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玥华如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侵肌透骨(2)

玥华如练 两刃 3040 2019.04.14 06:30

  崔赐玥有些慌了,这时洛鹤莂闪身落下,神色有些严肃:“马上去截阵。”崔赐玥急忙点头,用最大的迅速往惊位奔处,以魂力震开开字石玦,收入怀中,又快速奔回。

  古寒已经更近了,前端比刚才颜色更蓝,不再是雾气,而是巨大的冰块,更多的阵中之物碎裂在其内,消失,后面雾气腾腾,还在不断聚集。洛鹤莂轻轻道:“赐玥,侵肌透骨自有生机,希望它的生机还不足够强。”

  崔赐玥知道这番话的意思,侵肌透骨要大启了!他们都没有料到此阵居然是玄阵上术,可以自活,一开即开,无法部分控制。现在麻烦了,没有调控之法的话,自己和大师引都危险了。

  就在这前后思考间,前方冰块已经巍峨高耸,美不胜收的琉璃蓝色以极其优雅的仪态将挡路之物粉碎吞噬。这个美丽而可怕的大冰块!冰块两字出现在崔赐玥的脑海中时,仿佛有什么东西一闪又消失了。

  崔赐玥闭上眼睛,想抓住那一闪而过的想法。是了,古寒成形,若不牵引,形如坚冰,就会侵蚀侵肌透骨的空间。因温度的原因,寒阵都是隔断空间的阵法,所以这有限空间会无法容纳古寒的聚集膨大,阵中之人之物都避无可避,最后都会成为古寒的一部分。然后这这膨大的古寒会冲破玄阵阻隔,暴裂开来,那么炼谷必毁,这不是取胜之法,这是个与石俱焚的阵!崔赐玥倒抽一口冷气:驯化古寒是唯一的活路,不是成败,而是生死,而且要快!

  崔赐玥看向大师引,洛鹤莂一脸冷峻,知道想必早看出了严重性,只是没有说出来让自己担心。崔赐玥咬牙道:“大师引,我们有多长时间?”

  洛鹤莂在这种情形下居然微微一笑:“不愧是我的小全引。”

  崔赐玥咬牙道:“大师引,我们尽力。”

  洛鹤莂道:“幸运的话,六个时辰;不走运的话,三个时辰。”

  崔赐玥没说话,掏出残章,再次细细打量最后看过无数遍的几个字:

  三态取一,若水若(最后一个若字后面还有能隐约看到个点)

  驭寒之引,溶(后面能看到一个点)魂

  魂牵形变,所(后面全都遗失)

  洛鹤莂眸光闪动,“小赐玥,你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你很有勇气。”

  崔赐玥没听到,全副心神都在那遗失的字迹上。其实刚才算是没有白折腾,至少第一句补全了,少的那个字就是冰。在古寒成冰之前的位置,似水似冰处就是引玄之处。现在引物都不对,崔赐玥的注意力集中到魂字上。也许溶魂并不是玄物的别称,而是真正的溶魂!但魂怎么溶?溶到哪里?

  侵肌透骨中已经充斥着古寒威压,崔赐玥已经感觉到心跳加跳,而且身上那些御寒至宝似乎都失了效。洛鹤莂的眉毛胡子上都是冰晶,配上一脸的凝重,看起来居然有几分滑稽。洛鹤莂抬起头来:“为师有个想法,但要一试才知道,你呆在这里,不要离开。”

  崔赐玥敏感抬头:“不,我要一起。”

  洛鹤莂同以往一样拍拍她的脑袋,“这个做法虽然有些危险,但不至死,万一为师有什么……,你还可以帮忙。”

  崔赐玥不再坚持,却更紧张了。要知道自从来到上上央,她就没见洛鹤莂因阵法而受伤。此时的古寒已经直挺入云,一副傲然之姿。洛鹤莂真力澎湃,飞身而上,左手一划,右手指尖血花冒出,维持在水冰之态向引玄之处击去。

  令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古寒水态扑出,大有逆转之态。崔赐玥刚刚大喜,却发现又返回冰态了。洛鹤莂再点,水态又扑出,两相拨河一般进出。洛鹤莂却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喊道:“它最想要的是炎力,试试你的魂力对它有什么影响?溶魂力在指尖血上,以它为玄引。”

  这听都没听过,但崔赐玥没有时间多想,只能依言而为。事实证明洛鹤莂的想法是正确的,当血魂击入古寒时,巨擎般的古寒真正受到了打扰,一下子停了下来。水冰之态拉起更多的水雾直扑上天,发出一声长鸣。

  在这毁天灭地般的情景前,崔赐玥完全呆住了,指尖仍旧向前伸着,不知该如何反应。而洛鹤莂一下子被弹开,落在地面,吐出一口血。崔赐玥回神,本能要跑过去,却发现一股大力从指尖拉住了自己,动弹不得。她只得大声喊:“大师引,大师引,你怎样了?”未听到洛鹤莂的回答,她的担心更加重了,拼命想回头。

  此时一股奇异的感觉从指尖蔓延到全身,她居然觉的古寒在打量她,她觉的自己一定是疯了。那张早就扔掉的残章意外落到她面前,残章上的“魂牵形变”四字再次映入眼帘。这第二句不管是什么已经实现了,现在该魂牵形变了。可是,该如何魂牵形变?

  当崔赐玥发现自己不动,古寒也不动,终于镇静下来。尝试着让指尖方向不动,身子则慢慢滑到洛鹤莂身边,另一只手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送入洛鹤莂口中,并用一只手给他推宫活血。

  洛鹤莂醒转,微微笑道:“好厉害,好些年没受伤了。”

  崔赐玥红着眼睛道,“师引你这时候还能笑出来,是不是姓洛的都这样?”

  洛鹤莂轻咳了一下,吐出喉中淤血,“试着在脑子里想像你的魂力在对它做消融的变化,这应该就是神牵形变了。若是炎力或炎魂应该能迅速牵制古寒回态,但你的舞魂是暖力,对它的牵制有限,所以我们只能尽量拖时间,希望你师哥能看出不对,在外停阵。”

  崔赐玥点点头,擦擦眼睛道:“若是师哥能来就好了,它的真力是炎力。”洛鹤莂顿了顿,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放弃了。

  崔赐玥扶大师引起身打坐调息,自己则闭上眼睛,一边运行逐日舞魂,一边在头脑想像着去消融古寒。几次之后,古寒终于有了些许变化,琉璃冰山后面的雾气似乎多了些,崔赐玥受到了鼓舞。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崔赐玥感觉自己的魂力很快就要消耗殆尽。指尖那头感觉像是个大胃口的巨人,多少都不够它吃的。也是,对于巨大的琉璃冰山,崔赐玥的这点牵制只能是蚍蜉撼树。幸运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侵肌透骨却未再起生机,反而停了,不知道是截阵真起了作用,还是师哥在外做了什么。

  崔赐玥刚觉得有希望了,但马上又苦下脸来。琉璃冰山蔓延过长,直接压在了生位上,而阵停下也就无法转位了,只有一个办法,牵制古寒,调它离开。但是……消溶都已经变艰难了,其它的形态它根本就没有反应。崔赐玥现在除了撑着逐日舞魂消溶,实在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

  洛鹤莂面色奇异,一直在打量崔赐玥,终于问道:“你身上有其它玄物吗?通玄的异物?”

  崔赐玥摇摇头。

  洛鹤莂道:“奇了,暧魂不会迷惑古寒这么久。”

  崔赐玥苦笑道:“是不是它千年未出呆傻了,希望它能再傻些。不过,大师引,我现在一次比一次吃力,学生担心……”

  洛鹤莂嗯了一下,“你慢慢撤出魂力,它暂时不会伤你,然后你马上去生位附近,是生是死看天了。”

  崔赐玥一下就猜出来洛鹤莂想做什么,急道:“大师引,要不一起去生门,要不都不去。”

  洛鹤莂摇摇头道:“丫头,早一刻晚一刻,该来的还是要来,我这辈子有你和灏儿这两个学生实已足够,唯一不甘心的是没有把握将你送出去。而且我还担心洛明灏那傻小子按捺不住会不听劝,不能再白白搭上他。至于为师……,”洛鹤莂露出一种奇异的微笑:“也实在很想会会这千年古寒。”

  崔赐玥知道大师引对玄阵术的痴迷,甚至希望自己阵内裹尸,但自己完全不能接受这个。可洛鹤莂没有容自己再说什么,错木刀已经在手,化为一道暗影向蓝色琉璃冰的尖端而去。

  崔赐玥体内几乎为空,只得以火烧般的心情慢慢收回意识,指尖都在颤抖。古寒的疑惑在加深,但确实没对自己有什么动作,脱离了牵制后,它有些像含着生命的死物,默默蛰伏着。

  崔赐玥急急追着师引而去。上方天空出现了一副奇怪的影像,琉璃蓝发出了耀眼紫光,紫光后是幻化而出的古寒之锥,而紫光的另一头,却是那柄黑的发亮的错木刀。错木刀上却站着灰白头发的洛鹤莂,负手而立,灰色锦衣无风而动,焕发出烈火般炽热的光彩。崔赐玥大惊,却发现怎么也过不去,大师引用玄术将自己隔在了一侧!她痴痴地看着如同父亲般的师引,眼泪流了下来。

  上方天空蓝紫交织,锵锵出声,希望在一点点的消失,崔赐玥有些绝望闭上了眼睛,这时却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肩头重重一拍,这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