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你闻起来很香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你闻起来很香甜 西都赋 1723 2020.03.28 23:57

  十几天后。

  白泽发现小嗷饭量越来越大,原来的一碗羊奶已经填不饱它的肚子了,多的时候一顿要喝三碗,朱雀不得不每天来回跑两三趟。

  “这小家伙也太能吃了吧,刚来的时候一天一桶羊奶就够了,现在一天三桶!”

  朱雀又提着一桶羊奶回来,进门看见小家伙吮着白泽的手指饿的不行的模样,头有点痛。

  白泽从小嗷嘴里抽回手指,他这是被缠的没办法,羊奶喝完了,小家伙又惯会撒娇,一边舔他,一边在他耳边哼哼唧唧的叫,他顶不住,又心疼,只好把刺破手指头让它喝他的血。

  一开始小家伙还心疼的给他呼呼,可是白泽流出的血对小家伙吸引力太大,呼着呼着就舔上了。

  虽然小家伙是在喝他的血,但是它吮的很轻,只是用舌面舔着伤口自然流出的血,并没有像喝奶一样吮吸。

  白泽心里一阵柔软,这恐怕就是他抵抗不了小家伙的原因,小家伙爱撒娇粘人,还偶尔任性,但是很贴心……

  “你在给它喂血?!”

  看见白泽指尖的红色,朱雀吓了一跳,拎起白泽的手查看。给凶兽喂血,要是它嗜血成性,岂不是又一祸患?!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公子做出来的事情。

  “不,不是喂,只是想给它喝点什么,它很乖的,它只是舔了舔而已。”

  轮椅上的白衣少年窘迫的低下了头,他知道这样做可能会留下后患,但是当时他没有办法无视小家伙饿的委屈巴巴的样子,而且,

  “而且只喂一点点应该不会有事的,我的血还能增长灵力,助它修行……”

  “就是因为你的血能增长灵力,所以你更不能喂!要是它对血上瘾,变成一只嗜血的凶兽,到时候你怎么解决?!”

  朱雀很生气,公子对小家伙也太没有底线了,他难道忘了小家伙是凶兽出身吗?

  “……知道了。”白泽心虚的答应。

  小家伙无辜的看着他,纯真的两只大眼睛完全看不见凶残嗜血的影子。

  “赶紧给它喂奶吧,省得它再喝你血。”

  朱雀有预感,按公子宠小家伙的程度,像喂血这种没脑子的事,恐怕以后不会少干……

  小家伙看到满满一桶奶,顿时亢奋起来,整个身子站在白泽的腿上,要去扑木桶,急切的像只等待喂饭的小猫。

  白泽用碗接了羊奶喂它,它才乖乖坐在他膝盖上。

  “小东西真黏你,这么多天就没见它从你身上下来过。”

  “它自己去如厕的时候还是下来过的。”

  “咱两说的能是一回事吗?”

  “……”

  白泽无言以对,可是他很享受小嗷这么黏着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朱雀,还是不告诉了吧。

  “虽然知道你通万物情,知万物语,但我真没想到凶兽的小崽子能这么喜欢你,照理说凶与瑞不是应该对立吗?”

  “本是同根,哪里来的对立?鸿蒙之初,大家都是走兽而已。”

  “对哦,忘了这茬,凶兽与瑞兽本来就是凡人给封的,在上古时期你们才算是一……”

  完了,好像踩雷了。

  白泽垂下眼,没说话。

  “算了算了,不说这事了,说了总显我笨。你看这小家伙是不是长大了一点,看着比刚来时壮了。”

  “嗯,是壮了,晚上睡觉都压的我喘不上气。”

  “???公子,你这是把它当宠物养还是当祖宗养啊?!大名鼎鼎的圣兽白泽晚上睡觉给个小家伙压身下,说出去都没人敢信。”

  白泽流汗,不小心说漏了,他只是稍微苦恼一下小嗷最近长胖了而已,没想到朱雀关注点有点偏。

  “晚上天冷,也没有多余的床,就让它和我挤一挤睡,我也没想到它睡着了这么不安分。”

  “我看啊根本就不是小家伙不安分,是你非得睡觉也要抱着它吧,你要是嫌它不安分,给它在床边搭个窝不就可以了,哪里用得着天天给它压着。”

  朱雀斜着眼瞅他,公子这些小心思她看能看不明白?

  “……”

  “你到底是在养女儿还是在养童养媳啊?”

  朱雀忍不住打趣他,不能怪她想歪,公子对小家伙太好了,就算是出于歉疚,也没必要做这种地步吧?

  这十几天,走哪带哪,寸步不离,吃喝全喂,晚上睡觉还让小家伙压在在家身上,公子是着了魔吧。

  闻言,少年的脸上涨红:“你,你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养童……”他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你太龌龊了!”

  他气的说了一句重话,拿着碗的手都有点抖。

  “我怎么龌龊了,明明是你自己把它当祖宗一样供着的,我想歪不是很正常吗?你说实话,你到底怎么看小家伙的?”

  少年的急色的辩解:“我有愧于它,救它,对它好都是应做的,再者我们是同族,我算它长辈,它叫我一声哥哥也不为过,你怎么能胡言乱语,它还那么小,什么也不懂,你可别教坏它!”

  朱雀难得见白泽有这么急赤白脸的时候,诧异之余有点胆怯,她只好咕囊两句:“哪里轮得到我教坏它,你这么宠下去迟早宠坏了。”

  白泽气的不跟她说话。

  安静了一会,朱雀没忍住:“那你是在养妹妹?”

  “不是!”白泽抬眼瞪她,用眼神禁止她再问此类问题。

  “好吧。”不说拉倒。

  “那我走了。”再待下去她怕她忍不住还要问!

  将朱雀送走,白泽扶了扶额,可算走了……朱雀性格太不拘于礼,总是口出惊言,常常让他无法回答。可是今天她也太离谱了,童……童养媳,怎,怎么可能!

  小嗷于他,是歉疚,是救赎,是喜爱,是温暖,这么复杂的情感,绝不是对童养媳那么龌龊的情感!

  “小嗷,你以后千万不要跟着朱雀学!”

  小嗷舔完碗里最后一滴奶,听着他叽里咕噜的说话,可是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好睁着无知的大眼睛看着他,嘴边的胡子滴下一滴残留的奶。

  白泽拿出手帕给它擦干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