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美剧世界大冒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9 希望

美剧世界大冒险 乌鸦校长 3234 2018.09.01 08:33

  “手臂用力,不是手腕,操你,沙丁,你小子是我见过最蠢的兵!”

  ……

  塔外庭院当中,新任守夜人教官桑铎.克里冈正满脸不耐烦的训斥着面前一位白面无须的少年人,他那半张焦炭般的长脸耸搭着,看起来吓人极了。

  对方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应声,看都不敢看猎狗一眼。身上的黑色衣袍则无声证明着他此时的身份。

  守夜人,新兵。

  自打英雄纪元开始,史塔克家族祖先修筑绝境长城以来,名为守夜人的组织就一直守护在此处长城脚下,几千年来从未改变。

  他们超脱维斯特洛各个势力,存在的目的只有守卫长城这处大陆尽头,以及应对长城后的诸多危险。

  只是相比曾经的辉煌,现在的守夜人们已经完全没落了。

  异鬼失踪几千年,长城之外只有野蛮的野人部落算是敌人。

  野人小伙部队偶尔能从长城狭隘缝隙越过,前来骚扰抢劫,但大部队却根本没有能力跨越这座巨人般的冰冻墙壁。

  而那种小规模骚扰,也根本不需要再担忧什么。

  于是维斯特洛各个领主对守夜人的支持与日递减,直到现在,已经到了不管不问的地步。

  募兵之事就是如此,以往不需要多问,维斯特洛贵族们就会主动送人前来,然而现在不仅没有这种待遇,守夜人老兵主动去招募的,也净是一些歪瓜裂枣。

  强奸犯、小偷、强盗、男妓等等,这种人在外头属于人渣以及混不下去的行列,加入黑袍子倒是转眼变成了保卫边疆的英雄人物。

  以往他们的日常任务就是与长城外扎根生活的野人部落交锋,然而凛冬将至,长夜即将降临,沉重而又艰辛的重担悄然压下,此地似乎没几个人能承受得住。

  总司令莫尔蒙就是发觉到了长夜的苗头,于是带着大量队伍前去探查情况,结果到现在还没返回。

  夏尔觉得自己前两次遇到的,被尸鬼袭击的那帮人就是守夜人的大部队,所以他们的命运不言而喻。

  在罗柏军队来之前,这里甚至不足三百人,还净是一些后勤人员,连新兵训练教官一职都空缺着。

  于是刚刚到来的猎狗直接被委以重任。

  他似乎对此并不满意,所以训练时满脸不耐烦。

  不过不知为何,他却也没做出逃跑举动,恼火破骂间,却也算是尽职尽责。

  ……

  “离开小乔后,这条狗倒是可爱多了。”站在窗前的金发侏儒收回视线,转头看向书房内坐在书桌处低头书写的夏尔。

  “他说他现在是自己的狗,不需要再听哪个主人的命令。”

  夏尔头也不抬的回答,鹅毛笔勾勒间,笔下纸张冒出一段又一段维斯特洛通用语写成的各种材料文字。

  昨天一次穿梭之举,出乎意料的获得了很多关于本土法术与魔法物品的制作知识。而相对于主世界带进来的诸多法术书,这些知识基本都能拿来就用。

  玻璃蜡烛、幻影龟、命运之眼魔法阵、夜影之水、幻觉诅咒……十多位不朽者数量不少,但大体只有这些东西,因为有重复。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已经不错了。毕竟都属于意外之喜,本来夏尔可没期待什么。

  只是这意外之喜也不是那么好用的。

  这些东西,不论法术还是魔法物品,利用的前提是必须要有施法材料或者制作材料,而现在他显然啥都没有。

  一点也不方便。

  想到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金发侏儒,“没记错的话‘机灵的’兰恩,是你们家祖先?”

  “没错。”提利昂回答,随后耸了耸肩,“几千年前的祖先,听说他有一百个儿子和一百个女儿,所以我小时候总好奇祖先大人到底有几个老婆。怎么?”

  “没什么。”夏尔摇了摇头。心说你祖先的魂现在可就在我这呢,不过这话比较惊悚,他还是不说的好。

  那所谓的英雄之魂其实就是人类灵体,一头历史悠久的灵体,源自维斯特洛英雄纪元的兰尼斯特祖先。

  “机灵的”兰恩。

  不知道那位明明是维斯特洛人,为何会被大陆外的男巫挖出心脏并囚禁其灵。

  不过一切隐秘都在他那发净化后化作尘埃落尽了。

  与正常灵体不同的是,英雄之魂通体散发淡淡金光,与夏尔灵体状态差不多,只是少了额头印记。

  漫长时间流逝,那灵体也完全失去了灵魂该有的灵性,变得呆滞犹如木偶,也因此,夏尔无法从它那里得知任何隐秘。

  同时他也不清楚这金色灵体到底有什么用。

  起码来说,真实之眼的提示就没显示出那东西有何用处来。所以稍一研究,就被他放养在了权杖黑色空间当中不管不问。

  而那所谓的命运丝线,也和英雄之魂待遇差不多。看起来不明觉厉,实际上都不知道该怎么利用的上。

  “学那些男巫,将丝线掺杂在幻术魔法阵中?”

  暗暗思索着,见侏儒踏步走近,于书桌对面坐了下来,他不由挑了挑眉。

  于是摆放在不远处的玻璃酒瓶与银质酒杯就“自动”飘起,并于提利昂面前停止斜倾,金色液体流淌而下,挥洒于脚杯当中,散发出淡淡甜腻酒香气味。

  “青亭岛的金葡萄酒?诸神在上,好久没尝到了。”

  注视着那诱人的金色液体,提利昂不自觉的抿了抿嘴。酒杯倒满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捧起来喝了一口,随之舒爽的吁了口气。

  “你在这里会有危险。”

  夏尔并没有理会这位异样的表情,看着他自顾自地道:“比武审判后,你本应当趁机回你的凯岩城去老实呆着,现在倒是有可能被一箭射死。”

  他这话这倒也不是瞎说,他是有预知到目标死亡画面能力的。

  不过自打来到北方后,夏尔的死亡权柄就被压制,那见到死亡画面的能力也随之消失不见了,然而此处长城与其他地方不同。

  黑城堡中大陆各地哪的人都有,信仰七神的反而比旧神的要多。

  再加上这段时间他在北方的努力,权柄有所解封,所以此时他已经可以看到一些零碎画面。

  因此他发现,眼前这位的命运不知不觉间,已经有所变化,从“幸福”老死,转变成了一箭射中脑门。

  “如果英明的泰温公爵能够原谅他卑微且丑陋幼子背叛的话,也许我会回去。”提利昂说着,看着夏尔的目光有所改变,喝了口酒后,他突然说出了藏在心底很久的话。

  “我敢肯定,君临那些人是你救的。因为据我所知,没人能在野火下救人,没人!”

  “所以我不是人喽?”夏尔冷幽默地回答,见对方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他随即转移了话题。

  “指望我将你变成一位高大英俊的兰尼斯特,那你不如指望自己下辈子投个好胎。”

  他这话意有所指,事实上,提利昂仍旧留在这里,甚至跟在夏尔屁股后的原因就是为此,不然周围处处都有人敌视的情况下,傻子才会在北方多呆。

  这位对夏尔有所诉求,但他的诉求却与旁人大不一样。

  “我相信七神无所不能。”侏儒边说边举杯示意。

  “我并非七神。”夏尔这次没有装神棍。在陌生人面前糊弄糊弄也就算了,在周围人面前也装成一位“神祇”。累得慌不说,也实在没法装的有多像。

  所以与其惹人说三道四,不如坦诚一些。事实上,很多时候,神使的身份比神祇可要方便的多。

  “没错,堂堂七神怎么可能还需要吃喝拉撒。”侏儒自认为幽默地道:“我看你和正常男人没两样,吃饭、喝水、看书,没准哪天我能见到你去嫖妓哩”

  “所以你还期待什么?明知道我办不到。”

  “你现在办不到,不代表以后不行。”侏儒道:“比如把人吸成人干的手段,上次在滦河城后,我就一直有留意。你在当时还需要有那种石板配合,现在已经随手就能使用了。”

  夏尔静静看着他,没回应。对方于是干咳了一声。

  “我不清楚你们巫师或者神明使徒到底如何学习法术的,但你在这么短时间内将能力提升到这种程度,未来将一位侏儒的个子变高也并非没有希望。”

  他说着。见夏尔无动于衷。不由咧了咧嘴,随即丑脸一片坦然:“现在我琢磨的是,该用什么来打动你帮我一次。”

  夏尔仍旧没有应声,而对方则开始滔滔不绝了起来。

  “波顿为了巴结你,又是杀儿子,又是送军队,可谓是下了血本。可我既不是波顿,又不是史塔克,兰尼斯特金子很多,对你来说又没用,我不是女性,也没办法投怀送抱,长得丑还不太讨喜,所以思来想去,也就脑子比旁人清醒一点了。”

  “所以呢?”夏尔挑了挑眉。

  “我对你那些神神秘秘的巫术知识不熟,但对于贵族戏码倒也算精通,所以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帮你处理这种琐事,怎么样?然后将来如果有可能……”

  金发侏儒尽量让自己语气保持淡定,但藏在桌子下的畸形小手却不自觉紧握了起来。

  孩童时期他爱幻想,总想着自己睡一觉,第二天就会长个子,或者就像英雄纪元里的巨人格里戈那样,随随便便吃了颗青果,就能从小人变成巨人。

  他也想变成巨人,兰尼斯特巨人。

  然而,随着他一天天岁数渐长,随着他读书慢慢增多。这种无厘头的幻想不知从何开始已经消失殆尽。

  生活带给他的只有嘲讽、偏见、谩骂、鄙夷,而没有奇迹。

  但世界上真的没有奇迹吗?

  一年之前,他可以肯定的说,没有。

  然而现在,

  奇迹就在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