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建设无限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绸都果城

建设无限空间 南来高 2340 2019.10.23 00:46

  “陈大哥,这是什么地方呀?”白灵素看着眼前的大城市,好奇地问道。

  陈北海回忆起自己看过的地图,回应道:“这里应该就是顺府县了!”随后向少女解释起来。

  之前提到过,平安县是炎武郡第二繁华的都市。

  而这顺府县,作为江南地域的门户城市,便是炎武郡最为繁华的都会。甚至在整个江南地域,都称得上经济、政治、文化上的龙头。

  有赋云:“绸都果州,将帅故里。壤昆扬而望中关,连锦城而扼西南。山朗气清,江河横贯。莲池于兹,灵秀仰沾……”

  顺府县又称绸都、果州。得享此美誉,都是因为顺府县的两大特产——丝绸与黄甘果。

  “天上取样人间织,满城皆闻机杼声。”

  顺府县下辖十数城市,尽皆盛产丝绸,号称有千里桑梓地,百万桑农,织出名锦连城。

  顺府丝绸产量、品质俱佳,自古以来便是朝廷贡品,被前朝皇帝赐名“顺府大绸”。并且远销外国,引得海外之人不远千里,横渡大洋,前来求取。

  外国商人赞不绝口,称之为“万能丝绸”;有文人称叹道“享物华天宝之誉,集地灵人杰之秀。”

  除丝绸外,顺府县还大力种植黄甘果树。桑树高而喜阳、黄甘果树矮而喜阴,两树合种,阴阳互补,质量极佳。

  黄甘果色、香、味俱全,味道甘美,清香沁人。更有疏肝理气,止咳化痰等功效,极受欢迎,畅销四方。

  因而顺府县便成了整个炎武郡、乃至整个南方,最富庶的城市。

  同时,顺府县拥据地利,前毗邻皇扬江水,后倚靠昆吾山脉。进可攻,退可守,乃是军事重地。

  “壤昆扬”便是说的这一山一水。“扼西南”,放在今朝已经不合适了。

  因为前朝大夏疆域不如现在广,顺府县临近西南部,常需得重兵把守,防备西方诸多蛮国与南方夷越侵袭。

  这绸都果城中走出了不少国士。例如历史上的抗匈英雄叶守国,当今大武王朝征北大将军纪皓年,都是顺府县人。

  顺府县存在一个莲池书院,与仙安书院、张氏书院、揽海书院并称为大武朝四大学府。

  每年都有无数学子在莲池书院苦读。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莲池书院不培养“死的”读书人,百年来一直谨庠序、立德纲,栽培出关切国运盛衰、投身国民兴利的仁人志士。

  大武王朝开设科举,每年六月乡试、八月会试、十月殿试。算算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尽管平素接触的都是武林人,但陈北海似乎听说过,今年的文试榜眼、武状元,都出自莲池书院。

  当然了,作为堂堂四大学府之一,莲池书院教出的武状元绝不同于寻常武人。

  比起专修内力武功,刀光剑影,走南闯北的武林侠客,朝廷选拔出的武状元在武功上远远不及。

  因为他们更多研究兵法,学习正合奇胜的万人敌、十万人敌、百万人敌之术。

  事实上,朝廷从来不缺少纯粹的武夫。

  武功练到极致处,除非辅以相当的谋略智力,否则也只能做个冲锋陷阵的将才,而做不了调度万军的帅才。

  从古至今,除开国元老外,各朝元帅都是从武举人才中擢升而来。

  当然,这顺府县的一切,都和陈北海没有太大关系。至少现在如此。

  陈北海对白灵素说道:“我们先行寻个酒楼饭馆,尝尝这黄甘果的滋味,我再带你去买两件衣服。”

  现在已是十一月,天气已经相当凉了。在山中露宿时,陈北海每天清晨都能看见草叶上结出的层层寒霜。

  其实出发时,白灵素便已穿上了较厚的衣裳,而不像七八月份气候炎热,总笼着一袭长裙。

  只是最近几日天气骤降,再加之向北走,温度会愈发低,又路过这著名绸都,不买两套衣服自然说不过去。

  但在此之前,先得填饱肚子。

  不说白灵素,作为完完全全的普通人——哪怕是娇小可人的美貌少女,毕竟不是动画中的虚拟角色,一日三餐少吃一顿都够呛。

  陈北海体内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几乎完全贯通,只是为了避免根基不牢,并不打通最后一个穴道,转而每日锤炼沉淀内力,试图精炼内功,自然达到先天境界。

  就是后天巅峰的陈北海,也只是说比普通人能“熬”,实际上需求的能量比寻常人更多。

  陈北海骑乘玉练,技艺纯熟,举重若轻。两人一马一兔,好几百斤的负担,却似轻飘飘一阵云烟,如梦如幻,从漫无边际的桑田阡陌间飘过。

  万桑林中过,片叶不沾身。

  临近顺府县城,高耸巍峨的城墙矗立于两人眼前,估摸着有六七丈高。

  城墙上开了两个城门,各有两名官兵把守着,城门前排着长长的队列,还不断有人靠近,汇进队伍里,使得队列加长。

  要是骑在马背上,只恐左右是人,举步维艰。陈北海便呼唤白灵素下马,牵着玉练,将娇小少女护在怀里,排到队伍中间。

  玉练从小到大,要么是在马厩中吃着极珍贵的食物,要么是在荒野、山岭间疾驰,此刻被人群挤得有些烦躁,忍不住打了个响鼻,马蹄也不安分地挪动着。

  陈北海轻拍玉练的脖颈,它才安分下来。

  队列排得很长,但动得不算慢。不一会儿,就到陈北海了。

  忽的,旁边一条队伍骚动起来。只听得官兵喊了声:“别动,下车!”

  那是一辆马车,车主站在官兵前,手足无措,一脸苍白,但仍狡辩道:“这位官人,我可没犯什么事儿。”

  让人看了都心急。

  这官兵走到马车前,猛地拉开帘子,里边装着成堆的货物,用布精心罩着。他掀开布,粗略扫了眼,扒开货堆,下面竟然用木板隔开一层,也装了许多货。

  官兵严肃说道:“违规运载,罚二两银子,货物扣留一半。”

  车主一脸苦涩,但不敢顶撞官兵,只得乖乖认罚。

  那官兵义正言辞道:“我知道年关将近,你们生活苦难,想要多挣些钱。但切不可违规运货、超重运货,否则出现意外,人财两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切记切记!”

  车主连声诺诺,点头称是。

  陈北海面前的矮胖官兵摇了摇头,叹息道:“世上总有那么多蠢货!也不想想,自己能蒙得了谁。况且贪便宜走捷径,只能害人又害己。”

  他转头对陈北海白灵素说道:“户籍证明,照身帖,路引,有么?”

  陈北海在送白师行去平安县官府时,便托捕头常鸿办好了。

  两人得以顺利入城。

  进城前,这矮胖官兵还调笑了一句:“小伙子,艳福不浅呐?”把白灵素羞得小脸通红,让陈北海尴尬不已。

  陈北海在街边找了一处生意十分好的酒楼,人来人往,颇为热闹。

  刚进门,就听见店小二无奈的声音:“这位爷,我们真不能给你上这些菜,您这不是消遣我们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