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美剧世界大冒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1 游戏规则(4700)

美剧世界大冒险 乌鸦校长 4728 2018.07.30 00:05

  “多夫之子夏噶,有,有点想撒尿了。”

  ……

  话语打破周遭寂静,人们下意识的看向站在矮子身旁的大个子,残留在心底的震撼并没有让他们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与好笑,反而颇为感同身受。

  此时此刻,每个人都眼含惊惧,面面相觑着,张嘴想要说话,却不知说什么好。

  半晌之后,有人开口了,声音仿佛呻吟般细微,“黑巫师朝咱们施加诅咒了吗?”

  ……

  “瓦恩之子不想变成干尸。”

  ……

  “鲁姆之子鲁姆也不想,鲁姆之子鲁姆还没活够。”

  ……

  声音从微弱到正常,再到吵闹,放眼望去,每一位守卫,包括兰尼斯特家族自身训练出来的那些,都一脸惊恐的与旁人议论纷纷,各种猜测怀疑也接连被提出。

  这情况让原本同样感同身受的提利昂迅速清醒,见势不妙,他当即下令封锁消息,不能让这些传言传至城中。

  然而城墙上这群蛮人可没有那么纪律严明。

  于是当天下午,这消息就被所有蛮子都知道了。

  北方人请了位厉害的巫师,在城外部下诅咒,中招的都会被吸成人干!

  目击者们绘声绘色同旁人讲述着自己所见所闻,神色充满惧意,语调急促,仿佛想通过这种讲述,将内心恐惧消解分散出去一些。

  而等到了当天晚上,这消息已然传遍了城内所有人耳朵。

  “黑巫师对滦河城下了诅咒,这座城不久之后就会被三岔河水吞没!”

  “黑巫师对滦河城下了诅咒,城内所有人都会被巫术吞噬成干尸!”

  “黑巫师对滦河城……”

  谣言威力是巨大的,本来虽是惊悚,但却并不弘大的场面被人们这么一传扬,迅速变成了黑巫师吞噬了几十人、几百人、甚至几千人的性命,于滦河城外施展了恐怖的黑魔法,他那庞大的魔力如乌云盖顶般正蓄势待发,即将毁灭整个滦河城,毁灭兰尼斯特家族于此短暂的统治!

  潜伏在暗处的佛雷家族力量因此而躁动,他们开始大肆鼓噪是兰尼斯特家族触犯了巫师大人,结果引得如此横祸降临,想要缓解此灾难,就必须要将兰尼斯特赶出去。

  少部分人赞同他们的观点,但大部分人却处于漠视态度,主要是城内那一个个野蛮人实在太过蛮横,他们反抗只会遭来更大的报复。

  不过就算如此,这么一传扬下,城内气氛也不知不觉变得紧张兮兮,往常还颇为混乱的治安莫名其妙的变好了很多,很大一部分人躲在家中,生怕被黑巫师诅咒给盯上继而被吸成人干,夜晚宵禁时,更是整条街都看不到一个人影。

  就连天空飘荡而过的乌云,都会被很多人认为是诅咒即将爆发的前兆,胆小鬼们一个个被吓得哭天喊地。

  一天时间,滦河城人心惶惶。

  ……

  第二天,身着黑斗篷的年轻人再次从军营内策马而出,在一群士兵的簇拥下,不急不缓的来到滦河城边缘,守城士兵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继而忍不住惊慌大叫了一声。

  提利昂被叫声所提醒,同样发觉了这点,于是他紧忙抓住身旁黑发佣兵,急促地道:“快去,快找弓箭手射他!”

  “弓箭射不到那么远。”佣兵低声道:“抛射又没准头,而且你看那一面面钢盾,人家早就防备这点啦。”

  “投石机呢!?弓箭射不到,你不会用这个?快用石头砸死他!”

  “如果这有投石机的话,我想我会的。”佣兵满脸无奈的道:“滦河城儿只有床弩,没有投石机。”

  “那就用床弩!”

  “床弩也不见得能穿透钢盾,而且床弩已经被毁了啊。”

  “毁了?谁毁的!?”

  “你的原住民喽,他们刚打进来时就给毁了,说是这玩意杀了他们太多人,不是啥好东西。”

  “……”

  松开佣兵衣角,提利昂脸色难堪,望着慢慢靠近的那群人,心中即焦虑又无奈——他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如果我现在派人出去袭击,你认为我们干掉他的几率有多大?”

  他低沉的问。

  “如果周围还有人能听你使唤的话。”指了指城墙上众多蛮兵,佣兵哼道:“你看看他们一个个都吓成什么样了。”

  扫了眼周围,矮个子一颗心沉到谷地,但他并不准备就这么干看着,“也许我该试试。”

  说着,他挺了挺胸,踏步向着不远处的蛮人指挥走去,然而不一会,他就沮丧而回。

  ……

  周围的蛮子守卫们可没他想的那么多,在发现那黑色身影后,就迅速喧哗了起来。

  于是没多久,黑巫师再次现身的消息就迅速于蛮人守卫口传播开来。

  没有目击昨日情况的众多蛮人大多不太相信同伴们说的话,或者相信也并不感同身受,于是在好奇心的引导下,不顾提利昂严厉禁止,不自觉的汇聚于此,半是恐惧半是好奇的瞪大双眼,盯着那位看起来颇为“瘦弱”的年轻人。

  这会,他们倒是没有像他们当中某位首领最开始那样,对城外那个小白脸不屑一顾。

  于是就在众多目光紧张兮兮的注视下,惨白染血的枯骨从十多具尸体上陆续挣扎而出,随后连带着那被撕扯的有如破布般的躯壳,被众多士兵们一次次推下了河面,枯骨混杂着肠子、屎尿、黄绿脏器、甚至如果冻般的灰白脑浆一齐掉入河流当中,随三岔河水急促流淌而消失不见。

  “黑巫师准备用他的枯骨战士潜入城里杀人吗?”

  身旁有人喃喃着,提利昂转头一看,发现又是大个子夏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旁。

  这厮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河面下随着水流波纹隐约可见的某人体器官,视线不自觉跟随器官移动,移动,最终目光移到了脚下护城河。

  “不用怕,用我的办法,保你安全无恙。”提利昂满心无奈地安慰道,边说边指了指自己染红的衣着。

  “多夫之子才不会用那种脏东西洗澡!”大个子斜看着他哼哼了几声,心有戚戚的瞥了一眼城外后,脚步有点打晃的离开了这里。

  而在提利昂另一侧,一位褐发黑眼的年轻战士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瞎掉的一只眼睛,注视着城外那群人,脸上闪过一丝惧意。

  提利昂没有发觉到这位本该冷酷强横的年轻氏族首领此时的异样情绪,但他用屁股想想也能猜到今天的事情同样会如昨天那样传播,不,甚至比昨天还要快的迅速传遍整座城市!

  这让他即恼火又无奈,恼火的是,这群氏族中人太过不听使唤,一点上下级观念都没有,自顾自的干自己的事情,根本不理会他的管束。

  而无奈的,则是城外那慢条斯理离去的众多身影,以及被簇拥在中心的那黑袍背影。

  智慧、谋略、权利,虽是侏儒,但他所拥有的这些东西,以往曾让他无往不利。然而现在,在这位莫名出现的恐怖巫师面前,却仿佛玻璃蜡烛一般脆弱的不堪一击。

  “游戏规则变了?”

  他嘟囔着,忧心忡忡的离开了喧哗吵闹的城墙。

  果不其然,当天中午,残忍的黑巫师用邪恶亡灵战士潜入滦河城大肆展开杀戮这消息,就如同掉入水缸的染料一般迅速扩散,大街小巷中,每个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

  甚至随着这传言的出现,城内竟然真的有很多高山氏族中人莫名身死,且死状大多凄惨无比,被碎尸、被割头、被开膛破肚掏出心脏、被……

  滦河城的乱象不可避免的愈演愈烈。

  ……

  第三日清晨,护卫保护下,矮个子习惯性向着城墙处走去,街道上,一群群身着邋遢但体格强健的氏族中人同样朝那个方向汇聚而去,提利昂对此无可奈何。

  惩罚、利诱、强硬命令、与氏族首领们讲大道理……不论他如何尝试,在真实发生的巫蛊之术面前,都无法做到阻挡氏族中人前去观看的步伐。

  甚至,他昨晚在与众多氏族首领交涉中,只不过语气严厉了一些,就被他们给破口大骂了好长时间。

  这让提利昂即愤怒又憋屈,甚至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们他妈到底是兰尼斯特这边的,还是黑巫师那边的?冷静下来对大家都有好处……”

  他说的很有道理,但高山氏族并不打算理会他。而是自顾自的议论着黑巫师的巫术和诅咒,表情一个个充满胆怯,甚至在自家大本营开会说话,提起那位来都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看的提利昂一颗小心脏不断下沉。

  “就这怂样,敌人要是打上来……”

  矮个子消极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心不在焉的赶着路,在即将到达城墙入口时,吵闹声打断了他的沉思,他转头看去,街道边上,两位蛮人正举止疯狂的扭打在了一起。

  “卡索之子达斯要捏爆你的脑袋,你这个愚蠢的奶蛇人!”

  “在这之前,萨拉之子会踢碎你的卵蛋,你这个臭烘烘的,即将没卵蛋的嚎山人!”

  “……”

  嚎山部又开始和奶蛇部打起来了,可能受这两天城内紧绷气氛影响,他们火气显得分外大,不论是氏族首领还是普通蛮人。

  嚎山氏族与奶蛇氏族不和,画犬氏族和雾子氏族有深仇大恨、树人氏族则与红匠氏族充满龌龊……

  往常提利昂乐于见到这些氏族们起冲突,因为这会让他更加容易管理,然而现在这种情况,却只能带给他绝望情绪。

  敌人还没见怎么样呢,自家倒是开始窝里斗了,这还怎么玩?

  忧心忡忡的迈着小短腿踏上城墙,放眼望去,晨雾笼罩下的灰暗大地边缘,巫师如期而至。

  他有想过趁着黑巫师临近时迅速派遣士兵出城将他杀掉继而一了百了,可惜,别说这群高山氏族的野蛮人了,就算是从自家军队内挑选出的兰尼斯特士兵对于这种命令也是颇为抗拒,生怕靠近黑巫师后被吸成干尸,或者被他变成一具骨头架子。

  提利昂对此颇为恼恨,但隐隐却也感同身受。

  这事确实有风险,谁知道这该死的巫师会不会将百多人一下子全吞掉,虽说他认为这巫师接连三天来此,很有可能是虚张声势,但他却不敢对自己打包票。

  甚至,万一没弄死黑巫师不说,反而给他送出一群骸骨战士……

  所以尽管强制命令能够让本该属于兰尼斯特的士兵出城执行,但他最终却并没有下这个决定。

  如果损失了这百多号人,他可谓是真的没办法对这座城市有任何掌控力可言了。

  况且,人家可是骑着马过来的,真要出城突袭,也不见得能追的上啊。

  ……

  第三天的场面和第一天时一样,但那位黑巫师再次“献祭”后并没有停止下来,而是将一桶五彩缤纷的液体纷纷倒入河流内,绚丽的色彩随之浮现于河面,转眼间复又被汹涌河流所吞没,悄然向护城河袭来。

  配合着他刚刚那惨不忍睹的残忍“献祭”,这举动怎么看怎么充满了诡异与阴森气息。

  城墙上连接围观了好久的氏族中人终于忍不住了,吵闹间,他们情绪彻底爆发开来。

  不过与夏尔,甚至与卢斯.波顿想象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被吓破胆,反而下定了某种决心。

  “七国的石头房子住得不舒坦,萨拉之子萨拉要回家了!”

  “库鲁之子也是这么想的,石头房子太臭,傻子又多,没有山里好。”

  “带上冈多之子冈恩吧,咱们一起。”

  “这座石头城里的东西多到拿不下了,咱们干脆一把火将它烧掉。”

  “提姆之子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

  不断起哄间,场面乱哄哄一片,离去的想法迅速传染,并随着这群人回到大部队中而急速扩散。

  有蛮人开始拿着火把于城市各个地方点火,根本不顾提利昂以及他手下军官们大声呼喊训斥,反而在被训之后破口大骂,甚至开始推搡起了管理他们的兰尼斯特士兵——

  之前兰尼斯特已经许诺将这座城市给予高山氏族们,所以他们认为这地方是自家的,而眼下即将离去,自家东西当然不可能便宜了“外人”。

  “多夫之子夏噶也要回明月山脉了,”

  正当提利昂对此忙成一团却一筹莫展之际,大个子夏噶来到了他面前,他摸着脑袋憨厚地道:“泰温之子提利昂,你打完仗可以找我去,咱们一起喂山羊,对了,你送我那几头山羊我实在拿不下了,有时间记得给我送过去,我比较钟意蹄子带灰毛的那头母羊,你得特别照顾它别让它生了病。”

  我照顾你个狗屎。

  小恶魔强忍着心中破骂欲望极力挽留,然而却无法阻挡盟友的离去,于是在他绝望的注视下,与他交情最好的大个子也和他的同类们一样,背着大大的包裹,牵着满载财宝的壮马,带领自家石鸦部族人,笑呵呵的从河流另一边的南城堡出口离开了这座被他们狠狠肆虐了一遍的城市。

  那举止神态,仿佛终于离开了这处人间地狱,即将前往天堂般的轻松写意。

  没有人敢阻拦他们,因为事实证明,这群氏族人蛮横不讲道理,根本不在乎你是否和他们站在统一战线上,只要你敢惹他们,他们就敢挥起拳头往死里打人,不论男女。

  最亲密的石鸦部都离开了,其他的自然不会再停留,灼人部、红匠部、嚎山部、甚至黑耳部,所有蛮人都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裹走向南城城外,他们会在那里挑选一处行进路线,返回明月山脉的老巢。

  于是最终,除了兰尼斯特家仅有的一百多名,不到二百名士兵外,这座用狠毒计策打下不足半月的军事重地,即将迈入失陷的深渊!

  随时盯着城内状况的佛雷家残余力量开始蠢蠢欲动,混乱因此而爆发。兰尼斯特家族士兵们极力压制,忙的脚不沾地,却无法阻挡城内愈演愈烈的乱象。

  而就在当天半晚,察觉到滦河城此时的虚弱,北境大军正式开始进攻,并在只损失了不足十指之数的士兵后,成功占据了滦河城这座军事重地。

  困扰他们半个月之久的难关,就这么轻易的解决了?

  所有人对此都一脸懵逼。

举报

作者感言

乌鸦校长

乌鸦校长

谢谢未l央、圣光会感谢你、aeawr,三位书友的打赏~还有谢谢书评区众位旁友的提议与提醒,我会仔细考虑的。   我建了个bug楼,就在书评区,不过APP不知道为啥不显示,用电脑看书的旁友可以留意一下,置顶了,有问题欢迎去那提意见。   家里这两天有点事,今天只有这一更啦,不过近五千字,乃们可以当做两更看……说笑的,过两天忙完我会补回来。   未免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我可能需要赶紧存稿了,所以原本计划的加更目标需要暂时搁置,等我先存几章有了保证后再说~   刚上强推就欠更我也是没谁了……最后,谢谢大家能喜欢这本书,谢谢。

2018-07-30 00: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