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秋至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2045 2019.07.17 23:30

  秋昭容看着绯颜,眼中全是关切,她说:“所以娘娘,您一定要小心啊。”

  绯颜定睛看向秋昭容,她与秋昭容并不算十分相熟,秋昭容入宫半年,从不与人为恶也不太热切于与人交好,唯一肯主动示好的便是绯颜了,从琴谱那次开始,秋昭容时不时也会来绯颜宫里坐坐,不过也不过说说话,从没有依附之意。

  “秋昭容。”绯颜忽然说道,“你为什么要来告诉本宫这些呢?”

  绯颜的疑惑秋昭容早有准备,她笑了笑,说道:“嫔妾说是因为喜欢娘娘,娘娘可信?”

  “嗯?”绯颜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秋昭容说:“嫔妾第一次见娘娘便觉得娘娘面善,与娘娘认识之后觉得娘娘与后宫众人不同。或许是投缘吧,其实嫔妾也不知道为什么。”

  外面的侍女仿佛是摆好了第一批书,正进来准备拿其他的书。门口“放风”的落雪轻咳一声,芙焉温柔的声音便响起来:“大人这是一次全部晒出去吗?”

  女官笑道:“是啊,今上午太阳好。啊,如果云妃娘娘和秋主子要看书,我们就先不拿那个书架了。”

  里面的两个人闻声走出来,女官和一众侍女纷纷行礼:“见过云妃娘娘,秋昭容。”

  绯颜抬了抬手,示意她们起来。

  “你们既要晒书,我们便不打搅了,改日再来寻书。”绯颜说罢携着秋昭容的手一同走出了元元楼。

  绯颜和秋昭容出了梨香阁便往西六宫走去,秋天的日头好,头晌午天气逐渐暖和起来,绯颜穿在外面的比甲就有些热,刚刚出来的时候经过一间小亭,绯颜就说进去换一下衣服,秋昭容自然没有不可,两人便进去,换了衣服顺便在其中坐一坐,自有宫女奉上茶来。

  “昭容今日特意来告诉我这些,无论是为了什么,我都感谢你的这些话。”绯颜端起杯盏来揭盖看了一眼,撇了撇茶沫说道。

  秋昭容却说:“娘娘无需谢嫔妾,嫔妾也只是心有不安,说出来,就安心了。”

  秋昭容看着绯颜放下茶盏低头捋了一下衫子衣袖上的褶子,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她笑道:“昭容的心意,本宫心领了。只是,昭容如何知道本宫常来元元楼,还特意找过来的呢?”

  秋昭容斟酌了一下说道:“是吴贵人所说。”

  绯颜微微垂眸,淡淡地说道:“那你可知,元元楼是皇上常来的地方,本宫也不过偶尔前往?”

  秋昭容惊讶地微微抽气,问道:“娘娘说的,是真的吗?”

  绯颜看着她的眼反问:“本宫有必要骗你吗?皇上最不喜欢后宫之人探听他的行踪,你若真的撞上了皇上,不知是福是祸了。”

  秋昭容微微眯起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叹了一口气:“我竟以为,她只是骄矜一些……”

  看着秋昭容愁思满面的样子,便知她实在从没疑心过这样一件小事上吴贵人还给她下了个套。后宫新入宫的诸位妃嫔中,绯颜的确比较喜欢秋昭容,既然她也如此示好,又恰逢月姬被困,绯颜身边也需要一个帮持的人。绯颜心念一动,微笑对秋昭容说道:“本宫出来前宫里准备了杏仁豆腐和桂花糖蒸新栗粉糕,昭容可愿去小坐?”

  “娘娘盛情相邀,嫔妾怎敢不从?”秋昭容望着绯颜微微一笑,两个人便携手向俪云轩走去。

  眨眼间中秋已过,冬天渐渐到了,宫后苑的花都凋零了个干干净净,梅花尚未开放,一片光秃秃地。朱谷已经被禁足宫中近两月,婧贵人自此便安安妥妥,再无异样,众人因此便更加相信就是朱谷所为。绯颜曾派人调查那个发现了朱谷尸体的小太监,但是那个小太监在事后不久就犯了错被罚到了掖庭局,没多久掖庭局的房舍间穿了疟疾,小太监便死在了这次疟疾中。

  这一场疟疾来得突然,就连后宫都难免被波及,香含宫和倾月宫都有宫女染上了疟疾,婧贵人因为怀孕容不得出事,于是便搬离了香含宫,去了熙和宫霁月轩,随后又因怀孕而被晋封为婧姬。熙和宫原本只有吴贵人一人居住,如今婧姬一去,居然直接入主了主殿,听说吴贵人对此颇为不满,但是很快这一举动就遭到了言衡的训斥,吴贵人连续被罚两次,终于稍稍安分下来了。

  自从婧姬搬去了熙和宫后,香含宫中便只剩下了秋昭容一人,秋昭容自从那次之后便常去宸云宫走动了。

  娴妃在朱谷被降位的事上一点都没能动上手,没想到竟坐享其成,坐看朱谷自己摔下马来,娴妃当时高兴得不行,娴妃把绯颜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只要能伤到娴妃,她自然乐见其成,更何况朱谷是绯颜的左膀右臂,如果能顺势拖绯颜下水,那更是最好不过的了。然而谁成想,朱谷被禁足了,绯颜不仅没有被牵连,甚至更得皇上垂怜,哪怕每次都能看到被封锁的印月馆难受,言衡去绯颜宫里的时候也有三分。

  更让娴妃气愤的是,秋昭容不知何时开始与云妃交好,常常跑到她那里去了。

  秋昭容虽然没有倾国之颜,可胜在恬淡温柔,言衡喜欢和他说话,便更加喜欢去宸云宫。

  “你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又有什么用呢?皇上还不是不过来看你。”碧玺宫中,娴妃的宓云殿内,娴妃和妍婕妤闲闲地靠在桌旁,娴妃看着妍婕妤安安静静剥莲子的样子,很是气愤,忍不住骂道。

  没想到妍婕妤也不生气,把一枚干净的莲子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片刻咽下才反笑道:“娘娘家财可顶半个晋朝国库,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在这里和嫔妾说话而已?”

  娴妃没料到妍婕妤会这么说她,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瞪着眼怒道:“妍婕妤!你是要造反吗?!”

  妍婕妤拍了拍手上的莲子壳屑,冷笑着说:“娘娘生气,不过是因为嫔妾说对了,戳到了娘娘地痛处,娘娘若是真的想要皇上过来,要想办法,而不是在这里骂嫔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