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你闻起来很香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你闻起来很香甜 西都赋 2063 2020.03.27 00:36

  人间。

  昆仑山。

  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闪过一瞬亮光,半空中掉下一团火红的小肉球——

  小肉球感觉自己重重砸在了另一团柔软的东西上,停止了下降,晕晕乎乎的脑袋还没能反应过来就失去了意识。

  轮椅上的白衣少年看着砸到自己腿上又昏死过去的小肉球,无奈又怜爱的拎起来查看一番,猫儿一般的小兽,一身火红的皮毛,一对肉翅无力的搭在他手上,大大的三角耳也耷拉下来,周身都是刮蹭的伤口,渗着血,看来要先帮它上药才行……

  他招来一只赤红的鸟儿,周身燃着火焰,火鸟落地化成一位美丽的红衣姑娘,他对着姑娘嘱咐几句,让她去找止血的药和羊奶,姑娘点点头,他便推着轮椅要走。火鸟姑娘看了看他腿间的小兽,忍不住惊讶:

  “公子,它……”

  “嘘,不要声张。”

  “……是。”

  显然公子想要隐瞒这只小兽的来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化为鸟身去给公子跑腿。

  那白衣少年给小兽上完药,便静静的坐在了窗边,看起了书。

  许久之后,小兽一阵抽搐着醒来,看来高空坠落给它带来不小的惊吓。

  他看着醒来的小兽满眼好奇的观察着房间和自己,心生怜惜,走过去将它抱了起来,小兽见他要抱住自己,吓了一跳,本能的咬了他一口,他吃痛的嘶了一声,将小兽放在自己腿上,斥它:

  “个儿不大,牙倒不小!”

  小兽将他的手咬出了血,却转了转头,放开了他,然后好奇的在他的伤口上嗅了嗅,仿佛闻到什么好闻的味道,它来来回回闻了许久,又看了看少年,在少年有些好笑的目光中舔了舔伤口上的血,然后双眼瞬间光亮了起来,又舔了舔他的伤口,仿佛吃到了什么美味一般,肚子也随即咕噜的叫了起来……

  少年好笑的把手抽回来,带着饿了的小兽转到桌边,桌子上放着一个食盒,里面是火鸟姑娘送来的羊奶,还是温热的。

  他端起羊奶放在小兽的鼻子下面,小兽好奇的嗅了嗅,先试探着舔了两下,似乎觉得味道可以接受,便如小猫喝奶般的舔了起来……

  直到小奶兽喝的饱饱的打起了隔,少年才将碗端走,从怀里拿出丝帕给它擦擦嘴边的奶汁。

  小兽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吃东西,没有经验,将自己的肚子撑的鼓出一个大包,趴在少年的腿上傻傻的打着隔。

  少年轻轻的笑了笑,将它扶起,两只后腿站在自己腿上,前脚趴在自己胳膊上,另一只手给它揉肚子,小奶兽在这样温柔的待遇下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待怀里的小奶兽停止了打嗝,少年才将它放下,小奶兽经过一番温柔抚摸,对他卸去防备,胆子也大了起来,望着他的眼神流露出一股好奇。

  它四肢撑在他腿上,鼻子在他身上来回嗅,似乎很满意他的味道,又抬起头打量他,觉得他长得有些奇怪,便扑上他的胸膛,用肥嘟嘟的肉爪够他的脸,少年被他挠的痒痒,呵呵的笑,最后受不了的抓住它又肥又壮的小粗爪,软软的,捏一捏。

  “别闹了,好不好,嗯?”

  少年把小奶兽提到眼前,声音温柔,是小奶兽从未听过的好听嗓音,它很喜欢,可是它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嗷呜?”

  少年看着它懵懂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摸摸它的头:

  “你现在听不懂人语很正常,等你长大了,慢慢就学会了。”

  “嗷呜呜~?”

  少年笑着将它搂进怀里,自言自语的说:

  “带你去看看外面。”

  说着,使用灵力推动轮椅,一人一兽慢慢溜达了出去。小兽感觉很新奇,明明自己没动,可是地面却在动,它低下头看地面,又歪歪头看少年,满眼都是迷茫:

  “嗷呜?”

  “因为轮椅会动啊。”

  “嗷呜~?”

  “你个小话痨,听不懂还问。”

  “嗷呜~”

  “给你取个名吧,叫小嗷好不好?”

  “嗷呜?”

  “那就叫你小嗷了。”

  “嗷~?”

  看着满眼懵懂,嗷嗷不绝的小兽,少年心情很好的给刚得新名的小嗷顺毛,没一会儿,小嗷就呼噜了起来,长了毛的走兽,大多都是这个天性。

  小嗷一边伏在少年腿上呼噜,一边观察这个地方,都是没见过的事物,连这个抚摸它的人它也没见过,跟它的父母甚至那个大坏蛋长得都不一样,不像他们一样高大雄伟,小小的,比自己不大多少,但是很温暖,气味很好闻,而且会给它顺毛,让它很舒服!

  “嗷呜~!”

  小嗷给了他一个赞赏的欢呼,表达自己的喜欢。

  少年忍俊不禁,提起这个小胖崽,用鼻尖蹭了蹭它的鼻尖,湿漉漉的,让人心怜。

  小嗷看着眼前放大的鼻尖,呼吸都是香甜的味道,忍不住舔了舔他的鼻子。

  沙沙的触感在鼻尖游荡,痒痒的,惹人发笑,又让少年的心软化成水……

  火鸟姑娘再次来到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温情的画面。长相威风凛凛的小野兽乖顺的舔着少年的鼻尖,而往日里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正对着小野兽傻笑。

  她忍不住感叹,这样开心的公子多久没见过了,她甚至不忍心上前打扰。

  但是少年已经看到了她,便停止和小嗷玩闹,将它放在膝上,转身面对着她,又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

  “公子,这是小家伙今日份要喝的羊奶,我都给打来了。”她提起一个封好桶,将桶放在不远处的石桌上,又说:“我用灵力温住了,喝的时候不会凉。”

  少年感激的向她点点头,

  “有劳了,辛苦。”

  “没事,不辛苦,就是老农养的羊脾气太冲,叫的我头疼。”

  “农户养羊也不易,有留下银两吗?”

  “留了,知道你肯定会问!”

  “多谢了。”少年温和的笑了笑:“跑了许久,喝杯茶吧。”

  他移至石桌前,将倒扣的茶杯取下,给火鸟姑娘斟了一杯茶,火鸟姑娘也不拘泥,抬手就喝完了,自己又倒了一杯,问:

  “你就这样把它藏起来一辈子吗?”

  少年的眼低垂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