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建设无限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谋划

建设无限空间 南来高 1666 2019.10.09 23:58

  肖景、严远两位多情宗长老在一边休息。他们自然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白师行炼丹。至于要在白师行睡着时叫醒他,随手吩咐一个弟子就行了。

  他们被白师行的异样惊动,投来不解的目光。

  肖景不禁口中问道:“白家主这是演的哪一出戏?”炼丹三十日,他们还没遇到过白师行突然说要检查丹鼎的情况。

  白师行并不答应,只是手贴在鼎上,神情严肃,内力涌动,感应鼎中变化。

  按理说以白师行的灵魂强度,自然是不能灵魂离开身体的。但是有着内力的保护,也能保持分魂与主体的联系。

  就好像曹小羊的内功修为也不高,也能醍醐灌顶,将内力运到陈北海体内,教他内功一样。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内力流动处有寄托物,比如他人身体、金属物件。能够将内力虚空打出并且保持长久控制,已然是先天手段了。

  白师行两眉拧成川字,疑惑而惊诧。鼎中一片平静,内力循环风平浪静,一如既往。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会是自己的错觉吗?

  白师行心中想着,或许是因为自己单单指挥他人炼丹,而没有亲自上手,所以产生了幻觉。可他炼丹几十年,真会产生这等谬误?

  肖景没得到答复,不胜其烦。他问起来:“白家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白师行沉默片刻,下定决心:“肖长老,我感觉炼丹途中出了些差错,想开鼎检查一下。”

  肖景站了起来,腾腾几步便闪到他面前,面色不满:“白师行,你确定你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白师行深吸一口气,选择相信自己作为一位炼丹师的直觉,坚定道:“我确定,我想开鼎检查一番。”

  肖景气得甚至面目平静下来,只是从口中挤出一个“呵”字。他认真说道:“白师行,我相信你作为炼丹大师的能力,但我作为多情宗长老,也不是你能随意戏弄的。”

  肖景口中道:“真有什么差错,我当然同意开鼎。可白师行,你能够说出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看出来白师行毫无依据,否则就不会是这般犹豫的模样。

  白师行十分尴尬,他检查了好几遍,甚至现在手还贴在鼎上,用内力查探。只是确实看不出什么问题。

  但他觉得或许是由于自己内功修为太低,只能粗略感应鼎中情况,才看不见关窍。

  肖景走到鼎前,避开孔洞处,强大的内力游走其中,感知其中状况,“鼎中内力循环情况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白师行,这就是你说的问题?我看你是炼丹太顺利了,想自找麻烦。”

  严远忽然开口道:“金丹事关重大,必须谨慎行事。我捉摸着应当开鼎视察,以防万一。”

  白师行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肖景大袖一挥,脸色阴沉:“你说开就开?云芝树柴哪里找?内功高的年轻武者哪里抓?这一根根细如发丝的铜管哪里锻造?”

  他十分愤怒:“严远你带着人去小东山劈柴?去那些穷乡恶水抓少得可怜的武者?用一双手捏出合规的铜管?”

  肖景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的。”

  炼丹事宜大部分由他主持,他最清楚其中难处。

  白师行见两个长老竟然因为自己的一个请求起了冲突,心头惶惶不安。

  况且肖景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说别的,开启丹鼎后,药力流失,这一鼎是毫无疑问地炼废了,里边的药液也要重新更换。

  能满足四十九个年轻武者生命维系需要的药液可不常见,需得他认真调配良久。

  严远也被说得发怔,转过头面向白师行:“白先生,你确定鼎中出了问题吗?”显然他也动摇了起初的看法。

  白师行也在低头询问自己,是否是之前感应出错。七截绝脉针镇封内力绝不会失手,那一百零八根铜管贯穿全身,也让他们动弹不得。

  除非是里边某个年轻天才能用意念移物,拔出了银针和铜管,才能脱困。否则决计是没有问题的。

  可意念移物,有可能吗?

  况且虽然他冥冥之中感应到出了状况,但他亲自查探几次,更是引得肖景也查探了一番,确信鼎中没有变动。

  白师行拱手低眉,喏喏道:“肖长老说的在理,便这样吧!”

  鼎中,陈北海心神集中于铜管内力之中,没有刻意留意鼎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肖景替他挡了一劫。

  当然,他自己的决策起了关键性作用,要是他再闹出动静,必定被马上发现。

  陈北海方才心念一动,催发内功,使得铜管中的内力随之运转。但他立即停下来,让内力回归平静,害怕引得外人注意。

  陈北海心知肚明,哪怕自己取回内力,将身上铜管拔出,七截针震开,也不可能是肖景、严远的对手。双方武功差距太大,自己会被几招之内打成肉泥。

  想要求得一线生机,他不仅不能立即爆发反抗,还要顺应这番炼丹行为。只是,在炼丹即将完成时谋夺造化,让本该被炼成的金丹变成自己。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继续分裂灵魂,让灵魂占据铜管网络,统摄其中内力。等到炼丹即将结束,其他武者一身内力即将被抽空时,将铜管中运行的强大内力吸入体内。

  凭借庞大的外来内力,和自身接近先天道体的肉体禀赋,冲击全身经脉,瞬间打通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内力贯通无阻,流动自然,成就先天高手。

  随后跃鼎而出,凭借一身先天内功,强势镇杀肖景、严远两个一流高手,然后屠光多情宗白衣弟子。

  这样转弱为强,用绝对的力量取得胜利,畅快无比。

  如此抢夺他人内力的行为,其实让陈北海多少有些羞愧不忍。他这是在完完全全地损人利己,吞噬鼎中武者辛苦修得的内力,无异于生啖其肉。

  只是他别无选择,与其同自己闹别扭,最后四十九人一起葬身山中,不如带着他人的内力、生命与灵魂,用敌人的鲜血洗刷这份耻辱!

  陈北海心神坚硬如铁石,默默地控制自己的灵魂。内力在鼎中循环运转,意识逐渐遍布整个空间。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来到炼丹完成之日。

  鼎外,白师行心绪不宁,只觉得自己头上笼罩着层层阴云,十分郁闷。只是他也说不清自己这份烦闷自何而来,只能继续指挥着弟子炼丹。

  他不知道的是,他炼的已经不再是一颗金丹,而是一颗魔丹。一个从地狱来到人间,想要展开残忍屠杀的恶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