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卧听南宫清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卿卿

卧听南宫清漏长 人字伶仃 2011 2019.07.12 23:39

  芙焉扶着绯颜从印月馆回了宫,俪云轩内,众人都一致噤声,不敢去触霉头。兰若端了新泡的茶来,放下之后便留在了屋里。

  “都安排好了吗?”绯颜撇着茶沫问道。

  兰若躬身道:“都安排好了,娘娘。印月馆那边奴婢也都打点好了,不会委屈朱采女的。”

  “嗯。”绯颜有些疲倦地点了点头,冲兰若招了招手,兰若便过去帮她按了按头。

  “娘娘最近忧思过多,实在应该好好休息休息,不如叫太医来瞧瞧,为娘娘开点安神助眠的药吧。”兰若一边按一边低声劝道。

  绯颜嗯了一声,却说:“不必了,但凡问了太医,没病吃几副药下去也要吃出病色来了。你叫人去做碗燕窝来,浇上牛乳。”

  兰若嗳了一声,出去吩咐人了。

  绯颜一手撑在下巴上低头闭着眼养神,大抵最近真的忧思过多了。她今日在香含宫外从头听到尾,这次的事情一环套着一环,从头到尾一点点把朱谷套了进去,或许上次的事情就已经是在铺垫了,她们竟就这样跳了进去。会是婧贵人吗?她真的会这样不顾自己的身孕,拿自己和孩子的性命来陷害她们吗?绯颜自问她们之间恐怕没有这么大的仇怨。

  “唉……”绯颜痛苦地叹了一口气,想得越多头越疼的厉害,但是今天的事情又让她不能不去想,正觉得头疼欲裂,她忽然觉得一个人站到了她身旁。绯颜没有去仔细探查那是何人,只当是兰若回来了,或是芙焉进来了,于是她说:“来帮我按按头。”

  那人又上前走了一步,站到了她身侧,然后伸出手来轻柔地帮她按起了头。绯颜觉得很是舒服,一时疼痛散去不少,她闭着眼坐在那里,心里嘀咕着这不像是兰若也不像是芙焉。或许是蕙芷,绯颜这么想着,微微睁开眼。

  眼前是月白团龙戏珠剑袖的家常袍服,系着五色丝编珠丝绦,长长的穗子落在衣角上,上面还错落不齐地坠了红玛瑙的珠子。

  “啊——”绯颜吓得差点跳起来,这一动便从对方手里脱了出来,她一抬头,就看见了言衡带着笑意的脸。

  “卿卿可觉得舒服点了?”他笑得眼睛也微微眯起来,平时严肃久了稍显冷漠的面容忽然柔和起来。他脱口而出一句“卿卿”,过后又想到什么似的,笑容微微一僵,但很快又笑了起来。

  绯颜也被他一句卿卿叫的有点发懵,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她居然叫言衡给她揉头。

  “皇上。”绯颜忙从榻上下来行礼,然而身子还没有矮下去,就被言衡扶住了。

  “好了,就我们两个人,无需多礼。”言衡拉着绯颜的手到榻上坐下,绯颜有些微恼,说:“外面的人怎么回事,皇上来了都不通报。”

  言衡拍了拍她的手,说:“好了,是我不让他们通报的,一进来看见你不舒服,现在可好点了?”

  绯颜低头,说:“好多了,多谢皇上关怀。不过臣妾知道皇上怜惜臣妾,可礼数不可废啊。”

  言衡抬眸看她,笑问:“绯颜这是要和我生分起来了?”

  绯颜目光往旁处一移,有些赌气似得说道:“皇上不必对臣妾这么好,皇上对臣妾越好,她们只会越记恨臣妾。”

  言衡只当她听了吴贵人的话心里不舒服,拉过她来安慰道:“绯颜,吴贵人无知,我已经罚过她了。”

  一瞬间绯颜脑子里思绪万千,朱谷刚刚被禁足,她又是那样张扬地把她带回来的,言衡此时来看她,究竟只是来看看她的,还是想得到她一点什么态度?思及此,绯颜终于不再拗着不肯顺从言衡面对他,转过身来,看着他。

  “皇上这话说得,好像臣妾在拈酸吃醋,与吴贵人过不去似得。”

  言衡看着她,笑道:“我知道你不是,只是朱谷一事,哪怕我处置了吴贵人,你终究在怨我,是不是?”

  绯颜看着言衡的眼睛,那双眼睛很漂亮,锋利的眼尾不笑的时候如同刀子一般割人,笑起来的时候却也如同春光乍泄一般的温和。言衡的笑没有直达深处,绯颜莫名想着,若是那个人,言衡是不是也会这样抱着怀疑,审视她。不过,恐怕那个人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以此事目前所能查到的线索来看,只有朱谷这一种可能,所以皇上必须处置朱谷,否则难安后宫,臣妾虽不信朱谷会做出如此事情,但也是无话可辩解。不过臣妾相信,如果她是有人蓄意做的,那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相信将来,皇上定会还朱谷一个清白。”

  言衡闻言又笑起来:“你倒是很坦诚。”

  绯颜从小几上拿起了那只玉梨花,举到眼前比着糊窗的蝉翼纱上的折纸梨花,她轻轻歪头,笑道:“皇上喜欢臣妾坦诚,不是吗?”

  言衡微笑着从她手里将那支玉梨花拿了过来,说:“我更喜欢你开心,绯颜。”

  绯颜收回了空无一物的手,说道:“皇上高兴,臣妾就高兴。”

  正说着话,芙焉便端着燕窝从外面进来了:“娘娘,今岁新供的血燕,内府局刚送来,娘娘尝尝。”

  血燕端上来,言衡忽的吸了吸鼻子,说:“唔,好香。”

  绯颜抬头看他,有些茫然,还是芙焉在旁开口解释:“皇上鼻子真灵,上面除了牛乳,还浇了茉莉樱桃酱,是娘娘亲手做的呢。”

  言衡眼睛亮亮地,看着绯颜笑道:“这东西味道如此醉人,绯颜竟要独享。”

  绯颜忍不住笑出声,掩唇看着言衡道:“皇上堂堂君王,宫中御厨无数,什么美味没吃过,竟要向臣妾讨这样不入流的吃食。”

  言衡将绯颜揽入怀中,附在她耳边轻笑道:“御厨房光禄寺东西做的再好吃,终究少了一样味道。”

  绯颜从他怀里半抬起头,问道:“什么味道?”

  言衡舀了一勺燕窝送到绯颜嘴边,看她吃下之后才说:“当然是家的味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