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长恨人心不如水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2074 2019.07.11 23:10

  “芙焉……”朱谷张口想要说什么,最终却还是哽住了。

  芙焉拍了拍她的胳膊,说:“没事,不用说了,朱谷,咱们先回去。”

  “回去?”朱谷有些迷茫地看着走在前面,背影孤孤单单的绯颜,喃喃地问。

  芙焉摇了摇头,扶着月姬跟在绯颜的身后继续往前走去。

  绯颜的确有些生气,言衡乍见她看到的那一份怒意是真的,只是无处发泄,又更添了一分郁闷。这一局她和朱谷败得彻彻底底,她们防来防去,到最后被陷害了,却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绯颜很挫败,她本是无心争斗的,然而别人上赶着招惹她,她也必不是好惹的。

  她们一行人很快便回了宸云宫,绯颜和芙焉送了朱谷回印月馆,侍卫们便奉命开始封宫。

  “云妃娘娘,属下等奉命封闭印月馆,还请娘娘行个方便。”侍卫首领上前躬身说道。

  绯颜喝了一口茶,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大人只管做事,不必理会本宫。”

  侍卫首领有些为难,他看了周围一眼,说道:“娘娘,这……”

  绯颜抬眸,疑惑道:“怎么?皇上下令本宫也不许进印月馆了?”

  侍卫首领连忙说:“没有没有,娘娘自然是可以的,不过……这边要封宫,怕惊了娘娘,所以请娘娘暂且回去。”

  绯颜把茶盏放下,淡淡道:“不妨事,本宫什么场面没见过,你们去吧。”

  侍卫们见劝说无果,只得退出殿内,开始封宫。

  侍卫们退出去之后,绯颜为朱谷倒了一杯茶,看着她慢慢喝下,这才渐渐缓了过来。

  “姐姐,姐姐还是先回去吧,在这里……在这里……”

  外面响起侍卫将人都赶至宫内的声音,嘈杂而让人心烦,朱谷看着绯颜恬静的面容,不忍她在这里陪自己受罪,哪怕只是听一会儿那不堪的训斥声。那是她的公主啊,文能治天下武能定乾坤的公主,如今却被锁在这后宫之中,在这些肤浅的女人中算计。

  “朱谷,你放心,我一定救你出去。”绯颜无视了朱谷的话,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

  朱谷看着绯颜认真的神色,又仿佛当初老云王与世子相继战死,云国危急,她们都担忧云国将来,朝中人心惶惶,绯颜在这种情况下慌忙即位,顶着万千压力,第一次坐在王座上,面对众臣一浪高过一浪的争吵声,主和派急着想妥协讲和的局面,她就是这样微微一笑,用不大但足以让所有人都听见的声音说:“大家放心,孤一定会保住云国,一定会带着诸位,带着云国走下去的。”

  也像当年她说服了众臣,今天她也相信绯颜说的话。

  “姐姐,你一定先保护好自己。”朱谷握着绯颜的手,用力握了一下。

  绯颜把她的手拿下来,勾了勾唇角,说道:“你放心,就凭她们,还奈何不了我。”

  说话间,印月馆的侍女红拂从外面进来,有些惊慌地说:“主子,云妃娘娘,外面……外面他们在搬宫里的花草摆设,这……”

  虽然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然而听到红拂说外面正在做的事情,朱谷还是有些难堪,她摆摆手,说:“没事,听他们调派,你们都尽量不要出去。”

  “是。”虽然不情愿,但是朱谷都没有办法,绯颜都没有办法,她们这些做奴婢的能有什么办法?红拂一福身子,退出了屋子。

  “姐姐你看,一旦落魄了,总有人迫不及待地就来踩。”朱谷苦笑着对绯颜说道。

  绯颜却说:“好了,有这时间感慨,你不如想想,这件事究竟哪里有问题,我们究竟该从哪里下手去调查。”

  一说到这个,朱谷的表情便又凝结起来,她说:“瑚珠,一定是瑚珠。那边一出事,瑚珠立马就跳湖死了,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而且那天其实一开始我是叫红拂去尚食局取东西,但是瑚珠主动要求去,我也就随她去了,现在想想,这其中恐怕有什么问题。”

  绯颜皱了皱眉,问:“你是觉得,瑚珠叛主?”

  朱谷摇摇头,说:“这倒未必,瑚珠碧珠两姐妹从最开始就一直跟着我,这么多年来从没见她有过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我倒是觉得,可能她也是被强迫的,或是被人拿住了把柄,又或者她根本就是被当做了替死鬼。”

  绯颜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瑚珠跳湖一事疑点太多,我恐怕那个目击的小太监很有可能会悄悄消失,回头我会找人盯紧他的。”

  朱谷点点头,她忽然看了一眼窗外,外面人来来回回地忙碌着,印月馆的内侍宫女们许多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个个站在走廊上看着外面惊恐地讨论着。朱谷示意绯颜靠近点,她说道:“瑚珠出事,碧珠作为她的亲妹妹不会什么都不知道,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回头有机会,我也会从碧珠那里下手,看看能不能知道点什么。”

  绯颜看了一眼窗外,碧珠正站在走廊上,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她的手握着拳放在身侧,一动不动地看着院子里的一切。

  “嗯,你自己小心应对,这段时间我能过来肯定也不方便,苦了你了。”

  绯颜傍晚的时候才从印月馆出来,从屋内出来便看到院内一应盆花事物都被搬走了,各个大门小门都被封住,都有侍卫在门口守着。

  绯颜和芙焉一起向门口走去,门口的侍卫见到她们抱拳行了一礼:“云妃娘娘。”

  绯颜点了点头,问道:“这位大人,不知本宫以后还可否来印月馆,可否送东西进来?”

  侍卫抱拳退了一步,说道:“末将不敢,皇上有令,云妃娘娘可以进出印月馆,但是东西……皇上说娘娘懂得分寸。”

  这是要她不要太张扬太过分了吗?

  绯颜叹了一口气,冲那侍卫首领道:“多谢大人。”

  “恭送娘娘。”侍卫首领拱手,旁边的小侍卫将门打开,绯颜扶着芙焉的手出了印月馆,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朱谷站在房门外,身旁站着红拂,孤单萧瑟的样子。印月馆的大门关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