掠过天际,窜入了萧炎的额头。

  “小家伙,老师无能,帮不了你,这是骨灵冷火的本源,有了它,你便可操纵骨灵冷火。”

  火芒掠进额头,萧炎目光一滞,老师居然将骨灵冷火给了自己?

  可,没了骨灵冷火的老师,又该怎么办?

  “呵呵,我本一道残魂,无法逆天改命,就让老师这残躯,祝你一臂之力吧。”药尘呵呵地笑着,身躯渐渐消散,化为一抹白芒,融入了萧炎体内。

  与此同时,萧炎的气势,节节攀升。

  “老师…”听到这句话,萧炎身体顿时剧烈颤抖着,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出现了。

  “药尘居然献祭了自己?”观众们瞧着这一幕,眼眶皆是泛红,献祭,是星卡间极其特殊的一种状态,唯有两张星卡的感情极其契合,方能发生。

  星卡是有感情的,当一张星卡死的一瞬,它会觉得自己真切的死了,永远的消失了。

  正因如此,星卡间的献祭,才会显得如此难能可贵。

  寂静的天地间,药尘的身躯渐渐变得透明。

  “倒是没机会看到比赛结束了。”药尘眼眸波动,透露着些许遗憾,他看向萧炎,道:“不过,老师相信你,一定能够力挽狂澜。”

  “毕竟,你是为师最骄傲的学生,我对你…一直都很满意。”

  药尘的眼睛,缓缓闭上。

  他的身体,也是越来越淡。

  渐渐地,油尽灯枯的他,终是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举报

作者感言

沉砚

沉砚

今天更新完毕,请老板们验收。

2019-10-30 17: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