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玥华如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不是良人

玥华如练 两刃 3010 2019.05.23 06:30

  风启三十三年五月三十鸿煊山云深宅

  这是崔赐珏第三次去鸿煊山,这一次和上一次更急迫,快马加鞭,中间还累死了一匹马,终于在第三日太阳初起之时到了北染镇。看着七八年都没有变的悦来客栈,他眼前浮现出那张笑嘻嘻地小脸,还有那双黑的耀眼的水眸。

  玄门已经宣布了新任小全引,她到底怎样了?会不会不在这里了?崔赐珏突然就没了底气。那不是她的尸体,并不能证明她安好,尤其是花珞上台,更加重了一些不安。崔赐玥不知道个中曲折,唯一的线索是那手“玄换术”不是谁都能干的。

  既然洛明灏出了手,就必会知道她的消息。崔赐珏这次没有投入山书,十足的温阳真力让自己快的如风,直接潜入了煊学,且向上上央而去。洛明灏不知道假尸这么快就露了破绽,自然想不到有高人在暗中跟着自己,他现在正在莂居一阁内,同大师引斗气。

  “你是大冶人,下生就是大冶将军,你就死了这个心吧!”洛鹤莂同绝大多数大冶人一样,并不知道洛明灏是假病真逃。他多一考虑是洛明灏的确寒毒入侵时间过长,乍好之后冲击过大就倒掉了,何况倪祈是真在府里,在洛明灏失踪前是同他在一起的。现在听洛明灏这话,只道大全引病彻底好了,就多了心思,居然真存了娶崔赐玥的心。可他已经同贝灵订婚了,这简直是不可理喻,

  “谁说家国不能两全,爷想给她个新身份。”

  “新身份?不是本师引的皇婶吧?你意思我的大小全引都要比我高一辈儿!”洛鹤莂乜斜着眼睛,看那样子若自已这个大全引若是说出个是来,就有他好看。哦……洛明灏有点头冒汗,说实话,他还未想到这一层。在洛鹤莂手里的酒杯落到自己脸上之前,洛明灏闪身跳了出去。

  刚跳出上上央的阵法,洛明灏低头打理着弄乱的锦袍,一个人影笼罩了他。洛明灏慢慢停下,抬起头来。明显小了一圈的贝灵站在他面前。他眸光闪了闪,笑道:“灵妹妹来了。”他自然知道,在风都时,贝灵就来了煊学,在医门寻人。后来禾焰烦了,就将她支到了上上央。他常不在,再加上在也有意不见,这么久了,却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洛明灏,你没有什么要同我说的吗?”贝灵开口,却不再软糯地叫洛哥哥了。刚开始以为他真病了,但这么长时候不见,贝灵又不傻,知道他绝对是故意躲着自己。

  “没有。”洛明灏不看贝灵,又开始打理自己的锦袍。

  “哦,你的急病好了?”

  “幸亏好了。”洛明灏丝毫不脸红,病好了这事绝对不假。

  贝灵咬牙:“既然好了,那可以回去大婚了吧。”

  “八字不合,再倒了怎么办?”洛明灏正色道。

  “你……,洛明灏,你要是男人就同我说实话。”

  “实话就是没有大婚了,爷会让母后退回婚书,或者你觉得怎么做可全你贝家的脸面,那就那么办。”洛明灏尽管肆意惯了,但对着贝灵,多少有几分别扭。

  “到底为什么?是因为她死了吗?你若是心情不好,我可以等。”这是贝灵想到的唯一原因。

  洛明灏的手动了一下,看向贝灵:“你等什么?”

  “等你忘了她,心情好了。”

  洛明灏顿了一下,正色道:“贝灵,娶你是太后的安排,爷从未想过要娶你。”

  贝灵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从未想过要娶我?没有崔赐玥你也不会娶我?”

  洛明灏想了想道:“这么说吧,娶谁都一样。”

  贝灵的脸变白,咬牙道:“既然如此,现在为何不娶了。”

  洛明灏那点子愧疚耗没了,毕竟以他的身份,他不想解释又如何,于是直接道:“贝灵,此一时,彼一时,爷不娶了!”洛明灏酒红色的身影消失了。

  贝灵咬唇,只觉的浑身凉透了。

  曲三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轻声道:“咱们回去吧。”

  贝灵不应,却也无意识地往回走。曲三少跟在她后面看着她。走了没几步,贝灵突然停下道:“你不觉的什么不对吗?为什么她活着他娶我,她死了他却不娶了,这说不通啊!”贝灵看向洛明灏消失的方向,“他到底有什么秘密。”

  曲三少眸光黯了黯,“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秘密,我知道他居然能逃婚,能弄得开凤都是你的流言,所以他决……不是你的良人。”

  贝灵脸色几番变幻,“不,那人死了,他就是我的。”

  曲三少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我……会帮你。”

  今日正往深云宅而去的洛明灏有种异样的感觉,总觉的暗中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他放缓了脚步,以真力探查四方,却并没有什么异样。洛明灏心道是让贝灵搅得多虑了,这煊学之中除了子车予外,自己不可能有发现不了的人。

  洛明灏不再犹豫,直接向深云宅而去。直到宅外,看到曲径幻术没有人动过的痕迹,洛明灏满意点头,消失在曲径幻术的花海中。洛明灏径直走到小屋内,在崔赐玥身边坐下,从怀中掏出一张做好标记的图,“这些乾坤图里做标记的地方是需要再核准的,大师引说这几份一直是你做的,就善始善终的好。”

  崔赐玥知道玄门之事,也知道这是大师引的做事方式,她点了点头,“自然。”拿起图仔细看起来。

  洛明灏细细地看着这张失而复得的侧脸,连她鬓角上细细的绒毛都细细看过,心里感恩。觉得自己弃婚去了风都是他做得最对的事儿,对贝灵的那点儿愧疚全没了。幸亏自己跟着去了,将她找了回来了,否则,这辈子怎么过。

  洛明灏见崔赐玥看得专心,就拿起案几左角上的一摞纸,随意翻看着,每张纸上都是用水墨简单勾勒出一幅场景,这是一摞画?洛明灏从未看过这种画法,线条简单,甚至没有眉眼,但却活灵活现,生动逼真。

  头几张都是四个人,应该是一家人,夫妻两人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一张是在读书,一张是在河边嬉戏,一张是在夜里看星星。洛明灏从未见过或想过这样的情形,不由得看得入了神。再翻下去,心却一震,这是唯一一张不只有黑色线条的画,一个女孩睁大眼睛躺在无数朱红色线条描绘的水里。

  洛明灏正要细细打量,一只纤柔的手伸过来,取走了他掌中的画纸,“哥哥刚给我排好的,不要弄乱。”

  “排好的?”洛明灏没注意到这画有次序。

  “嗯,哥哥要我将脑中的场景按先后顺序理好,我却总弄不对。”倪玥轻声道。

  洛明灏低头从她手中取出那张有色的图,轻轻问道:“为什么这张是红的?”

  “那血应该是刺眼的红,总是想到这一点,所以就画下来了。”

  “你不喜欢红色?”洛明灏注意到了‘刺眼’两个字。

  “以前不喜欢,现在还是有点不喜欢吧。”

  洛明灏看了看自己的酒红色锦袍,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你感觉到不喜欢?”

  倪玥淡淡道:“嗯,每次看到这一张,就觉的不舒服。”

  洛明灏大手指向那一家四口的,“看到那些呢?”

  “很……,”倪玥在努力找着适当的词,“有点想翘嘴角,就是这样!”

  倪祈走了进来,后面跟前些禾焰。洛明灏看向倪祈,居然有些结巴,“你……你……你听到了吗?她……”

  倪祈点了点头,露出了微笑,“她进步很快。”又转过头吩咐禾焰,“你带她去养魂吧,我去配药。”

  禾焰点头,一脸关注的看向倪玥,像哄小女孩一样宠爱地笑着,拉着她出去。洛明灏压抑着心中极不舒服的感觉,跟着倪祈来到药房,看着认真碾药的倪祈道:“她能恢复吧?”

  倪祈一边忙着一边说,“现在是恢复最快的时候,越往后会越慢,也越难。”说着,抬手将一块赤兔根放在药杵里捣碎。

  洛明灏坐在矮凳子上,伸直修长的腿,手里无意识的折磨着一株草药问道:“那她对风元潞……会恢复感觉,”

  倪祈停了下来,皱起了眉头,“这也是我担心的,希望体魂恢复的快于体煞。”见洛明灏一脸不解,倪祈解释道:“一事两分,有凶有吉,人也不能除外。魂让人爱让人欢喜快乐,煞让人恨让人苦毒忧伤。若是体煞恢复的太快,她同风元潞的不堪记忆会先于一切美好不停的出现,不断的困扰她。所以我在想办法尽量不让体煞抬头,但体魂总有体煞相伴,所以最后如何,还要看她自己。”

  “怎么做?”洛明灏对这话只能理解一半,只能问点具体的。

  “让她接触到的都是爱和喜乐,牢牢记住爱人和被爱的美好。”

  洛明灏跳了起来,“所以你让禾焰照顾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