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凤将歌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景王李辰极

凤将歌行 起凤小舞 2076 2019.03.16 07:18

  一战过后,易清语的名声已然在帝都达到了巅峰。甚至,就连整个江湖都传开了。

  考武举,战卓雨寒,这两件事任何其一,都以足以让她声名远扬!

  其实,决战那里火山口内发生的事,谁也不知道。

  但也正因如此,易清语与卓雨寒那一站则是被那些观战之人给夸大其词后,传的神乎其神。说是易清语跳入了火山口与卓雨寒大战了三百回合,只因二人武功高强,最后更是用深厚的内功将那要爆发的火山给硬生生的给压下了。

  其实,那日火山之所以强烈震动,也无非只是因为它处于一个活跃期而已,但并不代表着它就会爆发。

  或许,有些人觉得这次决斗太过离奇,结局更是离谱。

  但是,决斗并不一定就要你死我活,有时候它也会让人惺惺相惜。

  ————————————————

  秋意渐浓,风中也逐渐有了一丝丝的凉爽之感。

  在每年的初秋,皇家都会举行一次盛大的秋猎。

  这个皇家风俗可谓来源悠久,其蕴含的寓意也是颇为有趣。主要是为了消灭一些食草野兽,从而保护农作物不受侵害。其次是要将所狩之猎物用于宗庙祭祀。

  但眼下,随着帝都规模的扩建与改革,乡间的那些农作物自有乡民们组织来狩猎,进行维护。

  而皇家的狩猎地点,也早已从帝都周边的乡镇改成了西边几里外的小寒山附近。

  这日,在帝都前往小寒山的官道之上皇上出行的狩猎队伍可谓是浩浩荡荡,气势十足。

  此次秋猎,为了保障皇上以及诸位重臣的人身安全,卫尉府分拨出了不少人手,与光禄勋的羽林军联合负责起了护驾任务。

  “华爱卿,这些马匹可真是长得肥壮啊,你们太仆寺没少在这方面下功夫吧?”

  在队伍中间的一辆豪华马车之上,皇上在透过车窗看到队伍中的马匹后,脸上露出了大为满意的笑容。

  在他身边此刻还有着一人,此人一身文官打扮,正是太仆寺卿华康。

  在听到皇上的赞赏后,华康一脸立刻笑道:“多谢陛下夸奖,这无论是皇家出行,还是军队打仗都得到用马,而我太仆寺又主要负责马匹的供给与喂养,所以微臣对此也是极为重视。”

  “好!好啊!华爱卿,当时荣太尉强烈举荐你担任太仆寺卿一职,朕当时还有所犹疑,现在这一看,太仆寺的诸项工作你都做的是井井有条嘛!”

  此时忠勇侯易庭山并未与皇上一同乘坐马车,而是骑着马走在了队伍的前面。皇上对于他的性格也是颇为了解,对于一个武将而言,这种时候让他呆在马车里,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至于易清语则一直是跟在父亲的身边,未曾离开过半步。

  此时他们父女二人所处的队伍正好是光禄勋麾下的羽林左骑营,也就是身为羽林左监的易少宁所在的部队。

  看到自己的儿子有模有样的安排各项任务,易庭山不禁喜形于色,笑得合不拢嘴。

  “王广,你带一队人负责保护队伍后方的文官。”

  听到易少宁这话,易庭山笑道:“少宁啊,王广是你的副将不假,但也不能这样随意使唤啊!这样,让你姐带队过去吧。”

  还不等易少宁回答,那叫做王广的副将则是一脸惊惶道:“侯爷,这可万万使不得啊!大小姐乃千金之躯,哪能去干这种活?”

  听到王广的话后,易庭山“哈哈”一笑道:“她既然自己选了这条路,就得干点实事。再说了,军中哪有什么男女之分?王广,你休再多言。”

  既然易庭山都这样说了,王广便没再多言。

  “清语,你带着人过去吧,务必要保护好这文官们的安全。”

  “是!”

  文官们位于队伍的最后方,当易清语带队过去后,她赫然在其中发现了一个人,一个令她心神颤动之人!

  那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的御史,明妃南宫韵的父亲——南宫石!

  此时的易清语在看见南宫石后,她心中不由得一阵剧烈的颤抖。

  毕竟是前世的至亲,她岂能轻易放得下?

  此刻,南宫石正处于文官队伍的最前方,很显然,这些个文官多数还是以他为首。

  虽然明妃一事使他遭受牵连,但眼下皇上狩猎既然叫上了他,显然是有打算让他官复原职之意。

  “南宫大人……”

  看到迎面而来的南宫石后,易清语不觉中驾马上前。

  在听到易清语在叫自己后,南宫石转身望去。当他看到叫自己之人是个身穿甲胄的女子时,他眼中流露出诧异之色,但随后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眼神中渐渐恢复平静。

  “原来是清语姑娘啊……”

  听到南宫石叫上来自己的名字,易清语显然很是吃惊。

  “大人认得我?”

  南宫石微微一笑,点头道:“姑娘乃将门虎女,又是我大楚第一个女武举人,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虽然南宫石面对笑意,语气极为和蔼,但是他的面容的看起来却极为的憔悴。

  相比于南宫韵的记忆中,此刻他脸上的皱纹似乎是更多了一些,两鬓也是变得更为斑驳。

  由此可见,前段时间丧女之痛与被降职的双重打击,使得这位前御史大人苍老了许多。

  看到曾经的父亲如今竟这般苍老憔悴,易清语双目渐渐湿润,一直呆呆的望着他。

  然而此刻的南宫石却并未再看向易清语,自然也察觉不到她的异常。

  就在这时,一阵“嗒嗒”的快马奔袭之声自远处传来。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小队人马正自后方极速驰来。

  不多时,那一小队人马便临近了南宫石与易清语所处的位置。

  见到南宫石后,那领队之人立刻勒马停住。

  “南宫大人!本王之前就听人说你被父皇邀来参加秋猎,没想到果然如此啊!真是太好了!”

  在所有人在见到说话的那人后,当即全部躬身行礼。

  “见过景王殿下!”

  然而易清语却从未见过此人,打量一番后,只见那人身材高大,相貌极为英俊,身上带有一股飞扬洒脱之意,看起来极为傲然,也极为的不凡。

  此人正是当今皇上的第六子,景王李辰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