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一箭双雕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2029 2019.07.14 18:30

  因为只是出来转转,绯颜穿得很随性,淡的如一气呵出的粉色半旧的家常衫子,外面是石青素纱的比甲,下面是藤黄色的裙子,长衣直到小腿,只露出一小截裙子,摇摇曳曳仿佛一片秋叶。

  中秋将至,梨香阁里的梨子也都快熟了,秋叶落了一地,莳花宫女正打扫着地上的落叶,疏一疏那些长势不好的果子。绯颜进去的悄无声息,梨香阁虽不大但总是静静地,宫女也都懒懒地,没人看见她的踪影。

  两个人穿过梨园去了元元楼,楼里此时没人,静静地好像睡着了似得,绯颜好像走累了似得,走过去坐在了台阶上。

  “娘娘,您怎么坐在这儿啊。”芙焉忙过去拉人,却被绯颜一个用力拽了过去,芙焉被迫坐在了她旁边。

  “别乱嚷嚷,我们就安安静静坐会儿,看等会儿会不会有果子落下来,捡一个回去吃。”

  绯颜懂事得早,从小便负盛名,博学多识,也因此少了些少女的生活,芙焉听她说得天真,有些头疼地扶额,然而绯颜按着她一只手,她竟无论如何战不起来,只好作罢,退而求其次道:“娘娘,奴婢坐在下面可好?”

  绯颜见她坚持,只好点头放开了她,同时有些遗憾地看芙焉坐到了下面两级的地方。

  “娘娘,您想吃梨也不能捡掉下来的呀……”芙焉觉得今天的绯颜有点莫名其妙的,她甚至没有那么冷静地一直在劝她。绯颜扭头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说:“掉下来的才甜啊,熟透了。”

  “娘娘,您今天到底怎么了?您别吓我啊……”芙焉急得要哭,绯颜看她的样子觉得好笑就噗嗤笑了一声。

  “我没怎么啊,你别乱想,我只是觉得有时候端庄太累了,今天没有让人在,芙焉你便不要管我了。”

  绯颜坐在台阶上,一首撑着头,看着那边树上挂着的梨子。

  芙焉看着这样的绯颜,一时觉得很陌生,又有些熟悉,很久之前,她也可以这样洒脱无忌。

  绯颜坐了一会儿,也站起来和芙焉一同准备进元元楼。

  “云妃娘娘?”还没踏进去,远远地听人喊了一句,绯颜回头看,竟是秋昭容站在那里。

  绯颜心绪一动,停下步子来现在门口等秋昭容过来。

  “真是巧,在这里遇见娘娘。”秋昭容笑盈盈地迎上来,福身见了一礼。

  绯颜托了一把秋昭容的手,示意她不必多礼。绯颜抬头打量了秋昭容一眼,她今天穿了橘粉色的合领衫,青绿色的裙子,清清爽爽如同一颗新鲜的桃子,青春的面庞上盈满了笑意。

  绯颜将她扶起来便笑问:“秋昭容好雅兴。”

  秋昭容却说:“臣妾听说这元元楼中有许多好书,特意来寻,没想到正碰到娘娘。云妃娘娘也是来寻书的?”

  绯颜并不是来寻书的,但是她看到秋昭容暗示的眼神,便知是她有话对自己说,于是从善如流道:“是啊,昭容同去可好?”

  秋昭容展颜一笑,说:“嫔妾求之不得呢。”

  两人进了元元楼里,元元楼中的女官看到绯颜来到见了一礼:“云妃娘娘来了,今天太阳好,我们正准备晒书呢。”

  绯颜闻言一笑,说:“你们晒你们的,我们到里面去看看。”

  女官矮身一礼,带人搬着书到到外面去了。楼内只剩了她们二人,秋昭容给了落雪一个眼神,落雪便拉着芙焉在楼门口等着,不跟着她们二人了。秋昭容和绯颜一同到了里面的书架前,这个架子上多是些话本子,绯颜随手拿了一本翻看,一边看一边说:“秋昭容是特意过来的?”

  秋昭容也抬头看了一眼架子上的书,仿佛看到了什么新鲜的,于是垫脚去拿,一遍够一边说:“娘娘睿智,嫔妾就知道骗不过您。”

  绯颜讲话本子翻开一页放到一旁,然后扭头看着秋昭容,问:“昭容今天找我,是又有什么有趣的东西要与我看吗?”绯颜说的是那天的琴谱,意指秋昭容如果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就不必说了。

  昨天秋昭容也在现场,只是从头到尾也没插过什么话,她与婧贵人同住一宫,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应当是她最可能知道的。

  秋昭容把话本子翻开拿在手中,装作一副低头看书的样子,低声对绯颜说:“瑚珠姑娘的遗体被婧贵人命令送出宫扔到了乱葬岗上了。”

  “哦?”绯颜心中一动,瑚珠就这样被丢出去,死无葬身之地,她自然是悲伤的,但她不知秋昭容说这事是何用意。

  秋昭容继续低着头说话,十分谨慎:“娘娘可是觉得瑚珠姑娘死得实在可惜?”

  绯颜歪歪头,笑着说道:“秋昭容有话直说便是,不必这样试探。”

  秋昭容勾唇一笑,说:“是啊,娘娘喜欢聪明直爽的人。是这样,半个月前,我与落雪在且停亭,娘娘知道,且停亭这地方在宫后苑里偏得狠,一般不会有人过来。谁知那天就听见假山那边有人在说话,落雪好奇过去看,回来却说是瑚珠和苏湘在说话,我当时还好奇,苏湘不是婧贵人身边的人吗,怎么会和瑚珠单独约在假山这种地方说话?不过当时我也没多想,以为两人或者是旧相识,可是昨天的事情一出,嫔妾就琢磨似乎有些不对。”

  秋昭容说完,绯颜猛地一抬眸,她抬手按住了秋昭容的书,强迫秋昭容放弃看书,抬头看向她。

  “昭容是说真的吗?”绯颜问。

  虽然知道瑚珠的死绝非意外,但是如今看来,不仅不是意外,瑚珠恐怕也隐藏着什么大的秘密,并不是那个冤死的倒霉鬼。

  秋昭容把书合上,福一福身,说:“娘娘,嫔妾只能说这些了,只是臣妾觉得此事恐怕并非婧贵人所为,贵人如今有孕,深得皇上照顾,没有必要拿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的性命来害朱采女,幕后策划另有他人,而这人,居心叵测啊。”

  “一箭双雕?好狠毒的心呐。”绯颜冷笑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