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全球星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药尘vs萤草(第一更,求推荐!)

全球星卡 沉砚 2056 2019.10.28 09:16

  “闭嘴!”

  萧炎等人不约而同地转身,怒目而视!

  好不容易酝酿的气氛,被她一句话给带偏了,你说气人不?

  萧炎:“纳兰嫣然这么骚就很离谱。”

  观众:“我们受过专业的训练,我是不会笑的,噗哈哈哈哈!”

  比赛开始,魂天帝身形渐渐变得虚幻,再然后,便是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箫星辞瞥了眼鲤鱼王,决定不去管它,因为说实在的,鲤鱼王至多只有两个技能:

  一,吹泡泡。

  二,水溅跃。

  吹泡泡,就是吹个泡泡。

  水溅跃,就是从水里蹦出来。

  其他至于什么输出技,控制技是不可能有的,因为技能设置要符合星卡形象,不然会被系统卡死。

  所以,箫星辞打算暂时不管它。

  除却鲤鱼王,对面还有萤草,大蛇丸,末日机甲孙尚香,锐雯。

  锐雯,是个近战,既然和纳兰兔一样,都是用剑的,那就让她们在一起拼刺刀吧。

  孙尚香靠枪攻击,是个远程射手,而他这里手长的输出,只有美杜莎女王,因此让她们两人隔空对喷。

  大蛇丸给的压力,自然需要萧炎来承担,毕竟萧炎也是他们这支阵容的全程核心。

  至于萤草,随意吧,虽然能补补伤害,但是威胁力还没大到致命,暂时也只能放放了。

  “那个叫大蛇丸的,交给本王对付。”美杜莎女王道,她看的出来,大蛇丸是对面最难对付的存在,因此想将这个担子扛在自己身上。

  萧炎冲着她一笑,道:“彩鳞,就知道你心疼我。”

  “你想多了。”美杜莎女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同为蛇类,我自然知晓蛇的缺陷。”

  “你知道他的缺陷,他自然也知道你的缺陷,所以,还是交给我吧。”萧炎摇了摇头,道:“我对付蛇类还是有一套的。”

  药尘:“嗯,毕竟你是草莽英雄,恐怖如斯。”

  纳兰兔:“啥意思?”

  美杜莎女王那冷若冰霜的俏脸,此时竟是涌现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绯红。

  “既然萧炎坚持,那就给他个机会吧。”箫星辞劝道,他是在和星卡商量。

  当然,星卡师做出的决策,其实可以不和星卡商量,毕竟星卡类似于星卡师的契约兽,理论上讲,是要绝对服从的。

  即便不服从,也可以通过精神控制,强制服从。

  但是,箫星辞不打算这样,他要做一个有温度的星卡师,不想将星卡当成工具人。

  毕竟,星卡也是有感情的。

  美杜莎女王贝齿轻咬红唇想了想,美目略显担忧地看向大蛇丸,道:“那,你可要小心。”

  “纳兰兔,你去对付那个女战士,锐雯。”箫星辞看向兔女郎,声音忽然又顿了顿,道:“要小心,她很强的。”

  纳兰兔:“我迪迦不怕她。”

  箫星辞:“…可你现在是只兔子。”

  于是,纳兰兔目光锁定了锐雯,同样的,对面也是锁定了她。

  锐雯将手中黑色符文剑插在地上,双手抱胸,眼神冷漠,逼格满满。

  在其对面,纳兰兔则是把剑扔在一旁,原地蹦了起来。

  蹦擦擦蹦擦擦…

  一边跳着,一边哼唧:“哇哇哇wowwow我怎么这么好看?”

  观众:“…”

  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再一次被她给毁了!

  锐雯有些无语,看傻子般盯着纳兰兔,忍不住地道:“你是属兔子的吗?!”

  “你怎么知道?”纳兰兔一边蹦着,一边哼唧道:“纳兰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锐雯冷哼一声,道:“割完动脉割静脉,一动不动真可爱!”

  纳兰兔:“…好诗!”

  “准备去死吧!”锐雯眼神一寒,提起符文剑,一路火花带闪电,劈向纳兰兔。

  “不要啊。”纳兰兔吓了一跳,可怜巴巴地看向药尘,道:“药老,快上来!”

  药尘瞥了她一眼,道:“放心,等我把其他人都杀了,就来帮你。”

  “那个…”箫星辞欲哭无泪,道:“药尘,你是辅助,辅助你懂吧,主要是帮队友回血,不需要你去攻击,缺你这点输出吗?”

  “什么?!辅助?瞧不起谁呢!”

  药尘瞪了他一眼,道:“我堂堂药尊者,你居然让我辅助?真是不把我当人啊!”

  “而且,你可能对辅助有点误解,你知道什么是辅助吗?”

  箫星辞愣了一下,道:“辅助不就是保护队友吗?”

  药尘:“那我将对面全都杀了,我队友不就安全了吗?”

  “等着,我去杀个奶妈,证明自己!”

  箫星辞:“…”

  药尘:“纳兰兔你先扛着,等我杀死对面的萤草,就来帮你。”

  药尘目光扫视全场,冷静分析一波后,最终选择了看起来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萤草。

  于是,他直奔萤草而去,再然后,两个超级大奶隔空对峙。

  萤草是个小草所化的少女,浑身绿油油的,青翠欲滴,手里拿着一朵小花花。

  “biu!送你一朵小花花!”

  萤草挥动着手中小花花,花苞打开,一颗星气凝聚而成的种子,射向了药老。

  药老的血线,下降了一点。

  “呵呵,小小女娃,休得放肆。”

  轰!

  药老屈指一弹,一朵白色火焰射向萤草。

  萤草的血线也下降了一点。

  药老磕了颗药,血回满了。

  萤草挥了挥手中的小花花,血也满了。

  于是。

  攻击,

  回血。

  攻击,

  回血。

  十分钟后,两人的血量还是满的。

  纳兰兔瞧得这一幕,想到先前药尘对自己说的:等我杀死了对面的奶妈,就来找你。

  也许,这就是永别吧。

  药老:“不如我们停手吧,我们两个奶妈在这互搏,好无聊。”

  萤草:“同意(*^▽^*)”

  “怎么不打了?”美杜莎女王冷哼一声,道:“继续输出啊,将它摁在地上输出啊。”

  药尘老脸一红,硬着头皮道:“我只是不想欺负小孩。”

  “呸!”

  就在此时,那一直躺尸的鲤鱼王,死鱼眼翻动着,一个泡泡吐了出来,似是在嘲讽药尘。

  “你这条鲤鱼也敢嘲讽我?”药尘顿时大怒,道:“我忍你很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