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过来听我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比光更亮⑴

过来听我说 风启明星 3116 2018.07.12 06:12

  “今日,城市中发生了数起命案,警方现在正在调查之中。”

  杨闻声看着电视中的新闻报道,笑了笑,拿起咖啡喝了一大口。

  “哥哥,最近你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吧,就不要在街上抛头露面了。”坐在杨闻声对面的是个学生模样的少年,气质极佳。

  可其实他和杨闻声一样,是个受雇于人的杀手,潜伏在黑暗里。

  “英云,我要是休息了,难道要你一个人去接单吗?”杨闻声笑着问。

  华英云想也没想就回答:“为什么不行呢?”

  “行了,你别逞强,你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吗?”杨闻声靠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你内心并不想去做这些,你累了。”

  “我可不比你差,况且在这躲了这么久,身体都该生锈了,这次换我去。”华英云努力辩解道。

  “你继续读书吧,上次任务好不容易才把你弄到学生去的,身份都给你办好了,你很喜欢学校的对吧?”杨闻声看着他的眼睛,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着。

  “嗯…”华英云点点头。

  “差不多也该收手了,做完这一单我就会退出的。”杨闻声思索了一会,朝着华英云露出笑容。

  “真的吗?”华英云完全没想到杨闻声会这么说,下意识地问他。

  从座位上站起来,杨闻声活动下身体,可眼睛却困乏地睁不开。

  “我也厌倦了,这种走钢丝一样的生活还是尽早结束比较好,之后用赚的钱开家店做生意,你就在学校好好读书…”

  说着说着,杨闻声已经倒在旁边的沙发上睡着了。

  华英云走过来,拿起桌子上的资料走了出去。

  从华英云记事起,就跟随着一个组织,这个组织把他当做杀手培养,每天和组织里的其他孩子一起训练,过着生死由天的生活。

  十年前的特别训练,组织把所有的孩子都送往一个小岛,要求他们自相残杀,岛上资源有限,一个月内如果还剩一人以上,整个岛就会被炸沉。

  华英云在跟随其他人入岛以后就躲藏了起来,以为能够苟活到最后。然而这座小岛上有限的资源都被别人控制着,要想活下去,就必须从别人那里争夺食物和水源的控制权。

  就在华英云饿昏死过去的时候,一个人救了他,平日里和他关系最好的孩子石七在之后一直陪伴着他。

  石七和华英云不同,他是组织数次考核中成绩最优的人,此刻他拿着刀枪仿佛化作索命的死神,带走了一个又一个生命。华英云胆怯了,他开始害怕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石七却笑了,他温柔地说:“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说完他落寞地转过头,小声呢喃:“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把我当做朋友。”

  之后的时间内,石七主动去寻找其他人,每次刚拿到补给的衣服不一会就被鲜血染红。很快,一个月的时间马上要过去了,岛上只剩下华英云和石七两个人。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动手的。”石七爽朗地笑着,与他杀人的戾气不同,石七平时是个不爱说话的孩子,走路低着头,和别人说话也不自信。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石七说。

  时间马上就要到最后一天,石七和华英云在一片草地上等待着日落,等待着小岛沉没。

  这就是两个人的决定。

  就在那天入夜之后,华英云偷偷跑了出来,跳海自杀了。

  在华英云醒来那时刻,看到第一眼是个破旧的茅草屋,杨闻声在一旁打盹。

  是杨闻声救了他。杨闻声告诉他,自己是上上一次小岛里唯一的幸存者,后来逃了出去成为了一名赏金猎人,这次接任务来摧毁组织在这里的基地,在海域附近碰到并救下了寻死的华英云。

  “成功了吗?”华英云问他。

  杨闻声点头默认。

  “那石七会怎么样?他还活着吗?”华英云很担心石七怎么样了。

  “基地被毁掉了,很可能已经死了吧,也有可能被组织的其他人带走了,毕竟组织并不是只存在于这里…”杨闻声说完叹了口气。

  为什么偏偏是自己被救出来了?难道石七还要继续待在那种吃人的地方?还是已经死掉了?

  华英云有些无法接受。

  杨闻声则在一旁提醒他,“你似乎有些魔怔了,你既然是他最好的朋友,那么这时候不应该在这里烦恼了,而是去做点什么不是吗?”

  “以前的时候,在另一个小岛上,为了能够让我活下来,我女朋友自杀了。”杨闻声轻松地说,华英云却能看到他刻意回避着眼睛的悲伤。

  之后的时光,华英云都跟着杨闻声,有时雇主指定要杀人的任务,杨闻声都尽量揽下来,他说不想再让华英云手上沾染别人的血了,并且在一次任务中利用自己的手段给华英云捏造了一个假的身份,让他在一所学校里读书。一起照顾着他,守护着他,对于华英云来说,杨闻声就是哥哥那样的人。

  华英云的脸上挂着一丝坚毅,心里有些小小的喜悦。

  “今天以后的话,哥哥就可以和我一样抛弃过去,从黑暗里解放出来。”华英云看着这座繁华的城市车水马龙,阳光洒在他的脸庞露出微笑。

  资料上是暗杀一个女孩的任务,上面有女孩的照片和地址以及一些基本信息。女孩学校那栏填了琳安,这让华英云有些烦恼了。

  华英云现在是琳安的一名学生了,看到女孩的信息时也是一愣,竟然跟他是一个班级的,他却不曾记得有这么一个女孩。

  纠结片刻之后华英云还是踏上了那条路,不一会就来到女孩住址的地方。

  比较偏远的地方,也许可以算作郊区,一栋两层楼的平房就孤零零地在那里,周围没有其他居民。

  华英云在打量一番以后决定从后面的窗户进去,在做好了敲碎玻璃的时候发现窗户并没有锁,这省下了不少麻烦。

  进去以后他倒是也不着急,细细观察着这个房间,脚下应该是在厨房里,只有一些简单的厨具摆在那里。

  客厅里同样空落落的,只有一台老旧的电视机和一张褐色的长沙发,其他房间更像是仓库摆放着杂乱的箱子。

  一间靠里面的屋子引起了华英云的注意,他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灵柩,着实吓了华英云一哆嗦。

  灵柩上摆放着黑白照片,相框里老婆婆微笑着,在这个阴暗的房间里华英云只感觉格外地阴森。

  从房间里出来以后,华英云又在卧室待一会,女孩迟迟没有出现,有些无聊的他看到桌上的光碟有些好奇,便拿起来用电视播放。

  视频中是一个小女孩吃饭的镜头,呆呆地低着头,注意到在被拍的时候又露出羞涩的表情,接着画面转到老婆婆站在女孩旁边笑着说话的片段。

  视频只有短短几分钟,拍摄得都是老婆婆和女孩平时的生活点滴。

  “总感觉现在像是被邀约来参观一样。”华英云心中自嘲。

  关掉电视机,将光碟放回原位,华英云找了个角落藏了起来。

  躲在卧室房间里的衣柜,他开了个小缝隙观察着外面。

  当女孩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屋里被黑暗笼罩着。随着女孩开灯那一刻,华英云看到了她的面容。蓝白相间的夏季校服,头发卷卷的梳着马尾辫,脸颊白净温润,一举一动都俏皮可爱。

  “奶奶,我回来了…”

  女孩开灯之后就去了隔壁放置灵柩的房间,华英云竖起耳朵只能勉强听到一些字眼。

  蹑手蹑脚地从衣柜里出来,华英云贴着墙壁脚步很轻,向女孩那边靠近。

  华英云拿出腰间的匕首,打算给女孩一个痛快的时候,女孩突然转身看着他。

  “华英云?你怎么会在这?”女孩发出惊呼。

  就一瞬间,华英云已经把匕首收回去了,强挤出笑容,心想应该没有被看到。

  华英云感觉怪憋屈,心里有些慌乱,手也在抖,肯定是因为太久没有接触才会不习惯,他心里暗自想着接下来要不要动手。

  “抱歉抱歉,这两天我生病所以才没去学校的,你帮我跟老师解释下好不啦…”女孩做出一副烦恼的样子,眼睛眨眨地望着华英云。

  “哦这个啊,我会如实说的。”华英云也是一愣,然后顺着女孩的话往下接。

  “谢谢你啦。”女孩嬉笑着。

  “没有的事,这是我应该做的…”两个人互相客套着。

  接着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两个人干巴巴地看着对方说不出话来。

  “那个,你还有事吗?”女孩先开口打破了尴尬。

  “…”华英云没再接话,右手悄悄摸到匕首。

  “华英云,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女孩对着他微微一笑。

  华英云没有回答,正打算动手之际,女孩又开口说话。

  “我叫叶临萱,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上学时候也是一样,同学们总是连我名字都不记得,老师点名会漏点,即便不去学校也没有人会发现,反正都没有同学会跟我说说话。”女孩说着说着低下了头,掰弄着自己的手指。

  “以前我也跟你有说过话的,好几次去问你课题,华英云同学不管学习还是交朋友都是特别厉害呢,我一直特别羡慕…”

  女孩仍在自顾自地说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