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秋至(2)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2070 2019.07.20 00:58

  娴妃从小到大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她是家里的嫡长女,倍受父兄宠爱,况且家里之前虽没有为官的,但一直都是富商之家,如今哥哥又是在朝为官,位在二品。她在宫里虽不受言衡宠爱,然而凭着家室,凭着早入宫,也是正三品四妃之一,是目前宫里唯一可以和云妃抗衡的妃嫔,如今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婕妤教训了?

  “妍婕妤,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娴妃一口气滞在胸口,气的脸通红。

  妍婕妤放下手里的莲子,抬头看着娴妃,说道:“娘娘,您应该倚仗什么,什么才是最要紧的东西,您还不清楚吗?”

  娴妃待生气,却又猛地觉得妍婕妤话里有话,于是忍住怒气,问她:“你这话什么意思?”

  妍婕妤手指轻轻叩击桌面,一边敲一边说:“娘娘如何不知,皇上看中娘娘的父兄,如何不知,这后宫中,只有皇嗣才是永远的保障。”

  娴妃皱起眉头,心中已有决断。

  圈地案查了这许久,沈卫此次禀报,说事情初现眉目,只是事情牵连甚广,还需时间。沈卫走后,言月又入宫来,二人也说起了圈地案的事情。

  “圈地案查了这么久,已经不单单是圈地这么简单了,皇兄,你猜这背后能牵扯出多少事情来呢?”言月和言衡坐在窗边的桌前喝着茶说着话。

  言衡举着杯子在空中,看了一眼杯底,那是官窑烧制的粉青釉的瓷杯,釉层薄而瓷质微透,透过光看像是自己会发光一样。官窑位于城郊靠近淄城的黄陇村,土也是取自附近的土地,是以周边的村民春秋种栗或麦,冬天便会去官窑打些零工。如今圈地已经蔓延至了黄陇村,如今到了秋里种下的麦子刚刚发了新苗,地就突然被收走,并地的人声称土要用来烧瓷,种的东西都被挖掉,以至于村民都无粮可收,恐怕这个年也过不好了。

  “我前几日去黄陇村调查只见当地百姓皆聚于村头,官窑一时也要不了那么多人,村民大多无事可做,寻衅生事之人蠢蠢欲动。”

  言月和言衡说着最近他偷偷调查的结果,言衡终于放下了那个杯子,看了言月一眼,说:“村民寻衅生事也是因为无事可做,圈地着压榨百姓,以致社稷不安,实在可恶。”

  圈地案自从移交大理寺和工部审理后进展一直不快,加之工部侍郎虞季晨背后的虞家本来就是疑似的涉案者,言衡于是暗中命令言月偷偷调查,这次言月从黄陇村回来,特意进宫一趟,将所见所闻禀报了一下。

  “来得时候见皇兄准备走,怕是有佳人相约,臣弟来得不巧。”事情说完了,言月颇有深意地一笑,开始调侃言衡。

  言衡不出所料地白了他一眼,反问道:“知道来得不巧,事情说完了还不赶紧走?”

  言月一脸无奈的表情,说道:“皇兄果真是不给面子,看来今夏入宫的美人们的确有十分好的,勾住皇兄的心了。”

  言衡笑骂一句滚出去,言月便顺势站起来,准备告退了。言月离开之后言衡便去更衣去后宫了,青霭早已准备好轿辇,一行匆匆赶到了宸云宫。

  宸云宫外,绯颜携秋昭容在外面迎着,言衡免了她们的礼,欣喜地说道:“看来朕来得好巧,倾儿也在宸云宫。”

  秋昭容笑了笑,说道:“嫔妾来陪姐姐说说话儿,顺便蹭姐姐宫里小厨房的饭吃~”

  秋昭容虽恬淡温和,但毕竟是十几岁的少女初为人妇,举手投足虽是大家风范,偶尔还会有些天真烂漫的时候,言衡最喜欢她这种介于少女与少妇之间的奇妙的感觉,加之秋昭容饱读诗书,言谈中也颇有自己的见解,是以言衡很喜欢和她说话。

  “绯颜的小厨房做的东西,有些甚至尚食局都做不出那个味道来,勾得别人总往这边跑。”

  绯颜瞥了他一眼,笑道:“皇上自己嘴馋,还怪嫔妾这里的吃食,真是无理取闹。”

  三个人说着话进了院子,路过印月馆大门的时候言衡也没有看过去一眼。不过印月馆如今这个门外面没有人把守了,言衡终究还是觉得一队队人带着刀守在宸云宫内难看,叫裁去了一半人,所有人都撤到里面去了。婧贵人对这一决定颇有微词,不过看到言衡并没有因此而放过朱谷也算能忍下这口气。后宫里做贱人比害人容易多了,纵使朱谷有绯颜护着,总也受了不少婧贵人等的糟蹋。

  绯颜三人进了俪云轩坐下,青霭与绯颜和秋昭容的两位侍女都退到了门口,留三人在屋中说话。言衡与绯颜在榻上对坐,秋昭容则搬了个凳子坐在下面。

  言衡来之前绯颜正在绣花,秋昭容正教她怎么把那蜻蜓的触须绣的更活灵活现。这会儿回来坐下,绯颜又顺手拿了绣绷,一边说话一边慢悠悠地绣着。言衡凑过去看了一眼,忽地透过那个视角看到了绯颜衣摆上绣的桂花。

  绯颜今天穿了一浅鹅黄色立领斜襟的短衫,藕荷色的软缎长裙,上衣的衣襟上绣了疏疏几支桂花,裙子的襕上是折纸花样的桂花织金,整一身看起来都非常的娇嫩。这样的绯颜甚是少见,言衡于是笑问道:“从前不见你穿这样娇嫩的衣服,如今看来也十分好看。”

  绯颜抬头,笑道:“臣妾是觉得,总穿那些蓝啊紫啊的,老气得很,连带的真个人都老起来了。到底不是年轻的妹妹们,这种鲜嫩的颜色,再不穿就真的老了穿不得了。”语罢,她冲秋昭容一笑,秋昭容也笑着反驳了一句。

  “娘娘看起来不过双十呢。”

  言衡也说:“是啊,你如何能算在快老的一列中呢?这叫母后如何自处?”

  绯颜听到言衡说起太后,便是一笑,说:“臣妾如何能与太后娘娘相提并论呢。”

  秋昭容目光在两人脸上溜了一圈,然后捻了一枚樱桃吃,笑道:“皇上这就觉得娇嫩了吗?皇上不知道,当初做这件衣服的时候,姐姐非要在衣角上再绣上双兔子,说是这样才能与桂花相称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