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美剧世界大冒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8 人心

美剧世界大冒险 乌鸦校长 2960 2018.08.12 16:05

  “放了使者大人!”

  ……

  “冒犯七神,史坦尼斯死罪!”

  ……

  “下七层地狱去吧,你这该死混蛋!”

  ……

  红堡吊桥外,

  一群义愤填膺之人聚集在下方,他们举着火把,仰头大吵大闹着,抒发着胸膛的怒火与愤慨。

  声音吵闹嘈杂,场面和往常所见菜市场差不多,只是现在他们喊叫的,却并非是那种琐碎买卖,而是句句诛心之言。

  就着火把光芒下望,那黑压压一片的场景令每个看到的人都无不面色紧绷,史坦尼斯也一样,注视着下方一切,脸色阴沉的可怕。

  周遭贵族们有提议出城驱赶,有提议视而不见,但都未获得这位铁王座新晋主人的回应。

  注视良久,他才从牙缝挤出一段话:“是谁抓的巫师?”

  “是伊伦爵士,陛下。”身旁戴佛斯低声回答,心里暗暗补充了一句。“也是您的小舅子。”

  “谁给他的命令?”

  “听说是您。”

  这话一出口,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看眼前这位的神色,显然对此措不及防,而如果他下令逮捕那位巫师,怎么可能没有丁点心理准备?

  于是他补充了一句:“也许我们应当把伊伦叫来仔细问问,陛下。”

  这是个好提议,只是话音未落,身旁另一位领主就略带讥讽的开口了。“佛罗伦家的伊伦爵士被巫师变成一具骷髅,如果他还能开口说话的话,我想他会回答席渥斯爵士的问题。当然,前提是我们得从那堆骨头当中找到他。”

  “这点我们可以稍后在谈。”有位后党人士打断他们的话:“就眼下来说,我们应当考虑放了光之王使者,毕竟他身份很特殊……”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史坦尼斯冷淡的拒绝了。

  “放了?如果之前对于他的罪行还有所疑点,那么现在毋庸置疑。”史坦尼斯冷哼道:“如此肆无忌惮,他根本不将我这位国王放在眼里!”

  封臣提议很理性,但如果就这么将人放了,那他这个国王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一位被巫师拿捏住“要害”的可怜国王?

  这和兰尼斯特曾经遇到的场面有又什么不同?

  “陛下受小人阴谋影响而不自知。冲动决定并不明智。”

  一道淡淡的女性声音从旁边出现,声音平缓中掩饰不住的有所疲惫。史坦尼斯转头看去,一身火红的梅丽珊卓映入眼帘,他不由面露嘲讽。

  “看来你也心向你那位光之王使者?但据我所知,他还有个七神使者的称号。”

  “那只是伪神信徒愚昧无知之言,陛下。”红袍女认真地道:“世间只有两位真神,一为光,一为寒。余者尽是谎言与枯骨。”

  这话一出口,此地一半贵族面露敬仰,另一半则满是愤慨。有人因此怒道:“亵渎天上诸神,夫人就不怕祸从口出?”

  “蓝布顿爵士杀我之心从未平息,但从没见你付之行动,而我对此期待已久。”说着,她不理会脸色有所变化的老贵族,转过头来冲史坦尼斯行了一礼。

  “请慎重考虑,陛下,你们本该是盟友。”

  说罢,她再次躬身行礼,随后转身离去。

  她似乎一直在忙碌着什么,自从进入君临后,夏尔见不到她人,其他人同样如此。只是在现在这种场面才跑了出来。

  ……

  注视着她的背影,史坦尼斯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眼前一切完全令人措不及防,他明明没有下任何命令,为什么他那位小舅子会下令抓人?这倒也罢了,他竟然将巫师关押到了红堡地牢?

  没有认罪,或者就算认罪了,贵族也不可能是这种待遇!

  是谁怂恿他这么做的?

  这已经是个永远搞不清的问题了,因为伊伦已经变成了一堆被打散的骨头架子。

  更令人想不清楚的是,为什么这消息会如此迅速的扩散出去?

  为什么那位手段血腥的黑巫师会受到如此拥戴?

  为什么本该他治下子民,竟然打算反抗他?甚至骂他秃子?

  这段时间一直忙碌于布置城防的史坦尼斯对此充满了不解,尽管因为战争他很少考虑城内民生,但他自认为做的要比兰尼斯特好得多,可眼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因为那所谓的七神使者身份?

  最近他是有听说一些风言风语,但史坦尼斯可从未将这些当回事,他以为这些只不过是民众愚昧无知之言。

  可现在看来……

  “该死的秃子,快放了使者大人!”

  ……

  “渎神者不会有好下场!”

  ……

  “有力气冲你那个滑稽小丑使劲去吧,你这个可怜又可笑的白痴国王!”

  ……

  难听的辱骂从未间断,吵闹破骂声极度刺耳,最终演变成“动手动脚”。几位壮年抬着梯子快步行来,孩童们在各自妈妈的怂恿下于城墙下撒尿吐口水。

  一位颤颤巍巍的老人奋力向城墙处扔了几颗烂蔬菜,尽管因为力道与城墙高度原因而没有什么影响,但那清脆的撞击声音以及蔓延流淌而下的鲜红色液体却非常明显,有人终于忍不住了

  一位青年贵族半跪在地,义愤填膺的道:“陛下,请务必让我出击!”

  他表现的充满怒气,然而史坦尼斯对此却颇为冷淡。

  “出击?你想干什么?将他们全杀掉?”

  “这些暴民实在太过放肆!”

  “是挺放肆,可你以为我是兰尼斯特家那杂种伪王?”

  “他们冒犯国王,罪无可赦,陛下!”

  “没错,他们是该死。”史坦尼斯冷笑:“然后呢?杀掉这群,再冒出来一群?或者干脆将他们杀怕了为止?那需要多少数字?莫佛德爵士如果能估算出来,我随时欢迎你来我这请命,至于现在?”

  “派人通知金袍子,让他们来解决。军队是用来杀敌的,不是屠杀!”

  冷哼了一声,在所有人噤若寒蝉的目光下,史坦尼斯转头离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他是很恼火,甚至比所有人都要恼火,但不代表会被怒火冲昏了头。

  有些口子是不能开的,否则只会后患无穷。

  面色阴郁的返回王国大厅,坐在那硬邦邦一点也不舒服的铁椅子上,注视着下方空旷的大厅,新晋国王心中怒气渐渐收敛。

  安静的环境也让他慢慢将一切情绪抛之脑后,开始理性思考。

  然而,还没等他消停片刻,史塔克就匆匆而至,而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个令他心烦无比的事情。

  “陛下,您打算如何处置柯蓝斯顿爵士?”

  “你这是在质问我?”尚未完全散去的余火复又被点燃,本就因这事而烦心无比的新晋国王更加恼怒了。

  “不,陛下,我只是在询问。”史塔克半跪在地,低头回答。

  “在国王眼皮子底下肆意杀人,并玩弄巫术,柯蓝斯顿实在太过放肆。”

  “所以,陛下打算如何处置?”

  “你心中已有答案。”

  听到这话,史塔克忍不住抬眼看向史坦尼斯:“黑袍军?”

  “一位黑巫师加入黑袍军?”史坦尼斯嗤笑:“去给异鬼送礼吗?也许在这之前我会砍了他的脑袋,免得担惊受怕。”

  这可能是气话,也可能是他的真实想法。只是听到这点,艾德却不能无动于衷。

  他深吸了口气,抬头看向上方自己的国王,正色道:“陛下,他曾为我军立下大功。”

  “我已经有所奖赏。”见他如此纠缠,史坦尼斯脸色渐冷。

  “他救过我的命。”

  “他杀了伊伦,还有十多位忠心耿耿的士兵。”

  “我说过要保护他的安全。”

  “那你要食言了,史塔克大人。”

  艾德闻言,脸色有些阴晴不定,沉默片刻,他缓缓站起了身。

  “可我并不这么认为。”

  “怎么?你想违抗你的国王?”

  “不,但如果您坚持如此。”

  他说着,目光静静看着史坦尼斯,伸手拽下胸前佩戴着的国王之手勋章,并将之扔在脚边。

  “请先砍了我的头。”

  ……

  低头看了看扔在台阶边缘的那枚,在火盆光芒照耀下闪烁金光的胸饰,史坦尼斯满脸愕然。

  他,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如此对待自己的国王?

  那群暴民、红袍女、还有这本该忠于荣誉,忠于国家的北境公爵……难道所有人都不把他这位国王放在眼里了吗?

  紧紧盯着地面那勋章半晌,他咬牙看向史塔克:“你当我不敢?”

  死一般的寂静,这句话一出口,大厅内就陷入了彻底的安静当中。

  史塔克低头不言不语,似听候发落一般。

  而史坦尼斯就这么紧盯着他看,面色冷硬,把在铁王座上的右手紧紧捏着扶手,铁椅子上面锋锐的倒刺与沟壑令他手指被割裂划破,流出血液而不自知。

  场面似乎陷入僵持,然而,就在两人默然对持之际,国王大厅外突然传来一声惊慌大叫。

  “陛下不好了,渡鸦来信,铁群岛出兵入侵北境!”

举报

作者感言

乌鸦校长

乌鸦校长

谢谢9Dylan9、天琴座旁织女星、天空之城OLO、leirik0_0,四位书友的打赏,还有以前一些老旁友,虽说二次以上不会在感言里写出来,但是都记在心里呢,谢谢你们。以及每天给这本书投票,所有喜欢这本书的朋友们。

2018-08-12 16: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