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玥华如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惘然若失

玥华如练 两刃 3007 2019.04.11 06:30

  阵内曾有的悸动都被和荷苑内的廖廖数语堵压在心里,又被现实的理智掩了痕迹。阵内阵外两个世界,恍如隔世一般。两人默然而立,体会着阵外再见的真实。崔赐玥深吸了口气,“路全引,你将我带出万相,我记着呢。”

  路原枫薄唇轻启,“然后呢?”

  崔赐玥有些茫然,两个没有然后的人为什么谈然后?崔赐玥抬头,眸底闪着一些坚决,“我……崔赐玥是煊学风启学子都不在乎的存在,路全引为何会问然后?”

  路原枫星目闪动,在塘边木椅上坐了下来,看着前面的金光莲塘,开口道:“坐下。”崔赐玥依言坐好,也看向莲塘。路原枫从怀中掏出一匹橙色水绸放在两人之间,“这……是给你的。还有这个……,”路原枫的手上是一支紫星金花的发簪,细看去,紫翠金铂,极是贵重,“给你补过十四岁生辰。”路原枫看着发征地崔赐玥道:“今日语厅不管我去或不去,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会过来做这件事。”

  崔赐玥像做梦一般问,“你还记得?”

  路原枫没有说话,他不能告诉崔赐玥这一个月来的每一个夜晚都在回味每一句话,每一个神情,每一个动作,每一种气息,都是她的。

  崔赐玥正要说什么,后背一个冷冷地声音道:“崔赐玥,大师引叫你过去。”是洛明灏。崔赐玥征征站起来,路原枫轻笑了一下,起身往院外走去,边走边道:“赐玥,风启的荼炽参不是我收的,而且我延迟了往风启的消息。”

  路原枫走了,崔赐玥心里翻江倒海,久久没回神。

  语厅之后,洛明灏有些怕见她,但走到门口,看到在玄化荷塘的金光中,路原枫纡朱曳紫,崔赐玥惠心纨质,两人并肩而坐,似乎有说不清的东西正缭绕其间,突然间心上如落了重槌一般,所以一句大师引叫你脱口而出。现在路原枫走了,洛明灏突然又回到原位,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崔赐玥却还是那个样子,将椅子上的东西收好后,冲洛明灏笑笑就要去莂居一阁。

  洛明灏在背后叫住了她,“大师引并没有叫你。”

  崔赐玥皱眉,不解地看向洛明灏。要知道这师哥虽然嚣张不羁,但并不做这种无聊的事。洛明灏想了想上前一步,“师妹,今日之事……,”

  崔赐玥挑了挑眉,不太确定他真是要同自己说这个。自己转身走了不是已经给出态度了吗?难道还要听他解释他与贝灵之间的情谊?于是道:“今日之事大师引交给了师哥,那就师哥说了算。”

  洛明灏默了一下,“你不怨我?”

  崔赐玥心道今儿乔师引刚刚告诉自己会阴遁,但没告诉自己要听两遍“你不怨我”。尤其是面前这个,天底没他不怨的,哪里管别人怨不怨他。于是抿唇笑道:“你吃错药了?”见洛明灏居然没应声,崔赐玥才意识到洛明灏问真的,想了想认真道:“今日的结果我很高兴了。”

  “但……”洛明灏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似乎怎么解释都不是自己想要表达的。

  崔赐玥仔细看了看他,“我在煊学已经四年了,早就知道人人都有自己想要夺的,也都有自己想要守的,更何况师哥要守的还是一份美好。而且于我来说,师哥也竭尽所能了。做人不可贪心啊”崔赐玥最后一句是笑着说的。

  “竭尽所能?你觉的这就是我……所能?”洛明灏的心突然有些发凉。

  “非要说的那么明白吗?我是风启七品官的女儿,你是大冶皇亲。我坐在玄门小全引这个位子上对风启来说就是个鸡肋,但对大冶来说真真恰到好处。所以在这个夹缝中,反倒是大冶皇叔你一再的维护我。但崔赐玥知道轻重,昨日在我知道实情后,就知道了结果。今天已经很幸运了。”崔赐玥上前拍拍洛明灏的手臂,洛明灏居然往后缩了一下。崔赐玥翻翻眼,笑道:“好啦师哥,我知道你的恩,将来有机会我会报答你,不让你亏本太多,好不好?”

  洛明灏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自己担心她对自己失望,她现在没有失望还很满足,自己反而有种被浇了冷水的感觉。她为什么不失望不生气。她应该对自己生气,她应该在自己怀里哭,自己应该大大的为难才对,但……她却很满意。还有她说的这是什么话?还要报答自己?自己虽然没做什么该让她报答的,但凭她又能报答自己什么呢?洛明灏没有想到,没过多久,这报答就来了,让他猝不及防,让他生不如死。

  煊学经此一事之后,安静了许多,玄门更是太平。接下来的一周,如果可以忽略洛明灏那张嘴和阴沉的脸的话,崔赐玥完全是在享受她的生活。每日安静的整理万相大杀中的所有细节,万相残章终于补全了。

  不过崔赐玥的美好仅仅维持了一周就有了裂口。这日闻人惜来了,和荷苑内又是闲人免进,欢声笑语了。两个好友笑够了闹够了,坐在荷塘边休息。闻人惜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拉起崔赐玥的手,小心道:“妹妹,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闻人惜看着崔赐玥的眼睛,轻轻道:“我就要出山了。”

  崔赐玥楞住了,掌间的一朵玄花没控制好,在一朵莲花上爆开了,炸的一地残荷。

  闻人惜嗔怪道:“这毛毛糙糙的丫头,你不会以为我会在煊学一辈子吧。”

  崔赐玥想到了什么,喃喃道:“你…”

  闻人惜点了点头,冷清的脸上有了丝羞赧之色:“我要……成亲了。”

  崔赐玥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是子车全引?”

  闻人惜微笑着点了点头。

  惜姐姐要去嫁给她心仪的男子了,崔赐玥知道她应该为闻人惜高兴,但心里却极酸涩,勉强笑道:“姐姐大喜,但我…会很想你……。”

  闻人惜看着崔赐玥的眼睛,眼中也有些雾气。勉强笑了一下说:“也许有机会还会见面的。”说是这么说,但两人都知道闻人惜这一走,也许再也不会见到了。

  半真半假的玄化荷瓣中,两个女子执手而坐,一直到月上半空,闻人惜突然道:“妹妹,若有一日我们成了敌人……,”

  崔赐玥打断了她,“我永不会同姐姐成为敌人。”

  闻人惜没有说话,只是抱了抱她,然后起身走了,冷风送来她若有若无的一句,“我也不会。”

  闻人惜递了出山书的消息传开时,崔赐玥默默回到了惜谙镇。闻人惜要走了,禾焰不知在忙什么,语厅议事之后就再未见过,听人说他同医门大全引又出远门去了。唯一一件开心的事是孟浔堇已经完全好了,见到崔赐玥时兴高采烈。

  头一日,炫渡安又提了几句语厅之事,问道:“若是未成功,甘心吗?”

  崔赐玥仔细想了想,犹豫道:“我……不知道。”她见炫渡安没有发火的痕迹大着胆子道:“至少会怀疑全门之道。但……总比没了性命强。”这最后一句就是试探了。但崔赐玥失望了,弦师引居然没有说全门规只是倡导,反而点了点头。崔赐玥现在完全确认全门不详必与全门规有关了,不由得真正警惕起来。

  炫渡安肯定地说:“你没有告诉闻人惜和禾焰语厅要发生什么。”

  崔赐玥小指一动,点了点头。炫渡安目光如炬,什么都瞒不过的。“我的朋友都是……盛元人。他们……也有他们的立场。”炫渡安看着她不语,似乎在等待。崔赐玥只好硬着头皮道:“我相信身为大全引,子车予和倪祈多少会察觉到什么,他们一定是看花珞的,花珞不动他们就不会动。花珞没有出手,也是在等机会。我觉的碍于惜姐姐和禾焰哥哥,不出现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惜姐姐被故意耽搁了,耽搁她的相信不止是贝灵和曲三少。”

  “那你的胜算从哪里来?”

  “我本以为贝灵和曲三少不至于反对。因为师哥要保的他们必跟,却不知为什么他们却没有。”崔赐玥摇了摇头,“结果不该出现的却出现了,不该为我说话的却说了话。”

  ……

  崔赐玥被打发走了,坐在一边的黄茭将手中之物丢在一边,看着炫渡安道:“这一次算是过了,下次……若是做正确的事输了,……你待如何教她?”

  炫渡安不看黄茭,“学着接受,学着不看一时。”

  黄茭叹了口气,起身摇了摇头,离开了。

  ……

  这段时间,炫渡安不仅仅是安排崔赐玥读书,而是让她休验全门内的农商食匠各肆。先去农肆打下手,又去染镇大全饭庄给商肆师引做助手,还要去夏舍外门村做老师。……,忙忙碌碌的,时间过的很快,天气越来越热。夏天快到了,崔赐玥心情最不好的时候也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