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死无对证(1)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2078 2019.07.07 23:54

  然而问题是,小韩虽然身在奚官局,却并非太医,仅仅是负责抓药的药丞,官仅正八品下,并不精通医理。但据太医诊治,婧贵人药里换的药的计量下得很巧,并不会一下子让人毙命,而是能让药慢慢侵蚀人体,表面看起来只是体虚,久而久之才神不知鬼不觉地要了人的性命。既然小韩并不精通医理,他是如何得来的这个方子,如何将药换得那么恰到好处的呢?此时颇为蹊跷,然而根据调查得到的结果却是其中并未有其他宫里人参与进来。再后来宫里事情多,言衡便下令此事先放一放,这一放就放到了现在。

  原本如果不再出事的话,此事很有可能就这样不了了之了,然而如今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的目光便一下子又集中到了这件事情上,而此时,大家不约而同地想起来,之前那件事,也有月姬牵扯在其中吧?这未免也太巧合了点。

  当日那件事地时候,月姬身边的瑚珠、婧贵人身边的紫玲和红玉都牵扯在内,被关在偏殿看守,但是后面实在查不出什么来,紫玲和红玉都是婧贵人的陪嫁侍女,而瑚珠也是跟了月姬很久了,两人都不舍得身边的人,多次向言衡求人,言衡也只得将三人放了回去。此时婧贵人虽然已经没什么危险了,胎也保住了,但人还是不太清醒,紫玲和红玉都在跟前侍奉着,而瑚珠,今天也并没有跟在月姬身边。

  面对月姬理直气壮的反问,言衡也是持怀疑态度的,一方面他不相信月姬会做这样的事情,另一方面事实又摆在面前让人不得不怀疑。他又对罗幕和画衣道:“罗幕,去把瑚珠带来,画衣,你去把今天去取膳食地几个侍女带上来,有没有做,当面对质就是了。”

  九月份的天气已经转凉,特别是屋里地上铺的汉白玉的地砖,一块一块都沁了寒气,跪在上面久了就觉得膝盖被针扎似得疼。月姬从进来到现在就没站起来,跪了这么久,膝盖被坚硬的地板咯得生疼,而且因为思绪太过,空气太过凝重,月姬紧张地冒汗,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咕噜噜滚下来,落进了衣领里面,立领衫因着颜色浅,也并没有人看到她领子那里已经湿了一圈了。

  上次婧贵人出事的时候几乎惊动了大半个后宫,然而这次不知为何,除了皇后,便只有与婧贵人所住的香含宫的主位,秋昭容,还有临近宫室的韩姬与吴贵人在此。看着月姬被指害婧贵人,宁姬与韩姬也不敢多说什么,秋容华向来性子和软,断是不会有一句重话的。月姬跪在那里久了也有些摇摇欲坠得,还是皇后看了不忍,于是对言衡道:“皇上,如今事情真相还不分明,月姬是否有罪还未可知,近日天气冷了,不要叫月姬跪坏了身子。”

  言衡这才看了月姬有些苍白的面色一眼,点了点头:“月姬,你先起来吧,坐。”

  “谢皇上。”月姬扶着腿想站起来,只是跪的久了腿麻了,竟一下子没有站起来,还是旁边的秋昭容对身旁的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这才上前去扶了月姬起来去秋昭容旁边坐下了。

  绯颜从刚刚进了院子便一直在外面听着,并没有进屋去,她知道言衡的用意,她与月姬关系太近,万一牵扯到她就不好了,但是她根本不相信月姬会做这样的事情,只是担心无从替月姬开解。

  绯颜正想着,便听见门口侍卫拦住了什么人,绯颜竖耳一听,居然是娴妃,她示意了一下芙焉,芙焉便扶着她转去了殿后。

  娴妃被门口的侍卫拦住了,与她同来的还有那位新秀中最受宠的妍婕妤,娴妃看起来气势汹汹,颇有一点不把香含宫搅个天翻地覆是不会罢休的样子,这点上娴妃的城府颇浅,当年还在王宫之中,她只是一位小小顺成的时候,就曾经口出狂言把夜夙尤气走,差点被言衡休掉,也因为那件事,她彻底得罪了穆青霭,简直是祸从口出的典例。可以说,这么多年来娴妃还能好好地在这个宫里居于高位,完全是因为她有一个好家室,握着半边暮川的财富。

  门口的侍卫说先进去请示一下,随后便晾下了另一个人和娴妃与妍婕妤,转身进去请示的了。妍婕妤劝说娴妃冷静,这件事两次牵扯上月姬,无论如何她是逃不开干系的。

  而娴妃等着盼着的侍卫却在言衡那里挨了一顿臭骂。侍卫禀报了娴妃到来的事情,不料言衡很是不悦地一抬眼,说:“碧玺宫那么远,真是辛苦娴妃了,你去告诉她,让她回去吧。”

  侍卫很是遗憾地躬身退了出去,又回到门口和娴妃解释这件事。

  娴妃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从香含宫门口离开,过了一道门之后,娴妃看了看周遭没人,这才悄声问妍婕妤道:“你说,皇上不让我们进去,却是为何?”

  妍婕妤说:“此事乃是内闱丑闻,皇上定不愿让太多人知道。不过娘娘放心,皇上如此大怒,恐怕此事不简单,咱们不去最好,省得牵扯其中。”

  娴妃这才不再纠结,两人继续往回走。然而又走出去不远,便见罗幕焦急地穿过长巷往里面走去,娴妃拦下了罗幕,企图询问情况。

  然而罗幕一脸严肃,福身一礼,说道:“娘娘,此事事关重大,奴婢需要赶快回宫告知皇上,请娘娘不要阻拦奴婢,否则耽误了事情,娘娘与奴婢都担待不起。”

  罗幕性子刚强,说话也直,仗着是言衡身边的心腹没人敢得罪,有些别人不敢说的话她便敢直说,说的娴妃脸色涨红,只得放开了罗幕。

  看着罗幕离开,妍婕妤才喃喃道:“我怎么觉得……这次的事情有些大不对呢?”

  却说罗幕奉命去带瑚珠,她匆匆赶到宸云宫,却被告知瑚珠不在宫中,说是去心情不好去宫后苑转转,到现在都没有回来,罗幕只好转道宫后苑。谁料她到了宫后苑,却见到了一具打捞上来的浮尸——瑚珠溺水而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