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鸩鸟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2098 2019.06.25 14:00

  正在这时,蕙芷从殿外走了进来,见到两人便行了个万福,抬起头来看了绯颜一眼,柔声道:“婧贵人那里出事了。”

  “哦?婧贵人怎么了?”言衡本来在低头看桌上绯颜描的一张金帖,闻言才抬头看向蕙芷。

  蕙芷躬身说:“婧贵人今儿一早就身子不爽,刚刚突然就晕过去了。”

  “朕去看看婧贵人。”在绯颜还在思索婧贵人为何突然晕倒的事情时,言衡已经站起了身。

  绯颜想也不想就跟着站了起来:“婧贵人这病来得突然,皇上应该去看看,臣妾也要去的。”

  言衡忧心婧贵人,也没有推辞,两人一同出了俪云轩,向香含宫走去。

  香含宫是东西六宫中最清雅漂亮的宫室了,宫中遍植栀子与海棠,花圃里还有金桂与兰花、腊梅,一年四季香气四溢,故名香含宫。香含宫如今只住着两位妃嫔,主殿是新入宫的秋昭容所居,而婧贵人则居住在东配殿的碧萝轩。言衡和绯颜到了地时候,碧萝轩外已经有不少人在了,她的内侍刘允紧张地侯在殿外,看见言衡与绯颜赶来就匆匆迎上前。

  “皇上万安,云妃娘娘万安。”

  “免礼,你们主子怎么样了?”言衡显得略显焦急,刘允则已是满头大汗了。

  “回皇上,太医还在里面,还不知道怎么样?”内侍尖细的声音更扯得人心里躁得慌,言衡只是询问却未曾看向殿门,绯颜便知他内心并非真正的焦急。

  “怎么会这样?”绯颜皱眉斥道,“当时有谁在旁?”

  话毕站在不远处的一位茜红色宫装地女子走过来跪下行礼道:“回娘娘,是嫔妾。嫔妾正在与婧贵人赏花,不知贵人为何突然晕倒。”

  那便是与婧贵人同住的秋昭容,他这一出声,吸引了言衡的目光。以言衡的记忆自然忘不了那是那天在犹人阁外所见女子,只见她今天的穿着比之那日更加鲜艳一些,也显得人更娇俏起来。

  言衡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了几分,淡淡道:“你先起来吧。”

  半晌,太医才从内里出来,擦了擦汗,上前对言衡与绯颜道:“回皇上,贵人主子已无大碍,大概很快就会醒了。”

  后宫风吹草动瞒不过六宫妃嫔,此时婧贵人晕倒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后宫,众多妃嫔虽不知是何心思,但毕竟要来瞧一瞧。皇后作为一宫之主,此时也闻讯赶来。碧萝轩外,位分低的妃嫔只能在门外等着,只有皇后与娴妃径直进去了。

  “皇上万福金安。”皇后与娴妃向皇上行了礼,便也只是站在一旁了。

  “皇后也来了?”言衡对于皇后与娴妃的到来很是冷淡,只淡淡一句,别无他言。

  皇后又一福身,道:“是臣妾听说婧贵人出事了,就赶来了。郑太医,婧贵人这是怎么了?”

  郑太医正紧张,听闻皇后问,忙道:“贵人主子最近吃的药中被人动了手脚,用一些药性很烈的药代替了原来的药材,这药一两次吃下午无事,但长久下来,会使人身体虚弱,一时倒是无妨,只是经年累月下去……这人便会渐渐衰竭而死。”

  此话一出,众人都默了,一时间悄寂无声。

  半晌,言衡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谁干的?”又是一阵沉默,言衡才道:“是谁负责给贵人煎药?”一位小宫女怯生生地上前:“是奴婢。”

  还未等言衡继续问下去,内室便有人出来禀告:“皇上,主子醒了。”

  婧贵人正躺在床上,玫红的锦被盖在身上,只露出了上面杏黄色单薄的小袄。因着这段时间久病不断,她的脸色很不好看,就连嘴唇都是没有血色的,眼下一片青灰,看起来十分憔悴。她见言衡进来便止不住啼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样子,好不委屈:“皇上!有人要害死嫔妾啊皇上!”言衡见状忙上前搂住了她安慰道:“淑儿别怕,朕在这里,没人敢害你。”婧贵人倚在言衡怀里,嘤嘤地抽泣,言衡还问了她两句,他都哭着说不清话。

  皇后和娴妃此时也进来了,先是安慰了婧贵人几句,最后也少不了问两句:“婧贵人,你可知道是何人要害你?”

  婧贵人哭哭啼啼地说道:“嫔妾不知,嫔妾素日与旁人皆无仇无怨,是谁,是谁想害我呀……”言衡的脸色并不好看,听到这话便冷言道:“把那个宫女叫进来。”

  青霭依言出去,带了先前那个煎药的小宫女进来。

  一见她进来,婧贵人便克制不住的恼火,几乎要扑上去似得厉声问道:“是谁?是谁指使你害我?!”眼见婧贵人的面容扭曲,已经十分可怖了,绯颜忙上前一步,安抚道:“妹妹别着急,皇上必会揪出真凶,还你一个公道的。”

  言衡欣慰地看了绯颜一眼,又转向那小宫女问:“是你负责取药与煎药的?”

  小宫女跪着,身子一缩怯怯道:“奴婢只负责煎药,药都是娘娘身边的紫玲姑娘亲自拿的。”

  言衡问道:“紫玲在哪儿?”忙就有人去传紫玲,空档里,言衡悄悄招了青霭来耳语道:“去查查她和那个紫玲的来历。”青霭得令,躬身便出去了。

  不一会儿,紫玲就来了。这紫玲虽说是个丫鬟,倒也颇有几分姿色,身上的衣饰也不似寻常宫女儿一般普通,像是大宫女或女官。

  言衡问她:“贵人的药都是你去取的吗?”

  紫玲答道:“是,奴婢是主子的陪嫁侍女,所以主子的药都是奴婢去取。”

  “那近几日去取药时可有异常?这要自你到贵人这里,都经过了什么人的手?”言衡又问。绯颜看到他又在转动手上的扳指。言衡有这样的习惯,就是在思考的时候习惯转扳指。

  紫玲思量半晌,摇头:“没有,奴婢将药取回来后便交给玉茹了,之后经过了什么人的手,奴婢便不知了。”

  一直不言语的皇后此刻忽皱眉问:“你既身为婧贵人的贴身侍女,刚刚为何不在贵人身边伺候?”

  紫玲一顿,看向婧昭仪。

  婧昭仪忙说道:“皇上,是嫔妾让她到月姬姐姐那儿去了一趟。”

  言衡点了点头,对紫玲说了句:“你起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