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建设无限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父女交谈

建设无限空间 南来高 2305 2019.10.17 00:22

  太狠了。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陈北海心中思忖,自己有没有这股狠劲儿。应该是有的。只是,他绝不容许自己陷入只有靠自残才能存续的困境中。

  为了把命运掌握到自己手中,只有每时每刻拼命变强才行。

  陈北海平复思绪,回到现实,“我现在就带你回山洞中去罢。”

  白师行浑身是冷汗,把衣衫都沾得湿透了,黏在身上。腿上膝盖处有一摊血污,但涂了药膏,血止住了。

  他扯着嘴角说道:“好。你这就带我回去吧。这些年轻人能捡回一条命,也不容易。把他们晾久了,别出什么意外。”

  陈北海嘲讽似的冷哼了一声,白师行的言行和举止都让他感到可笑。就好像目睹一头黄鼠狼因鸡暴毙而恸哭。

  但他没有出言讽刺,只是轻声道:“走吧。”拉住白师行的衣服,将他提了起来。

  陈北海纵跃于空中,足尖在地上一点,便掠出好几丈。

  “等会让我跟女儿说两句话。”白师行忽然开口道。

  陈北海停在原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了一声:“好。”便回到了山洞中。

  从洞口往里走几步,绕过几个弯折,就是一片广阔的空间。尸横遍地,血流成泊。中心处一口大鼎侧翻,压在地上,与鼎盖接触处被撑起了一寸大小的空隙。

  隐隐约约能看到露出的几颗头颅。让人差点以为是在看恐怖电影。

  也幸亏大鼎在侧翻时压住了鼎盖,为营救其中伤员提供了便利。否则下方没有空隙,就算能挖出一两指的空间,也塞不进去合适的硬物作为杠杆撬开。

  至于让陈北海凭借自身力量将鼎举起来?除非他成为武道仙人。到时候才能试一试。

  估计要好几个先天高手或者十个后天巅峰的高手联手,才能硬生生把这尊十几万斤重的大鼎翻过来。

  经过这处空间,穿过一条蜿蜒通道,就是陈北海等人被关押的地方。

  再往里一些,就是白灵素被关押的牢房了。之前被抓住的江湖少侠,都被关在这些牢房里。

  洞中人差不多死干净了,活着的人——指还挤在鼎中的四十八人,也都受了不小的伤。因而洞中十分安静,只有挂着的火把吐出火蛇,在空气中乱舞,发出的轻微“呼呼”声。

  隔着一扇铁门,陈北海都能隐隐听出少女匀称的呼吸声。

  那一缓一急,一深一浅,一轻一重的声音,那如幼莺清啼、小燕初鸣的娇弱声音,已经被陈北海用超然的记忆力深深地铭刻在了脑海中。

  “咔崩!呲——”锁芯扭曲变形的脆响,和钢铁划过硬物表面时的刺耳噪声在耳边响起。一层岩土砂石飞溅出来,被他避开。

  没有钥匙,也懒得去寻找,陈北海直接用蛮力将铁门拉开了。

  这刺耳难听的声响立即将白灵素震醒了。

  少女躺在一张简陋的床上,和衣而睡。外面正是白天,但洞中无日月,少女被禁锢在牢房中,只能靠成日睡眠消遣度日。

  白灵素一下子被这刺耳声音惊醒,睁开眼睛,左右张望了几下,看到陈北海的身影,立即直起身子,惊喜地说道:“陈大哥,你怎么来了?那群白衣人没有阻拦过你吗?”

  少女本来都打算下床迎接,忽然又瞧见陈北海手中提着个人,正是自己的父亲白师行。

  少女一脸惊愕与茫然,小嘴微张,眼睛扑闪着:“是父亲吗?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陈北海深呼吸着,只觉难以启齿。

  白师行叹了口气,道:“我来说吧。”

  陈北海也意识到自己的姿势有些不妥,换了个恭敬些的方式将白师行送到白灵素面前。

  白灵素坐在床上,白师行便在床前的地上坐下。他将自己的膝盖骨削去了,几乎相当于半身残废。腿部只能稍微移动,不能进行正常活动。

  白灵素居高临下,看着从前那位被自己视作神明,尊敬而畏惧,深深仰慕而又不敢擅自亲近,威严无比的父亲坐在地上。

  “秉持礼仪。”

  印象中的父亲,总是那么严肃,板着一张脸,威严十足,把她吓得不敢有任何逾越,对她的行为严格管控。

  可他又是那么的坚定、从容、充满魅力,总是用自信的姿态解决一切困难。在白灵素的心里,父亲就是不周山柱、家中神明,无所不能。

  然而此刻,他就这么随意地、甚至是粗鲁地、乃至狼狈地坐在地上。与路边随处可见的乞丐相比,还少了几分生机。

  古板清癯的脸上依旧很从容,只是藏不住深深的疲惫、懊悔与悲怆。难以言喻的复杂神态混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深深的苦楚感。

  凌乱的衣物将他衬托得远不如往常优雅光鲜。整个人就好似被酸雨冲刷了十三年的雕塑,棱角磨平,颜色褪去。只剩下一层暗淡的死灰。

  “父亲。”白灵素忍不住开口道,然后立即从床上下来,跪倒在地,以更低的姿态面对白师行。身形一低,她就立刻瞅见了白师行腿上的血迹。

  “你腿上这是怎么了?”她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白师行喘着气,缓缓道:“这是我自己弄出来的,我把自己弄残了。”

  “怎么会?”白灵素忍不住质问。

  白师行沉默片刻,从头到尾,解释起来:“灵素,你听着,这是我的报应。这些多情宗的妖人,是我引过来的。抓走你们,也是我的主意。把北海他们抓过来,是我想用活人炼丹……”

  白灵素听了,真如晴天霹雳一般,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只是随着白师行的不断讲述,少女也不由得信了。脸上闪过质疑、惊讶、迷惑、震撼、痛苦的神色,交替变换,如八月天气,阴晴不定。

  最后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看起来如悲伤的小猫般,楚楚可怜。

  白师行最后道:“我罪无可恕,白家其他人我也不关心,本来该以死谢罪。只是我唯独放心不下你,所以苟留一条性命,希望你不要做傻事。以后我就把你交给陈北海了。”

  白师行转头对陈北海说:“之前给你说的事情,我还要再加一个条件。在你寻到我时,我希望能听到你说,白灵素活得很快乐。

  陈北海重重地点头。

  少女已然泪流满面。

  无论白师行再怎么人渣,再怎么恶毒,再怎么残忍,再怎么罪不容诛。他终究是白灵素的父亲。是于她有生养长育之恩的父亲。

  白师行又对陈北海说道:“就这样处置吧。你立刻将我带出去,把尚且留在鼎中的人救出来,之后就该干正事了。”

  “十二月初一将于大原召开武林大会。那是所有江湖侠客决计不能错过的盛宴。你也应当会去吧?可不能耽搁了。”

  陈北海对白灵素轻声说道:“走吧。”便将白师行背在背上,一步一顾首,迈步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