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丹帝震穹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家族

丹帝震穹天 逸与益 3324 2021.01.12 04:05

  金逸回到坞堡的家中吃过午饭后开始了日常的修炼。

  先是修炼‘劈地六法’中的‘落地生根’和‘地动山摇’,用身体慢慢地体会这两招的意境。之后在脑海中理解消化后面的四招,虽然后面的四招不能使用出来但是不妨碍金逸在脑海里体会后面四招的强大意境。

  现在的金逸虽然元气和身体是四级启慧期,精神力是六级聚神期,但是他的见识、领悟力、意识等等这些软实力都是虚境的。一般的天级功法会很快的领悟,就算身体强度不够,使用不出来但对功法的运行、招式的运用最少也能领悟到第四阶段炉火纯青的境界,等到能真正修炼的时候很快就能达到最高第五阶段登峰造极的境界。

  而现在金逸对‘劈地六法’的领悟刚刚达到第一阶段初窥门径,却让金逸对以往修炼的招式有了更高一层的领悟。

  ‘原来自己以前练的功法、招式都是垃圾啊!!看来这是超越了天级的功法了!’金逸在自己的心中不由自主地感叹。

  ‘应该把‘狂风八法’好好的改进一下,不能一出手就是‘劈地六式’。而且这‘劈地六式’也太消耗元气了,估计几招下来我也就耗光元气了。’

  然后一下午的时间在金逸对‘狂风八法’边练边改的过程中流逝。

  吃完晚饭后,金逸和金书瀚父子俩来到了重新修整过的书房。

  坐下之后金书瀚先开口,“我今天把药浴的方子给族长了。”

  “看您的表情应该是我们猜测的第二种结果吧。”金逸把身子慢慢地靠在椅子的靠背上不紧不慢地说道:“看来是父亲您心急了,族长具体是怎么说的?”

  金书瀚有些愤慨地说道:“我把药方给了族长后,他竟然说要把药方献给王城的杜家。”

  “族长和王城杜家有什么关系?”金逸不解地问。

  金书瀚冷笑了几声,“族长两年前把自己的小孙女给了杜家的三公子做了小妾。有了杜家三公子的支持,他才能在去年当上了族长。”

  “既然父亲您知道族长的品行不正,怎么还把药方给他呢?”金逸有些不解父亲的做法。

  金书瀚叹了一声气,“哎……我想啊,他虽然品行不好,但是作为族长怎么也应该以家族的利益为重,但谁知道……”

  金逸听到这里轻轻地笑了起来,“看来家族在父亲的心中分量很重啊,必输的结果您还要赌一把,现在您死心了也好,就按我们之前商议好的计划去做就行了。”

  “可是这样的话要放弃一大部分族人,我总觉得不甘心。”金书瀚很是犹豫。

  “父亲您想一下,您把药方刚给族长,他连药方的效果都不知道就要献出去给自己谋利,这样的急功近利、目光短浅的族长能发展壮大家族吗?”金逸接着说道:“把家族中那些能为家族利益拼搏的族人聚到一起发展家族,那些自私自利的家伙我们不用管。”

  “好,那我就开始和他们沟通。”金书瀚终于下定了决心。

  金逸看到父亲有了决定就继续分析,“父亲,您接触他们的时候要有心理准备,能跟我们走的族人不会有多少。毕竟我们是支系,还是弱小到只有三家的支系。”

  金书瀚挥了挥手,“没关系,道理说明白了能走的就不会管我们是强大还是弱小。”

  金逸笑了笑,“您有信心就好,到时候要是缺钱了和我说一声,我刚卖了点东西应该能进来不少钱。”

  “恩,缺钱了找你要。”金书瀚点了点头。

  “对了这是几套功法,可以用来培养族人和我们自己收养的孩子。”金逸说着拿出了刚写出来的几套功法。

  “就这么拿出来,传授出去对你没有影响吗?”金书瀚伸手接了过去。

  金逸摆了一下手,“这些东西都不是师门传承里的,没什么事,要是传授师门功法那就得我自己亲自把关选人了。”

  “父亲等过几天祖祭完,我们就要离开这里,和族人沟通的事您要抓紧了。”金逸叮嘱道,“要小心族长对大家下黑手。”

  “不至于吧?要说他知道了有人想要离开家族,压榨、打压都是可能的,但下狠手杀族人他就不怕家族分崩离析?”金书瀚有些惊讶。

  金逸慢慢地坐直了身体,习惯性地用手指揉着眉心用缓慢的语速说道:“父亲啊你还是站在你的立场来分析族长的心态!一个心里面有家族的人和一个心里面没家族的人想的做的能一样吗?”

  金书瀚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一时间没转过来这个弯,那你说说族长知道了能怎么做?”

  金逸沉吟了一下,“从今天族长的做法来看,他根本没有把族规和族老放在眼里,所以对族人更加不会放在心上。是什么原因能让他把这些能罢免他族长位置的族老不放在眼里呢?”

  金书瀚接过金逸的话道:“那些族老罢免不了他的族长位置或者他做什么那些族老都会支持他。”

  “对!因为族长找到了王城贵族的支持,那些族老或者畏惧他背后的势力、或者拿了他的好处、或者有的想通过他背后的势力发展家族,总之就算有少数的族老反对他的做法也无济于事。”金逸说到这里拿起了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

  金书瀚顺着金逸的思路继续往下说:“族老制衡不了族长,那么族规就是摆设。族长的权利无限大,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金逸放下茶杯接着分析,“现在的族老应该大部分都是嫡系一脉的,只要族长的行为不损害到嫡系一脉的利益,族老们是不会有人出来反对族长的。甚至损害支脉的利益来扩充嫡系一脉的利益族老们更是乐见其成。”

  金书瀚听到这里感叹的道:“这些年不在家族里,没想到变化这么大!”

  “父亲不要伤感了,发生这些事是很正常的。由普通家族向上升级只有几个选择,我们家族没有当官的没有高级军官,所以政治家族和军人家族我们没希望。”金逸对家族开始剖析。

  “再高一级的职业家族我们更是不要想,驯兽、铸造、丹药、机关、阵法……哪一样都是需要秘术传承的,更需要家族几百年的积累。”金逸最后总结道:“所以我们家族只有最后一条路,就是变成商业家族。”

  说到这里金逸蔑视地笑了几声,“嘿嘿……一个以利益为第一目标的商业家族,再加上一个目光短浅的族长,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干不出来的?”

  “平时予取予求被当作仆人一样看待的族人,现在竟然敢反抗!正好杀了这些鸡给更多的猴子看。”

  金书瀚打断了金逸的话,“我们现在有了传承,可以改变家族现在的状态。”

  金逸以更加肯定的语气回答,“你有了传承,就更要杀你这只鸡了。夺了你的传承来改变家族。这么大的功劳和利益只有族长才配拥有,传承只有留在嫡系一脉才是最合适的。”

  不接触家族事务但却很智慧的金书瀚点了点头认可了金逸的分析,“但是族长却不知道我们可不像鸡那么弱小吧。”

  金逸却不认同金书瀚的观点,“其实父亲您还真是像鸡那么弱小。”

  金书瀚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来,因为刚被金逸的话刺激而激发的气势瞬间达到高峰而后慢慢滑落。

  感受到金书瀚的气势,金逸高兴地说道:“父亲这么快就稳固了七级洗髓期,看来在路上的战斗对您帮助还真是不小啊!”

  金书瀚摆了摆手说道:“本来就已经到了聚神期的圆满境界,有了感悟突破到洗髓期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稳固境界太简单了。”

  “看来父亲也想到了,您是洗髓期加上我也有洗髓期的战力,在家族中应该是没有对手的,但是对族人您能下得去手吗?”

  金逸的反问让金书瀚没法回答,“他们可以肆无忌惮,而我们却束手束脚,真是不好办啊!”

  金逸继续增加难度,“当他们看到奈何不了我们的时候,就会搬出他们身后的靠山王城杜家。虽然我们也有王城的赵家可以求援,但却会对小姑在赵家的地位有所影响,毕竟是涉及到两个大家族之间的碰撞。也有可能我们还得不到赵家的援助。”

  金书瀚很是坚定地回答,“如果真的需要赵家的援助,那赵家就一定会来。要是你小姑父知道了我们有困难,不用我们说话就会星夜来援。”

  听到父亲如此肯定的话,金逸燃起了熊熊的求知欲望,明显地在左眼里看到一个八字右眼里有个卦字,“赶快给我说说!小姑竟然有如此的力度,这是把小姑父给彻底降服的节奏啊。这里面有什么好听的故事。”

  金书瀚伸手在金逸的脑袋上轻轻地敲了一下,“那是你小姑父疼爱你小姑,哪里有什么故事。当时啊我和你母亲还有你小姑以及你小姑父都在王都学院学习,我们四个和另外几个同学组成了战斗小队一起出去探险……嗯!怎么叫你小子给弄跑题了,现在不说这些,等有时间叫你母亲给你讲。”

  金逸看父亲转回到正题也就继续说家族的事,“父亲您在和族人沟通的时候小心点就行了,到时候等族祭过后大家一散就没什么问题了,就怕您老人家在族祭的时候挑破这事,那时候您就剩下和嫡系的人开战了,就没时间干别的了。”

  金书瀚沉思了一会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就不用操心这个事了。到时候可能需要你的资金,我估计其他支脉的族人可能还不如我们这一脉过得好呢。”

  “没问题的父亲,剩下的事就都交给您了。我现在就去休息去了。”金逸说完站起来走出书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