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生变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2097 2019.06.23 14:00

  绯颜虽着急赶去含辰殿不想纠缠,然而她也不好这样直接无视娴妃,便也只能止步,勾了勾唇角笑道:“是娴妃啊。”

  “云妃昨夜没睡好吗?”娴妃站在绯颜几步远地地方,见她停下来,她便也走上前来,绯颜看到她妆容精致的脸上没有一分痕迹。绯颜不觉抬手抚上了眼角,半晌心中微叹,到底不如从前了,深宫催人老,宫里的女人总是老得格外快。

  “昨晚看书,不知不觉就深夜了,这才没睡好,让妹妹见笑了。”绯颜放下手若无其事地答道。

  娴妃毫不惊讶,只是一脸了然:“原来是这样,我还道姐姐是因为等不到皇上才失眠了呢。”话后接了一串清脆的笑声,银铃儿一样,不知道是在笑谁。

  然而绯颜面不改色,连说话的语调都没有半分出入:“妹妹说笑了,无论皇上来不来,自个的身子也不能糟蹋了不是?”

  “是啊,新来的人们都那么美,难怪呢。”娴妃笑得阴阳怪气,从中也不难听出一丝丝酸意。

  绯颜心道娴妃才是等不来皇上,夜夜难以入眠才是:“是啊,不过妹妹美貌,不必担心这些。但是,本宫可要提醒妹妹一句,这花再美艳,也不能出了格,否则,就像百花苑的花,长得再娇艳,一旦出了它的围栏,总会被剪掉的。”

  “你——!”娴妃顿时恼怒了起来,她青葱玉指一指绯颜,仿佛要戳到她脸上,然而绯颜仿佛没看见没听见似得,绕过娴妃便走了。

  绯颜赶到含辰殿时,靖王与梁将军已经进去有时候了。

  言衡身旁的青霭和女官画衣站在殿门外,青霭站在那里入定似得,画衣却焦急地走来走去,时不时担心得看向里面。看到绯颜过来,画衣连忙走上前行一礼,笑盈盈地说:“娘娘来了。”

  绯颜点点头,问道:“靖王和梁将军来了吗?进去多久了?”

  “是啊,一下朝皇上就留了靖王和梁将军说有事相商,如今进去有一炷香的时间了。”画衣答道。

  绯颜看了一眼殿门,喃喃道:“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又有半盏茶时间过后,殿内突然爆发出一道杯盏碎裂的声音兼有言衡老羞成怒的声音:“言月!”

  绯颜还没想过来究竟发生什么了让言衡突然发怒,接着就见殿门忽然被打开,靖王言月大步迈了出来,看见绯颜也好似没看见似的直直的向外走。这是十分无礼的举动,更何况绯颜正是得宠的妃嫔,这显得言月的举动更加不正常。而他身后,梁小媛也匆匆忙忙跟出来,一边跑一边叫他:“言月!言月!你等会儿!你干什么啊?!”

  “梁将军。”芙焉看了绯颜的眼色,出声叫住了梁小媛。

  梁小媛闻声住了步子,这才看到了门外的绯颜,她急忙收声走上前,抱拳问道:“云妃娘娘。”

  “梁将军,靖王与皇上怎么了?”绯颜虚扶梁小媛一把,关切地问道

  之间梁小媛叹了一气,摇头道:“皇上今天叫我们了,说是要……言月本来挺高兴,可皇上又提起虞秋水。最近言月被虞秋水扰的烦不胜烦,皇上又说虞大人要为虞秋水求亲事,问言月愿不愿意纳妾,言月登时就火了。这……娘娘您看这算什么事儿?”后面的话她欲言又止,左右看了看,又止了声。

  绯颜一听便明白言衡究竟和言月发生了什么,心里好笑言衡非要去试探人家两个的感情如何,最后自己和弟弟吵起来了,然而面上不好表现出来,她只是笑着对梁小媛说:“若此地不便说话,不如移步去俪云轩吧。”

  “好。”梁小媛从在里面就又急又恼,她又惯不会思考这些麻烦的事情,正找不到人说话,听了绯颜的话,巴不得地赶紧过去。

  含辰殿距宸云宫不远,两人乘了轿,很快就到了俪云轩。

  “兰若,你在外面候着,其他人都不必在里面伺候,本宫与梁将军有话要说。”绯颜一面与梁小媛往里走,一面遣散了跟上来的侍女们,正殿的门一关,屋里便只剩下了她和梁小媛两个人。

  “娘娘,皇上从前虽说未曾十分肯定地说过赞成我与言月的事情,却总也有七八分准备的,今天,今天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一坐定,梁小媛就苦着张脸,深深地叹了口气。

  “小媛,你与言月相识多年了,你们二人的感情我们也都看在眼里,只是如今若虞秋水非要横插一脚,皇上又不得不指这个婚的话,言月还好,他是皇上的弟弟,不情愿了只与皇上吵一架也无妨,但如果皇上要你为言月纳妾,你可怎么办?”绯颜知道言衡只是随口提提试探两人,但梁小媛如今既要嫁给言月成为靖王妃,她这般心思单纯直来直去,不知将来是福是祸,她也想趁这件事教梁小媛一些。

  梁小媛闻言有些懊恼,不觉太高了声调:“那日虞秋水在市井间被一奸商坑骗,言月多管闲事上去帮她出头,结果不料这虞三小姐竟一眼看中了他,一直痴缠他,还跑来将军府挑衅本将,我不愿与她一般计较,但若皇上定要言月纳她为妾,我便是死也不会肯的!”

  梁小媛本来就是军中之人,平日说话粗声大气,此刻一急,更是遮拦不住。说完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宫中,立马禁了声。绯颜看她的眼神便带了几分忧愁,梁小媛看绯颜的神色不对,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说错了,但一定是她让绯颜不高兴了,当下又有些手足无措。

  “小点声!这是宫里!不是你的将军府!什么死啊活啊的,成何体统?”绯颜长舒一口气小声训斥了梁小媛两句,梁小媛垂下头,没说话。

  两人沉默地坐着,绯颜手指在桌上轻轻点着,梁小媛小心地观察着绯颜的脸色,半晌,才听绯颜说道:“虞家果真是厉害,竟敢在本宫眼皮子底下冲靖王下手。可人家会用自己的嘴,抢了先机去找皇上求这一门亲事,你呢?就会在这里死啊活啊的,难道你要背着你的夺云弓去她家和她同归于尽不成?”

  梁小媛被绯颜说得脸一红,支吾着不再说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