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欲加之罪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2056 2019.07.07 14:30

  没多会儿,芙焉便端上茶来,蕙芷过来给绯颜卸去指甲上敷的凤仙花,然后芙焉就端了燕窝上来。

  “这是今年新供的燕窝,从早上天还没亮就炖上了,出锅又浇上了鲜牛乳和玫瑰糖,您尝尝看。”

  绯颜从芙焉手里端了燕窝下来,轻轻搅了两下,吃了起来。

  月姬看起来心思有些重,绯颜知道之前的事情虽然没有真正伤到她的根本,但是在皇后调查的过程中,月姬也真切地感受到了危机感,她不知道这件事究竟是不是针对她来的,究竟是什么人做的,她知道言衡不会一直护着她,如果这次再扯上她,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绯颜吃了几口之后便把碗放下,擦了擦嘴对月姬说:“月姬,和我出去走走吧。”

  月姬点了点头,两个人便抛下了手里的活出门去了。

  宫后苑的菊花前段时间开始开了,月姬喜欢花花草草,言衡经常会按季送来几盆时令的鲜花,月姬都宝贝得不行,自己亲自浇水侍弄,只是花搬进院子里,不知为何总是不如在外面好看。

  然而两个人宫门还没出去,就被来势汹汹的一队人拦住了。

  打头的是罗幕,如果说画衣和青霭都是常在言衡身边侍奉,和后宫妃嫔见得也比较多,那么罗幕就很少在后宫之中露面。

  言衡身边的两位女官,一位画衣一位罗幕,两位姑娘都是言衡身边的影卫,两个人几乎是从出生就养在一起,虽然不是亲姐妹,但却像的很。不过两人的性格差别却十分大。画衣八面玲珑,口齿伶俐善于说道,平日里多是她跟在言衡身边侍奉,而罗幕就比较沉默寡言,行事也比较像一个武人一样直白,她多在暗处护着言衡的周全,倒是不怎么与后宫众人打交道。

  然而今天是她来到了宸云宫。

  绯颜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问道:“罗幕姑娘来宸云宫有什么事吗?”

  罗幕规规矩矩冲绯颜行了一礼,然后说道:“皇上有令,请月姬娘娘前去香含宫。”

  两个人几乎是瞬间便明白了事情,她们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月姬下意识地看向绯颜,绯颜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悠悠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月姬就去吧。”

  罗幕恭恭敬敬地冲月姬做了个请的姿势,月姬看了绯颜一眼,终究是跟着走了。

  罗幕留在了最后,绯颜见前面的人走出一段距离,罗幕也要准备走的时候,才终于开口,问道:“罗幕姑娘,本宫可以跟去看看吗?”

  罗幕的神色有些迟滞,她迟疑了一下,说道:“皇上猜到娘娘一定要跟着去,皇上希望您不要去,今天恐怕……”

  绯颜一听这话便知大事不妙,她眼睛一眯,再抬眸便是清冷的眼神:“麻烦罗幕姑娘带路吧,本宫今天想看看好戏呢。”

  罗幕微微叹了一口气,明知事情不可改变,但言衡还是想让她再劝说一遍,他不希望绯颜被牵扯在其中,毕竟绯颜身份特殊,就算是月姬被陷害,都很可能会影响到绯颜。

  罗幕在前面引着,跟着前面带着月姬的队伍便走向了香含宫。

  宸云宫在东六宫,而香含宫在西六宫,这段路说短也不断,绯颜也没惊动前面的人,只带着芙焉默默地跟在后面,罗幕几次停下来看绯颜,好像还待再劝说两句,然而最终也没有开口。

  到了香含宫门口,绯颜看到门口把守的守卫,心头一跳。月姬被人带进了香含宫,随后罗幕引着绯颜过去了,她们两人进了门,倒是并没有人拦她们。

  香含宫里,一切都还是上次的样子,不同的是,这次月姬直接被带了过来。

  西配殿天香苑里,言衡坐在主位上,周围还站了好几个人看起来都严肃沉默地样子,整个宫里一片冷寂,安静得落针可闻。

  月姬被带到屋里,看到这副场景,一时有些茫然无措,她愣了一下才跪下拜道:“嫔妾见过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言衡嗯了一声,并没有让她起来。月姬心道不妙,愈发低眉顺目地跪在那里。

  坐在旁边的皇后看起来有些痛心疾首,她看着月姬微微摇头。罗幕随之进来,快步到言衡身边,低头对他耳语。言衡随着她的话抬头看向门口,从这里并不能看到绯颜的影子,罗幕说她来了,却并没有进来,言衡稍稍放心了一点。

  言衡的目光这时才落在了月姬脸上,月姬垂着脸,看不见言衡的表情,但他的目光已经像是一条灼热的火舌,不停地抽打着她。

  言衡盯了她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月姬,昨天傍晚,参宴之前你在哪里?”

  月姬回想了一下,说道:“嫔妾就在宫里,哪里也没去。”

  “那你可有让侍女去过尚食局?”言衡接着问。

  月姬心头已经,已有不祥的预感,然而言衡有问,她又不能不答,只得承认:“回皇上,嫔妾的确曾命人去过尚食局,只因嫔妾突然想吃桂花糕,这才命人去取糯米粉和桂花糖的。”

  言衡微微皱眉,旁边的皇后身子微微前倾,盯着月姬的脸慢慢说道:“月姬,婧贵人昨日的汤中被人下了藜芦。”

  月姬极为冷静,她知道不是自己做的,但心中还是有几分担心,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她说:“皇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嫔妾不懂。”

  言衡看着她,冷冷地说道:“昨天婧贵人的汤,从尚食局到香含宫,只有路上你的侍女曾查看过。朕也不愿相信是你做的,你可有什么要解释的?”

  月姬拜倒,语气微微发颤:“嫔妾没有,不知是何人所说,瑚珠去查看婧贵人的汤的?”

  当日换药之事后,事情查不出原委,到最后奚官局负责拿药的小韩出来说是他和玉茹合伙换了婧贵人的药。他与玉茹从前相好,只因婧贵人对宫人颇为苛责,玉茹自到了香含宫后,曾被言衡多看过两眼,婧贵人便将她由内院伺候的宫女,指下去做了粗使宫女。玉茹怀恨在心,就与小韩一起使了这个计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