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美剧世界大冒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5 赶路

美剧世界大冒险 乌鸦校长 2960 2018.08.20 16:27

  被夏尔救治之后,原本连眼睛都睁不开的老公爵竟然在隔天早晨就苏醒并站了起来。

  对于这一切,奔流城来的黑鱼布林登大为喜悦。

  作为老公爵唯一的儿子,红胡子艾德慕的同样如此,激动的围在父亲周围转来转去,对于夏尔的存在也变得异常尊敬。

  然而等到第二天,他们的喜悦就渐渐有点“变味”了。

  头一天的老公爵看起来只是大病初愈,除了吃的实在有点多之外,其他都没什么。然而睡一觉再次苏醒后,他本该灰白的头发,竟然恢复了曾经的棕红!?

  棕红油亮,看起来犹如一团静静燃烧的宁静之火,那颜色简直比他儿子的胡子还要光鲜。

  单单如此的话,其实也不算什么,只是接下来再次出现的情况,却令所有知情者都大为震撼。

  时间到了第三天时,一脸皱纹的霍斯特公爵脸上鸡皮似的松垮皮肤,竟然也莫名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中年人的那种松紧适度模样!

  第四天,第五天……

  直到第七天,原本瘦的跟皮包骨似的老公爵,此时看起来已然和一位壮年汉子没什么两样!

  悄然复苏的活力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久久不曾触碰的盔甲再次被其披于身上,腰板挺拔,与他儿子站在一起,估计没人会以为是父子,而是会是兄弟——老公爵甚至看上去要年轻一些!

  发觉这个情况后,作为老公爵的亲弟弟,一脸灰胡子的黑鱼布林登彻底沉默了,红胡子艾德慕则完全傻眼。

  而所有了解这件事情的领主们,则是疯狂!

  原本对夏尔自觉算是熟悉的众多领主们,再次体会到了不敢说话的心情。

  只是以前是因为恐惧,而现在,确是敬畏。

  原来他真的是诸神下凡!

  以前在君临时,听到众多平民对夏尔的称谓,很多人还颇为哑然,认为那帮子愚民实在有些可笑。

  柯蓝斯顿虽说手段神奇,但要说神使这种事情就有点夸张了。

  然而现在看来,他们不仅没有夸张,甚至还低估了这位!

  令人返老还童,祛除疾病,玩弄生死,焕发青春,这不是神明是什么?

  只有神才能做出这种事情!

  沉默中,无数热切的目光再次看向队伍中的某个方向,人们心底各自的小算盘也开始啪啪打响。

  直到他们得知必须信仰七神,才能被如此手段所“祝福”后,这股情绪才算是暂时被压下。

  尽管柯蓝斯顿有诸多神奇,尽管这一切颇为震撼,但北方人基本信仰旧神,这传统延续了几千年,那早已扎根于心底的习惯,可不是说变就变的。

  只是暗地里,却已然暗藏汹涌。

  一个是毫无力量外显的旧神,另一个则是能够决定生死赋予人“永生”的新神,傻子也知道该怎么选。

  ……

  奔流城“老”公爵自打苏醒以来就将夏尔当做真正神明一般“供奉”,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夏尔营帐外跪地祈祷,那股子疯狂劲简直令身为女婿的史塔克看的眼皮直跳。

  不过他却并未觉得“老丈人”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事实上,面对如此奇迹,任谁都无法保持曾经的自持身份与荣誉骄傲。

  仿佛这些事情,在真正的神祇面前,简直和吃喝拉撒一般渺小而又不足称道。

  也因此,一种特殊的陌生感令他开始有意无意的对夏尔变得愈发客气。

  史塔克似乎也和其他人一样,将夏尔当做真正的神明对待了——尽管那不是他信仰的神明,但终归不是凡人。

  直到某次赶路途中,他偶然看到夏尔跑林子里去撒尿,这种隔阂才悄然减弱。

  ……

  奔流城一行人跟随军队的时间不长,当抵达赫伦堡附近时,他们就不得不就遗憾的脱离北方军队,向着领地方向赶去——此时那里百废待兴,老公爵“大病初愈”,自然需要重新梳理家族一切。

  不只是家族所在的奔流城,整个河间地经过战争肆虐,也是需要有所打理的,可谓琐事颇多。

  不过离开之前,霍斯特公爵却扬言当奔流城以及河间地安稳后,就要卸下公爵之位,追随柯蓝斯顿,侍奉于“神祇”左右,这话令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他红胡子儿子倒是因此而暗暗松了口气——父亲病好虽然值得高兴,但如果好到比他这个儿子还要年轻,那他难道要一辈子都当个奔流城少主?

  ……

  赶路期间,每当夜晚夏尔都会变成那种奇特的灵体状态穿梭维斯特洛。

  一般情况下,呼唤他的信徒基本都属于南方人,北方的寥寥无几,而南方人中,又以妇女祈祷特别多——她们所祈祷的也大多都是各种小事。

  夏尔发现信徒们对七神的信仰越虔诚,他们的祈祷就越响亮,能被他听见的几率也就越大,反之亦然。

  只是能听到不代表能带来收获,大多情况下,这种穿梭除了能够令夏尔“旅旅游”之外,也就只有积攒权杖七彩能量的效果了——而那所谓的七彩能量,真正效果根本就没什么大用。

  他有尝试用那主世界得来的裹尸布包裹自己穿行空间,看看能否让他的灵体状态变成实质,继而做到隔空诅咒什么的。

  然而很可惜,那金色火焰能够带着他跨越世界,却无法让裹尸布也跟着一起。

  不能“跨越空间”,这东西的作用也就小得多了。夏尔因此只能无奈的将那东西放在箱底积灰。

  除了这个之外,他在主世界获得的其他东西也基本没用。那本书看起来就和真正的故事书一样,平时无聊打发时间倒是挺有意思,从中却学不到什么知识。

  而那枚紫水晶,还有那根红绳子也同样研究不出到底有什么效果来,最后夏尔将它们与裹尸布放在了一起。

  经历过那种“危险”情况后,似乎什么收获都没有。

  不过夏尔对此却颇为“淡然”,因为他在离开主世界第一天时,做了一个梦。

  一个似乎是反派“BOSS”成长史的梦。

  这梦特别长,苏醒后能记住的东西寥寥无几,但背后代表的含义,经历过一次这种事情的夏尔倒算是了然于心——对那位为何被教会如此大张旗鼓的追杀,他可是好奇的很。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梦到。

  ……

  北方军队从君临出发,离开河间地,路过那庞大的,早已空旷无人的赫伦堡、度过三岔河河水,顺着国王大道一直往北,路过滦河城与十字路口,最终到达了颈泽所在。

  艾德就是因为此处战略要地的缘故,才如此着急赶路的。

  不过幸运的是,因为入侵计划暴露的有点早,铁群岛军队还没等占据颈泽内的卡林湾,就已经被罗柏带领的前锋军队带头冲散。

  而今那里正掌握在北方人手中。

  于是队伍顺利通过。

  卡林湾后是一片荒原,尽头几座高山被雾气缭绕。

  道路左侧是一大片丘陵荒地,那是先民荒冢,存在着大量古代先民坟墓,而右侧则是白港所在。

  军队目的地并非北境的中心临冬城,而是被敌人占据的深林堡,于是队伍在此地分散。

  一部分继续前往临冬城,另一部分则需要越过荒冢,前往托伦方城——那里是北境与被入侵的深林堡最近的一座城堡。

  “这是凡俗之间的战争。”分散之前,艾德半开玩笑地道。真实意思则是希望夏尔与少数军队回到临冬城去。

  他似乎不太好意思让夏尔再帮助自己了。

  对此夏尔颇觉好笑,但他也没有坚持什么。

  此时此刻,他对于参与战争其实已经没有了原来的迫切。

  最开始他跟随军队是因为需要练习那三样伪装法术,而当练会之后,又因为君临地下的那些龙骨而前往了那处七国首都。

  现在,他的法术尽管仍旧需要尸体练习,但却不是那么迫切,有了权杖内那特殊空间,伪装法术大约也不需要其他灵体补充修复。

  当下唯一能够从战争当中获取“养分”的,只有那特殊的“打怪升级”能力。

  然而攻城战不可能让你随便杀人什么的,如果是守城的话夏尔倒是挺感兴趣。

  所以在很多领主遗憾的目光下,夏尔跟着一些后勤队伍继续北上。

  小恶魔提利昂也在这个队伍当中,还有猎狗。他们一个是需要前往长城报道,另一个则是需要去临冬城“接受调查”。

  两人对自身的命运十分不乐意,只是夏尔之前那一手不仅震慑住了友军,就连他们这种“敌对”人士也对此充满惊骇。

  因为这个,一直嚷嚷着逃跑的猎狗对此反而绝口不提了,提利昂则同样如此,不过看向夏尔的目光倒也不算有多敬畏,反而好奇探寻的情绪居多。

  残余队伍继续赶路间,走过荒原,从两座高山中间的碎石道路穿梭而过,度过一条狭隘的浑浊河流之后,一抹灰色城堡影子随之映入眼帘。

  望着它,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临冬城到了。

举报

作者感言

乌鸦校长

乌鸦校长

谢谢新临95书友的打赏~

2018-08-20 16: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