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玥华如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没有尸体

玥华如练 两刃 3029 2019.05.20 06:30

  夜深了,崔赐珏回房,点起火烛,照亮了软榻上小小的僵硬身子。崔赐珏走过去,坐在她旁边,瞅着她灰败的脸,喃喃道:“你也不愿爹爹伤心?所以我也一起骗了他。你早就想离开风都了,哥哥……明儿就带你走。同哥去魅盘山,那儿有颗宝贝,会让你像原来一样生动漂亮。”崔赐珏的声音有些呜咽,像一只受伤的兽,“哥哥欠你的,现在补给你,这样可好。”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这情形显得惊悚恐怖。

  ……

  魅盘山位于风启南境,毗邻盛元国,是一处以魅家武学为主的自治游离势力。这一代山主魅绝绝冶山有道,在护钱庄崛起之前,魅盘山与煊学武门共同撑起了天下武林。与煊学武门不同的是,魅盘山除了发展武学,还扯天下为公的大旗,以侠义为道,给有冤者主持公道,也收取费用。在天下三分不足四十年,各国冶国力度不强的情况下,魅盘山的主顾遍及三国,生意十分红火。主顾贫富都有,但要魅盘出手是有条件的,至少要合个“义”字,至于报酬倒是其次。

  除了武力与钱财,魅盘山行走三国久了,握有三国许多不为人所知的秘密。虽然魅盘山宣称不动主顾之私,但总成了各方的顾忌。所以魅盘山比护钱庄更有声望,也更不容人小觑。鉴于此,寄居于绵延几十公里的魅盘山的百姓纷纷依附,且以魅盘山为生,相当于养活了风启的一个郡。风启皇帝对此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所属蒙龙洲的说法也是个说法而以。

  魅盘山事务庞杂,旗下弟子众多,但能入魅盘内山的只有十位,其中大弟子赵含拓最有名,与武门子车予齐名,是少年一辈的武林翘楚。他为人正直忠义,基本上代山主撑起了整个魅盘。

  崔赐珏是山主的二弟子,但却没什么名气。但山人都知道魅绝决对他期望极高,管教也严。即便二弟子不定性,这些年常不在山,魅绝决也未放松过他的武功,每三个月或半年,他自已或赵含拓都会面授崔赐珏一段日子。内山弟子私下里都说,崔赐珏的根骨极少见,他才是魅绝决的心头最爱。

  听说二弟子要回山了,内山之人兴奋了好几日。但等他真到了,内山却变得气氛诡异,都议论纷纷。此刻的内山义字厅内,魅决绝在坐在上首喝茶,一边是赵含拓,另一边是她的独女魅若沐。

  “你的意思赐珏现在就可以练魂力?”魅决绝的语气明显犹豫不决。

  赵含拓知道师博在担心什么,“二弟真力未至巅是心思没有全放在武学上,但他的筋骨异常,即便真力不至巅也是可以承受魂力的。尤其是他在山,我可以看着他,控制练魂的风险。”

  “你确定你的魂力无法再进阶?”

  赵含拓无奈点头,“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不入大关,……弟子有负师傅厚望。”

  魅决绝摇头,“你没有让师傅失望,能适应温阳魂力的根骨本就可遇不可求,我再想一下吧。”

  “师傅,让二弟接触魂力也许能转移他的注意力,……,”

  赵含拓没有说完,一旁一直若有所思的魅若沐突然打断了他,“大师哥,赐珏对她妹妹的注意力正常吗?何况还是一具尸身。”

  魅若沐比崔赐珏小两岁。魅决绝在抚阳带走崔赐珏时她就在,在魅盘山那些年玩在一起。崔赐珏不在魅盘时,每三月或半年的面授她会跟来见他,所以魅若沐对二师哥完全没距离,连师哥也不叫,开口就是赐珏。

  赵含拓闻言不知该怎么回答这话,摇摇头沉默了。

  魅决绝看了一眼女儿,皱眉道:“这不是你该操心的。”

  魅沐若不服气地撇了撇嘴,起身离开了义厅,跳上厅后天台上,遥望着对面峭壁上的珀珠阁。那珀珠阁是在半截峭壁上生凿出的洞府,洞口高台掩在绿株之后,看起来险峻称奇。

  崔赐珏五岁入山时就住在那里,出入都是一番历练。记得那时他站在崖下看着上面发愁,也有病了没有力气往上爬的时候。于是自己就偷跑出去,将藏好的绳索拿给他。现在他再不需要自己的帮忙了,那日回来时,硬是举着一口棺材搬了上去。

  魅沐若心中酸涩,总觉的崔赐珏将那棺中的女子关到了他心里。什么兄长会这样对妹妹?魅若沐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会儿,又默默回了自已的院子,现在打搅他并不是个好主意,他会好起来的。但魅若沐没有想到,整整一个月过去了,魅沐若并没有看到崔赐珏好起来。听说他拒绝了大师哥的建议,说自己做了普通弟子就好,反正魅盘山的生意有真力就足够了。这日,魅若沐看着爹爹和大师哥又皱着眉从珀珠阁下来,终于按捺不住自已,冲上了珀珠阁。

  “若沐?你有事?”崔赐珏将手中橙色的三色堇和金鱼草码在石棺,橙色的花连同那女子橙色的衣裙,倒是让灰色的石洞有了些暖意,尽管这情形让人入骨的冷。

  魅若沐不语,走过去低头细看棺中栩栩如生的女子,“罗碧珠是爹爹拿给你练功的!而且……不归土,她如何托生?”魅若沐再也忍不住了。

  “若沐,这是我的私事。”崔赐珏皱眉,明显很不耐烦,看起来已经被说过许多遍。说完不再看她,转眸去看棺中的“崔赐玥”。

  魅若沐心中酸涩开始变苦,武学世家出身的魅若沐从来就不拖泥带水,她一咬牙,伸手托住石棺,开始运力,口气坚决,“我不能看着你这样,你得面对现实!”

  崔赐珏没有想到师傅和大师兄都不能如何,这魅若沐却是说动手就动手。尽管武功远高于她,却也阻挡不及。在魅若沐的掌力之下,一颗青玉色的珠子从‘崔赐玥’的衣襟里跳了出来。魅若沐欲收掌取珠时,崔赐珏的掌风已经盖上,欲将珠子按压回去。两股掌风一上一下,只听啪的一声,罗碧珠裂成了两半,落在了“崔赐玥”身上。

  崔赐珏大怒,正要伸手,准备将魅若沐强行拽走。这魅若沐却瞪大了眼睛,直直看着棺内,一脸惊色。崔赐珏顺着她视线看去,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这是……,

  两股掌风不光带起了罗碧珠,居然还卷出了一颗血红色的檀香,滚落在棺内一角。石棺中的“崔赐玥”面貌骨胳都在变,最后变成了一具从未见过的男尸。崔赐珏俯身拾起了那颗红色檀香,将它塞到了男尸的口中,果然,尸身又变成的“崔赐玥”。

  崔赐玥呆了半晌,唇角突然勾起,玄换术!他扭头看向魅若沐,突然大力抱了抱她,用一种奇异地声调道:“若沐,幸亏了你,你可真是师哥的福星。”

  魅若沐的心猛地一跳,“真的?”

  崔赐珏点了点头道:“我要下趟山,帮我跟师傅和大师哥说声。”

  魅若沐的心又沉了下去。“你要去找她的尸体,是吗?”

  崔赐珏突然笑了,“尸体?没什么尸体了!”余音未了,人已不见。魅若沐看着室内裂棺,不知道自己此番算不算是如了愿。

  书房内,魅决绝听完爱女的讲述,望着她失魂落魄的神情,沉吟了一下,“若沐,你不小了,女大不中留,你大师哥人不错,就将你许给他了。”

  魅若沐吃惊的张大了眸子,这是哪里同哪里,“不!”

  魅决绝似乎早料到了女儿的反应,挥了下手道:“你同赐珏从小一起长大,比同你大师哥亲厚些,不过……”魅决绝看向女儿,“若他心里有你也就罢了,那一看就是个没了心的男人,爹爹比你看得多了,所以我决不会让你嫁他。而且……,”魅决绝叹了口气,“你该知道,你大师哥为人如何,你是我魅决绝的女儿,不要学那些优柔寡断的女子,当断就断了!”

  魅若沐看着神色凝重的父亲,半晌说不出话来。

  ……

  再说那日倪祈为崔赐玥处理伤口之后,几人第二日就离开了风启,返回煊学。輫子尧当日看着洛明灏居然在风都城关的断玄木前启玄阵,实在好奇,“不知道洛全引是不是这样去过盛元?”

  洛明灏大刺刺道:“还没这个机会,早听说你盛元城关断玄木的数量极多,有机会一定要试试。”

  輫子尧望天,决定不再同这厮说话,转头对倪祈道:“再过几日,子车办完事应该就回鸿煊山了。”倪祈嗯了一声不说话,倒是禾焰对輫子尧拱了拱手。輫子尧有些失望,转身回了铜三街的民宅,似乎从未出去过。

  三人带着昏迷中的崔赐玥,第四日就到回到了北染镇。倪祈对洛明灏拱了拱手,洛明灏知道这是要甩了自己走医门密道的意思,于是摇头不认帐,“爷离开大治时可是说的你两人将我带回了煊学医门,爷这样大摇大摆从北染镇入山是怎么个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