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美剧世界大冒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5 比试

美剧世界大冒险 乌鸦校长 2324 2018.09.04 07:56

  “七神保佑!”

  走在长城底部通往外头的狭隘通道内,纱丁深吸着气,连续不断的念叨着这段话。

  在他身前以及身后,跟着一群守夜人兄弟,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用余光打量着他,眼神或怜悯或同情、甚至有幸灾乐祸的。

  似乎他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然而可能确实如此。

  两侧灰黑色冰墙散发着的刺骨寒意也不及心底那由内而外滋生的阴冷,面对即将被砍掉脑袋的命运,纱丁内心充满了忐忑。

  尽管那位传说中的人物手段似乎很神奇,尽管他感觉自己好像与往常不大一样。

  但……

  “该死,你他妈能不能走快点?”见他脚步拖沓一步一停,身后一位大个子忍不住推了他一下。

  “要被砍头的又不是你!”纱丁回头瞪视对方,语气愤怒中掩饰不住的哭腔。

  这位凶名远扬的猎狗以往他可是惧怕的很,然而现在,在“死亡”面前,他那丝惧怕早就被抛在脑后了,眼下剩下的,只有焦虑与踌躇。

  “要是你被砍头,你能快得起来吗?”见对方无话,他又重复地问。

  “前提是我得先砍了我老哥的脑袋。”桑铎.克里冈回答,焦糊干裂的半边脸一抽一抽的,粉红色肌肉隐隐浮现。

  见纱丁状态实在不行,旁边有人出言安慰。

  “放心吧纱丁,七神庇佑着你,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也许就是祂想砍了我的头。”纱丁嘟囔着,抬胳膊用袖口擦了擦鼻子上流出的鼻涕——也不知是冻的还是哭的。

  ……

  长城地下的这处通道并不算很长,越过中央处一处栏杆,没多久,眼前一切豁然开朗。

  视野从逼仄至开阔,白色世界随之映入眼帘。放眼望去,连绵雪地伴随着尖尖荒草点缀,视线尽头,青烟袅袅、鳞次栉比的野人营帐仿佛无穷无尽,从白树林蔓延至长城射程之外。

  在长城射范围与野人营地的交叉口,一行人已经早早在那等候,穿着兽皮缝制的衣物,有高有矮,有老有少。见守夜人一方出现,他们大声叫嚷,诉说着等候的不满。

  “平时可不见你们这些死乌鸦有这么慢!”

  “快点,曼斯还等着回去生孩子呢!”

  ……

  “别废话了。”走近后,守夜人此处最高长官波文.马尔锡打断他们的话,他长的又红又胖,乃至说话时显得有些软绵绵:“我们应该开始了。”

  听到这话,对方一位矮个大胡子老头忍不住咧了咧嘴,胡子一抖一抖地道:“没错,再不结束,我的小鸡可要烤焦了。”

  “希望你们别反悔。”令一位瘦野人满脸阴郁地说。

  “守夜人注重承诺,可不向你们这些蛮人毫无诚信可言。”波文回答,语气强硬。

  对方轻哼了一声,似乎不屑回答,随后两拨人开始互相交换“俘虏”。

  此情此景,不只是现场,长城上很多人正站在城头遥望,而野人营地同样如此。

  放眼望去,尽管不如现场看的清晰,但大致情况还是能够清楚看到的。

  因为怕“作弊”,所以执行砍头的都是对方的人,黑城堡这边的纱丁被一位光头野人推搡的瘫倒在地,对此,当事人吓得双腿打颤,然而这除了让野人方露出嗤笑外没有任何用处。

  而另外一边则是史塔克家的私生子,琼恩.雪诺,因为他有一柄锋利的瓦雷利亚钢剑,所以这种活就落在了他身上——尽管私生子对此颇为不乐意。

  准备完毕,两位“刽子手”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低头看向各自脚边人。

  琼恩脚下这位年轻野人被五花大绑,嘴巴也被堵塞着,面对刀锋根本动弹不得,而对面的纱丁则双腿发软,身体被其他野人紧紧禁锢住,同样无法挣扎什么。

  两方武器同时举起,又不分先后的同时落下!

  阳光下,锋利的武器反射晃出一片光影,随后惨叫声随之出现。

  都是好武器,所以避免了一剑砍不掉脑袋的尴尬事情,于是叫声短促,新鲜血液喷涌而出,洒在周围雪地上分外明显。

  两者脑袋同时被砍,不由自主滚动到一旁。野人一方尸体倒地抽搐间,一只黑色山猫突然从不远处窜出,尖锐叫声中,所有野人都忍不住露出笑脸。

  然而紧接着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那山猫出现后,突然扑向野人当中的一位圆肩矮个子老头,对此,老头根本毫无防备,直接被猎狗那么大的山猫给扑倒在地,疯狂抓挠间,脸上霎时变得一片血腥。

  “桑托罗,住手!”

  “放开瓦拉米尔!”

  “你在干什么?”

  ……

  野人们大惊失色,但不论他们说什么,那头黑色的山猫完全不做理会,挥动爪子间,只有尖锐的猫叫连绵不绝,仿佛在破骂。

  可惜,它最终还是没有“骂”多久,倒地的矮个子老头费力从腰部抽出一柄匕首来,猛地捅入山猫腹部,于是山猫力气不断被抽离,最终抽搐的瘫在了老者身上。

  这场面令所有野人都沉默不已,他们看着迈入死亡的山猫,又看了看躺在雪地大喘着粗气,满脸血口子说不出话的六形人。

  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在敌人面前起内讧,还有什么比这更丢人的?

  “就算是这样,也是我们赢了!”一位野人忍不住说着,然而当他转回头去看向对方所在时,话语突然戛然而止,目光逐渐呆滞。

  不只是他,所有野人都被眼下场景给惊呆了。

  头颅被砍,守夜人新兵血液喷洒流淌形成血泊,在野人方出现变故时,那具无头尸体本已经停止抽搐,然而不知为何,那些从断头出流淌而出的血泊突然急速倒流,潺潺声音在周遭陷入安静后非常明显。

  与此同时,更加诡异的情况出现了。

  随着血液倒流,尸体不远处,被砍掉滚动到一旁的脑袋倏然化作皮屑般的灰色粉末随风散去,眼耳口鼻、连根头发都没留!

  而倒流血液的尸体处,那血淋淋,包裹着脊椎骨的脖颈断层处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生长肉芽!

  同时,断裂的骨头也开始从断开处层层递进,不断长出一节节的脊椎骨。

  在长到一定长度后,脊椎扩散,形成头骨。随后,眼部器官从无到有,鲜红肌肉覆盖骨骼、皮肉滋生,面皮蔓延包裹,一幅漂亮脸蛋从下到上浮现而出。

  最后毛发迅速生长,不一会,原本的无头尸体,已然重新变化回了他曾经的模样——除了脖子断层处颜色有所差异外,其他没有丝毫差别!

  阳光下,刚刚一切分毫毕现地映入眼中,场面一度陷入鸦雀无声的境地。

  直到当事人茫然的睁开双眼,起身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他们才恍然惊醒般反应了过来。

  “纱丁,你,你怎么样?”

  “我……”

  纱丁张了张嘴,注视着周围情况半天说不出话来,特别是当他发觉对面那具死尸后,就更加犯怵了。

  最后在所有人瞪大双眼的注视下,他只憋出一句话。

  “我脖子好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