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丹帝震穹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药散 上

丹帝震穹天 逸与益 3071 2021.01.08 05:08

  金逸和王仲从醉仙楼出来,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起来。

  “王仲,虽然我们都是第一次逛宝松府,但这么瞎逛就算了吧。有时间回去练练刀法都比这强。”对王仲在宝松府没有目的的瞎逛,金逸表示深恶痛绝。

  “怎么是瞎逛呢?这不是都到家了吗。”

  望着王氏药材这个烫金黑匾,金逸无语的狠狠地瞪着王仲。

  在金逸恶狠狠的目光中,王仲终于败下阵来,没有了刚才的淡定:“这不是……我也没想到会迷路啊……”

  就在王仲和金逸解释的时候,店铺里的伙计看见了他们,跑出来:“小少爷回来啦,刚才大少爷还问掌柜你去什么地方了?”

  “知道我大哥找我什么事吗?”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要不问问掌柜的,他可能知道吧。”

  “好了,我知道了,没你什么事了,你去忙你的吧。”

  王仲领着金逸穿过药材铺的正堂,越过后堂,来到后面堆放药材的小花园,小花园的角落里一个月亮门半虚掩着。

  边走王仲边介绍:“我家的药材铺是临街的门面,后面的地方不大,就把后面挨着的半个芙蓉坊都买了下来,仓库、泡制药材、低级丹药炼制的地方都解决了,连掌柜和伙计的家眷都接到芙蓉坊安置下来了。”

  说话间,两人从虚掩的月亮门穿过。

  月亮门后面是一个五进宅院的后花园,花园中一条笔直的青条石甬道从月亮门直通前院。甬道的左右两边是一块块错落有致的药圃,各种不常见的药材随处可见。药圃中几个穿着药师学徒长袍的年轻人进进出出地忙碌着。

  沿着甬道走进前面的院落,从来来往往的药师学徒和丹师学徒的匆忙身影中不难猜出这是制药和炼丹的地方。

  王仲没有理会这些忙碌的学徒,继续领着金逸往前面的院子走去。

  领着金逸进到屋里的王仲大气地说道:“这是我的房间,不用客气,想吃什么?我叫人送来,口渴了,我叫人沏茶。”说完转身对房间外面大声喊道:“有人么,谁在外面?”

  话音刚落,屋外进来一个十四、五的少女,明媚皓齿,一身淡绿色的丫鬟样式衣裙,手上端着茶盘,上面是一个小巧精致的龙血泥壶,配着四个玲珑剔透的龙血泥杯。轻步慢走地把茶盘放在桌上。

  “小少爷和客人稍等一下。”转身出屋的少女留下了清脆的声音。

  一会工夫,少女再次进来,端进来一铜盆清水,放在洗漱架上,把搭在小臂上的两条毛巾在水盆中投湿,递给王仲和金逸。然后再次走出屋。

  王仲一边用毛巾擦拭自己一边说:“这是翡翠,从三岁就进我们家了,和我一起长大的。”

  金逸假装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明白,贴身丫鬟,睡在一个床上的丫鬟。”

  “别瞎说,我一直把翡翠当姐姐的。”王仲犹豫了一下“其实我也明白,像我们这样的家族是不可能让翡翠嫁出去的。”

  金逸理解的站起来拍了拍王仲的肩头:“好好待她就行了,省的嫁给别人还受气。”

  “那是当然了,既然翡翠不能自己选择男人,那就留在我身边,谁也不能欺负她。”

  这时候房门一响,翡翠一只手擎着水果托盘回到屋里,一边放水果一边说道:“小少爷,刚到午时的时候,大少爷派人来找你,叫你去吃饭,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和你说。”

  “那就先去大哥那里一趟,回来再喝茶,金逸陪我一起去,我介绍我大哥给你认识。”王仲说完拽着金逸向屋外走去。

  在王仲大哥的屋里等了好一会,王仲首先不耐烦起来:“也不知道大哥干什么去了,我们去找找。”

  两人出屋找到一个仆役问明白了王仲大哥王衍正在炼丹房里炼丹。金逸说道:“我们还是回去等一会吧,炼丹的时候被人打扰,很容易把一炉丹药炼废的。”

  “没事,你跟我走吧,大哥现在就是指挥他们丹师学徒炼丹,我们影响不到他。”

  王仲说完大步向丹房走去,金逸只好跟上。

  看着王仲轻轻地推开丹房门,用极轻的脚步迈进房间,金逸心里不由一笑‘这个小胖子也不是真楞啊。’

  丹房里的摆设很简单,房屋中间放着一个半人高的丹炉,三个丹师学徒围绕着丹炉不停地忙碌着,房屋的右手边的墙角摆放着一个八仙桌和两把太师椅,其中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一身中级丹师的白色符袍,微皱的眉头像是在思考什么难题。

  看见王仲进来,青年丹师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继续指挥道:“把丹炉清理出来,我们在实验一次,把刚才的记录拿过来,我在分析一下。”

  在青年丹师的指挥下,一个学徒把手中的记录拿了过来,令两个学徒开始清理丹炉。不一会丹炉清理完毕,一个学徒汇报:“丹炉清理干净,能量晶石不需要更换,药材数量充足。是否可以开炉。”

  “等一下。”青年丹师沉吟了一会。“把地黄子和天心草的顺序换一下,桐色木的分量减半,就这样吧,看这次行不行?”

  随着青年丹师的指挥,三个学徒又开始行动起来,负责记录的学徒看着手中的丹方对比着药材的数量,另外的学徒开始用元气引导能量水晶,把能量水晶中的能量引导出来灌注到丹炉的燃烧符阵中。等到能量水晶中的能量稳定输出,然后才慢慢地撤掉引导的元气,并时刻关注着燃烧符阵,确保燃烧符阵持续工作。

  青年丹师看着丹炉已经预热完毕,开始指挥炼丹。

  “放血灵草,十息后放银叶,放完银叶马上给丹炉加温。”

  “加温完毕。”操作丹炉的学徒大声的汇报。

  “二十息加天心草,再过二十息加地黄子。”青年丹师有条不紊地指挥着。

  “现在皇血藤和夏枯草一起放。”青年丹师急促而冷静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到丹师学徒把皇血藤和夏枯草一起投进丹炉,金逸伸手蒙住了自己的双眼转过头冲着王仲轻声说道:“完了,又一炉丹药炼废了,你哥的技术也不靠谱啊。不过想法不错,就是水平太低。”

  “这药材还没投放完呢,你怎么就知道炼废了。难道你还懂炼丹?”王仲同样小声地问金逸。

  就在俩人小声嘀咕的时候,一炉废丹新鲜出炉。

  青年丹师看着新出炉的废丹,并没有懊恼的神情反而双眉紧锁沉思起来,在心中反复推敲刚才修改的丹方。

  这时刚才负责记录的丹师学徒走到金逸和王仲的身边说道:“二公子,炼丹的时候需要安静的环境,你的朋友在我们炼丹的时候出声说话,这很容易打扰到我们炼丹,如果再说话我就要请你的朋友出去了。”

  金逸没有说话但王仲不干了:“呦……你们炼不出丹,把责任推我们身上了,我们不说话你们就能成功了吗?丹方都是错的,还能炼出丹?你以为你们是丹帝啊。”

  王仲和学徒的说话声越来越大,惊醒了正在深思的王衍。

  神色怪异的王衍走到金逸和王仲的身边开口问道:“二弟,这是你新交的朋友吗?怎么不给哥哥介绍一下。”

  “大哥,这是金逸,昨天在学府考试的时候认识的,以后我们就是同窗好友了。”

  “王大哥好!”

  “金逸你好!”

  俩人招呼打过王仲大哥首先说话:“我叫王衍,你叫我衍哥就行,刚才你们在争吵什么事?”

  王仲接过话来:“大哥,你的学徒在指责我们在炼丹的时候说话,导致你们炼丹失败了。”

  “二公子,我可没说是你们导致炼丹失败的,我是说炼丹的时候不要说话,以免影响到炼丹。”学徒针锋相对的驳斥王仲的话。

  “就你们的水平,不用影响都炼不出来,放皇血藤和夏枯草的时候就失败了。”王仲把刚才金逸的结论说了出来。

  学徒高傲的昂着头:“二公子,要说别的方面我们不如你,但炼丹这方面我们比二公子还是要强不少的,你说放皇血藤和夏枯草的时候就失败了,那你说说为什么会失败?我们洗耳恭听。”

  虽然王仲不懂炼丹但他知道金逸懂啊,装模作样的一仰头:“金逸,你给他们讲讲为什么,我歇会,喝口茶。”

  这时候另外两个学徒也在互相嘀咕。

  “十多岁的毛孩子,也敢说自己懂炼丹?”

  “不会是二公子和他带来的人有仇,想羞辱他吧?”

  “也许二公子真的懂炼丹呢,毕竟大公子是中级丹师,天天在一起怎么也能会点吧?”

  “是不是大公子的丹方被二公子看见了,给背下来了?”

  学徒不知道王仲会多少东西,可王衍知道王仲肚子里有多少干货。王衍伸手在王仲的后脑勺轻打一下。“你装什么装,不会就靠边。”转头看向金逸说道:“看来金兄弟是身怀绝技啊,皇血藤和夏枯草我也是感觉有点问题,可就是找不到问题在哪里?请金兄弟帮我解惑。”说完之后王衍对金逸深鞠一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