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南平爱妾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1950 2019.07.01 14:00

  寝殿内,屏风外,秋昭容坐在一只黄花梨牡丹团刻三脚凳上,绯颜和梁小媛则对坐在榻上。

  三人坐下,兰若便上了茶来:“不知昭容娘娘喜欢什么,但娘娘是北地人,想必会喜欢六安茶。这是今年新供的六安瓜片。”

  秋昭容温柔颔首,对绯颜道:“娘娘身边的人也都如娘娘一般周全和善。”

  兰若微微一笑,将令两杯茶放到了绯颜和梁小媛面前。

  秋昭容看了她的陪嫁侍女落雪一眼,落雪便将一卷古琴谱捧了上来,奉到绯颜面前。绯颜翻开书看了一眼,仿佛是有些惊喜的样子,连忙要芙焉去取她的琴来。

  芙焉将琴抬了上来,两个人说了一会儿琴。

  说着说着绯颜像是累了,又坐回了榻上,秋昭容问道:“妾身可以试试娘娘的琴吗?”

  绯颜自然没有不可。秋昭容坐在琴前,对着琴信手弹拨几下,并不什么曲子却又似是什么调子,而绯颜则坐在榻上,靠着一只彩锦如意菊纹手扶看琴谱。梁小媛则拿了桌子上描好的绣花样子来看。但她看得并不投入,搭在桌上的另一只手还随着秋昭容的调子轻敲桌面。

  过了一会儿,三个人也说起闲话来。

  “婧贵人最近还好吧。”绯颜话说得心不在焉,连头都没怎么抬。

  秋昭容手中一顿,那悠扬的曲调便断了,但也仅仅是那一瞬间的停顿,随后琴声又一次响了起来,伴着琴音的,是秋容华轻飘飘的嗓音:“贵人很好,贵人的胎也很好。”

  秋昭容话里的意味颇深,绯颜竟一时捉摸不透,只是笑着说:“到底婧贵人的命好,这孩子来得是时候。她这番有孕,必是要晋一位的,若再生了皇子,便可一跃成为九嫔之一了。”

  秋昭容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绯颜一眼说:“娘娘这话说得是,也不是。婧贵人有皇上的宠爱,孩子迟早会有的。”

  绯颜也听说因为婧贵人的胎,言衡妹妹去了香含宫,总是会被婧贵人招了去,秋昭容虽平时看起来温和有礼,总也不会没一点脾气。她于是不轻不重地安慰道;“妹妹天资聪颖,气质不凡,皇上也很喜欢妹妹。”

  秋昭容微微一笑,却又并没有回应。半晌,她手下一动,室内重又想起了琴音。然而这次只剩下了琴声,伴着一旁珐琅垂耳香尊中飘出的袅袅香烟。

  而此时,刚刚一直看花样没有动静的梁小媛突然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漫不经心说:“难得婧贵人的胎这么好。”

  秋昭容仿佛没听清,停下手来看向绯颜疑惑道:“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梁小媛笑而不语,绯颜也仿佛仍没听见似得,目光却飘向了右手手腕上戴着的蛇形金镶宝镯子。那蛇的是头衔尾的姿态,那蛇雕得栩栩如生,每一片蛇鳞都看得清,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只镯子是曾经她与言衡大婚之时,南平王言祁送的。彼时言衡是晋国之王,而言祁只是一位王子,且在之前,他与大王子言墨为一伍,后来言墨宫变失败,言祁转投了言衡麾下,晋云两国大婚之时,他也作为晋国的公子送上贺礼。后来言祁逐渐用行动去得了言衡的信任,虽曾经有过很多不愉快,但是在新朝建立之时,他仍旧被封了王。

  听得秋昭容的疑惑,绯颜唇角微勾,淡淡道:“靖王妃是说,婧贵人本是南平王言祁府上的舞女,自小就要束腰,怕是伤了身子。现在看来,倒是她多心了,婧贵人的胎一直很好,听太医说胎心非常强健,恐怕是位皇子呢。”

  梁小媛笑得十分有深意,她有些疑惑似得说:“说起来我倒还记得当初,婧贵人可是南平王府最美的舞姬,也号称我王城第一舞姬。人人都传南平王对这个舞姬宠爱有加,可能会把她纳为侧妃,却不想……南平王很是舍得呢。”

  梁小媛突然地提起南平王来,又说了这么多话,面对秋昭容这么一个并非知根知底的人来说,实在是说得有些多了,她于是端起茶杯来,淡淡地道:“不过一个舞姬而已,南平王有何不舍?”

  接下来竟沉默了下来,梁小媛没说话,秋昭容仔细瞧了她们的脸色,却并没有什么异常。又过了多半晌,绯颜才重新道:“这琴谱本宫很是喜欢,昭容能否借本宫看几日?”

  秋昭容平静的眸中露了一分喜色,忙站起来福身说:“娘娘喜欢是臣妾和这琴谱的福气。”

  绯颜一笑,都是聪明人,话也不必多说。

  秋昭容又坐了一会儿,然后便道天色不早,拜别了她们回去了。虽然并不十分相熟,但绯颜对秋昭容总有种莫名的喜欢,大抵她的性格恬静,让人舒服。她本想多留秋昭容一会儿,但因为晚上言衡还要在湖心亭设宴,便最终没有留她。

  秋昭容走了之后,梁小媛便对绯颜道:“长姐怎么看?”

  梁小媛在出嫁之前,绯颜便提了要认她为义妹的事情,梁小媛自为将为臣之时便对绯颜无比的信任与尊敬,如今能被绯颜认成义妹,她自然只能是欢喜了。那天她特意入宫了一趟,作为绯颜的义妹进宫见一见绯颜,自那天之后,她便改称呼绯颜为长姐了。

  绯颜将琴谱交于一旁侍立着的芙焉,漫不经心地抬头道:“什么怎么看?后宫之中你来我往本是常事。”

  梁小媛笑着摇头,说:“我虽性子直,但也不傻,看得出那秋昭容很喜欢长姐,而长姐留下这本琴谱,便是有意再邀她前来。”

  绯颜轻笑,说:“你也有长进了。秋昭容……是个聪明人,我喜欢和聪明人做朋友。”

  不一会儿,画衣过来禀报,说皇上已在湖心亭设宴,请绯颜与靖王妃前往湖心亭参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