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死无对证(2)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2056 2019.07.08 23:59

  罗幕吃了一惊,内侍们已经把尸体打捞上来了,罗幕过去检查了一下,已经死透了,不过死了没多会儿。

  “谁发现的?!”罗幕站起来对视着一众内侍问道。

  内侍们一个个垂着头,站在那里大气不敢出,半晌才有一个小个子瘦瘦的小太监站出来:“回大人,是奴才发现的。奴才是宫后苑的洒扫太监,今天例行清理荷塘中的落叶,却不想看到了一具尸体……”小太监看起来很害怕,说到尸体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

  罗幕环视了一下四周,这个湖周边没有防护,加之水边苔藓旺盛,踩在上面很容易滑下去,然而……瑚珠死了没多久,按理说小太监发现的时候瑚珠应该还没死透,她怎么会不挣扎呢?

  “你看到的时候,人就已经死了吗?”罗幕问道。

  小太监脸色一白,犹豫了一下,罗幕当即瞪了他一眼,厉声道:“这么快你就不记得了吗?!快说!”

  “大人饶命!”小太监慌忙跪下,“奴才……奴才看到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

  小太监眼神躲躲闪闪,罗幕见状一摆手,身后的两个内侍上前将小太监按倒在地:“此人死了一刻钟都不到,你看到她是在水里的时候就是死的了?此事事关重大,你胆敢欺瞒,还是你想亲自与皇上解释此事?!”

  罗幕不过十几岁的姑娘,只是作为言衡的双影卫,自乱世起就独自承担责任,早已练就了一身气魄,此刻横眉冷对,竞吓得小太监几欲失禁。

  小太监扑倒在地上膝行过来跪在罗幕脚边,罗幕低头睨了他一眼,冷声问:“所以现在想说实话了吗?”

  小太监慌忙磕头,一边磕一边说:“奴才说,说!奴才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湖边,然后就跳下去了!奴才以为她是不小心落水,就伸了杆子去救她,结果……结果她不接,奴才这才怀疑她是故意跳湖的。奴才不会水,于是去找人捞她,结果回来她已经死了。”

  罗幕轻轻倒吸一口气,瑚珠此刻跳湖,那简直是佐证了月姬是主谋。她心里思绪万千,最后却只是摆摆手,对人说:“把他们都带去香含宫,把瑚珠的尸体也抬上。”

  不再管那几个太监的哭冤,罗幕带上人便往香含宫去了。

  香含宫里,绯颜躲在暗处目送走了门口的娴妃和妍婕妤之后,才又悄悄转了出来,然而当她刚想走过去再听听里面的动静的时候,却见外面罗幕领着人回来了。绯颜仔细盯过去,想看看瑚珠的神情,然而人过去了,却没见他们中间押着瑚珠,绯颜正疑惑,就见最后面两个人抬了一只担架,远了看隐约能看见担架上放着一个人,身形有点像瑚珠。

  “芙焉,你看见刚刚那个……可是瑚珠?”绯颜问身旁的芙焉。

  芙焉也有点吃惊,听见绯颜问她才看着绯颜低声道:“像是瑚珠,娘娘,瑚珠若是死了,可就死无对证了。”

  绯颜的神色严峻起来,联系一下前后,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针对月姬的,是她们太大意了。

  “芙焉,走,咱们进去。”

  绯颜迈开步子就想进去,结果被芙焉拦了下来:“娘娘,您这样贸然进去,不但帮不了月姬还会把您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上,请您三思啊。”

  绯颜攥拳锤了墙一下,恨恨地道:“再等一会儿看看吧。”

  罗幕带着人到了门口,把人和尸体都刘在了门口:“你们在外面候着,看好他们。”说罢就独自进去了。

  屋里的人一个个都正襟危坐等着人会来,刚刚画衣已经把送膳的几位侍女带了进来,只等瑚珠会来对峙,罗幕一进去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几个人盯着罗幕,仿佛看见了她带来的瑚珠一样。

  罗幕冲言衡和皇后行了一礼,然后说道:“皇上,奴婢奉命去带瑚珠,然而瑚珠并不在印月馆,奴婢按她们说的找出去,最终在采莲湖发现了瑚珠,不过……”罗幕语气微微一滞。

  言衡听出了其中意味,厉声问道:“不过什么?”

  罗幕说:“不过瑚珠已经死了,奴婢把现场所有的内侍太监都带来了,有一个是第一个发现瑚珠的洒扫太监,现正在门外候着。”

  听说瑚珠死了,言衡也有些吃惊,他看了月姬一眼,正对上月姬有些慌乱的眼神。言衡又回过头来看向皇后,与皇后交换一个眼神后,他摆摆手,说:“带进来。”

  罗幕退出去把人都带了进来,几个太监都跪在地上吓得战战兢兢。言衡正低头撇着茶沫,他喝了一口茶,把茶盏盖起来放到旁边,问道:“谁第一个发现了瑚珠的尸体?”

  那个小太监抖得像个筛子,上前习性两步,说道:“回皇上,是奴才。”

  “你是怎么发现瑚珠的尸体的?”言衡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淡而有些微冷,听不出情绪,没有喜怒。

  小太监跪倒在地上,颤巍巍地说道:“这……这……”

  他身后的罗幕闻言在后面踹了他一脚,喝道:“皇上面前也敢造次,把你的实话都说出来,否则……”

  小太监这才不敢继续欺瞒,立马说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回,回皇上,奴才是宫后苑采莲湖的洒扫宫人,今天例行清理水中落叶的时候发现有人站在水边,没一会儿就听见扑通一声,她就掉进水里了,奴才慌忙用杆儿去救她,可她像是存心想死似得,挣扎着就是不抓,奴才见不行就去找人想把她捞上来,但回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死了,浮在水面上,这我们才把她给打捞上来的。”

  说着言衡便命人将瑚珠的尸体抬上来。瑚珠是刚死,也没被水泡多久,这会儿看起来除了湿漉漉意外还是有几分清秀的那个瑚珠。几个来凑热闹的妃嫔看了脸色都吓得苍白,胆子小的像韩姬那样的,已经扭过头去捂着嘴差点要吐出来了。

  月姬也是面色苍白,她紧紧地盯着地上躺着的人,怎么也想不到这人半个时辰前还跟在她身旁,此时已经躺在这冰凉的地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