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建设无限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相斗

建设无限空间 南来高 2294 2019.10.14 00:25

  “黄口小儿,口出狂言,自己也不觉得好笑!”

  严远并不后退,两手虚握成拳,如擂鼓般锤向陈北海,这两只拳头极为迅捷猛烈,空气都被锤出火药爆炸般的鸣响声。

  两人拳掌相抵,似乎是在故意试探对面的武功水平。然而哪怕是这试探性的一次交手,仍然爆发出相当可怕的威力。

  只听得场上“咚”的一声巨响,明明是血肉之躯的对抗,却宛如两座铁像高速撞击一般。两人被这力道冲得不由后退。

  陈北海被这手锤的力气逼得连连后退,两只脚在地上不停地点着,努力控制身形。内力注入腿中,按照《风卷残云功》的路径运转,竟然如同在水面上奔走般。

  坚硬的地面被一双腿踏得土石飞溅如雨点,有被掀起的土块、石子射到周围白衣弟子身上,将他们打得皮开肉绽,哀嚎阵阵。

  严远也是被打得倒飞出去,双脚在地上划出一道道犁沟。

  这次对拼,陈北海并没有占到便宜。

  他的内功凌驾于肖景之上,因而可以凭借偷袭打出的优势直接连续运功,击毙肖景。但严远的内功似乎还要隐隐高出肖景一筹。这使得陈北海不能造成内功上的碾压。

  况且陈北海修炼的《饮江诀》只是丐帮顶级武学《吞海功》的前置功法,虽然不俗,但也只是相对于江湖散修流传的低级内功来说。

  面对其他大帮大派的门派传承,就不占优势了。

  而多情宗内功功法《阴阳圣心宝典》更是顶级内功。

  毕竟阴阳、正邪、善恶对立统一,相辅相成,乃是玄门正道。尽管多情宗内功阴阳采补,过于偏激,落入魔道。但并不代表这部内功练出的内力威力就弱了。

  严远修炼《阴阳圣心宝典》,更是别出心裁,脱离樊笼,练出了自己的风格。阴阳相济,实力强悍。

  在内功修为上,两人差距并不非常大。

  至于武功水平,陈北海将《风卷残云功》修炼到高深处,应当是胜过严远的。只是陈北海用并不熟练的掌法应对,自然不可能胜过苦练拳法的严远。

  但陈北海并不惊慌,反而相当高兴。尽管手掌隐隐作痛,但还是主动攻向严远:“再来!”

  严远在十丈开外,刚刚稳定身形,就不得不进入防守势态。有眼尖的弟子立即看出,他的手背上已经出现了血痕,渗出血来。

  陈北海没有占到便宜,可严远却是实打实的吃了小亏!

  陈北海又没有专门修炼过掌法,虽然可以把拳法中的精义挪过了使用,可终究是不及真正的掌法。他哪是想展示自己的掌法?

  陈北海依仗的分明是自己修炼了一半的《舍身兵锋诀》。

  要知道,人魔孙笑海修炼这部秘法,将双臂炼成绝世神兵,连来自金佛寺的刘龙汉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施展九字真言大手印,用顶级横练肉身去拍击孙笑海攻势薄弱处。

  陈北海只修出兵锋,没有将两条手臂硬生生炼成死物,固然是比不得孙笑海阴险锋利。但是严远又何尝比得过刘龙汉的罗汉金身?

  严远与陈北海类似,一身功夫主要在轻功上。可以说是周旋遁逃有余,强攻守备不足。以己之短,攻彼之长,自然不好受。

  两人斗在一起,心绪截然不同。

  陈北海肆意挥洒,一身《饮江诀》内功在经脉中汹涌澎湃,贯彻周身,施展《风卷残云功》和半部《舍身兵锋诀》。

  他侵略如火,哪怕身体受创,也要将狂风骤雨般的腿法、手臂上如刀剑般的兵气,映在严远身上。

  严远脚下踩着步法,挥出一套拳法,结果没有取得优势,甚至被压制了。手上、身体上逐渐布满伤痕,内脏、筋骨也被腿力踢伤,不由得咳出血来。

  陈北海越打越高兴,愈斗愈愉悦。在鼎中被镇压蒸煮了九九八十一天,让他心情郁结,武功凝滞,只觉身体都要生锈了。

  现在施展武功,将俘虏自己的敌人一一击杀、击败,让他郁气消解,生出畅快之感。

  严远在交手中,则是愈发心惊,感觉对面武功似乎在无止境地提升,自己压力无时无刻不在增长。感到左支右绌,苦不堪言,似乎下一刹那就要横死。

  这并不是他的错觉。

  陈北海在鼎中推演了不少时日的武功,对武学理解确实加深了。但武功终究主要是靠练,次要才靠思考。

  跃出鼎中,与一个个对手交锋,实践自己的猜想,解答疑惑,让陈北海的武功飞速提升。

  严远的败亡只在顷刻之间。

  围在一旁的多情宗白衣弟子,只傻傻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心中强大无比的严长老,几乎要被这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活活打死!

  他们根本无法插足这一战场,否则一道劲气,一团被两人踏飞的土石,都有可能将他们重伤。

  一袭灰袍在空中猎猎作响。原本身着灰衣,来去无踪,显得严远高深莫测,神秘威严,仿佛在暗中观察凡人的神明,默默无闻而又至高无上。

  但现在严远被陈北海完全压制,几乎打死。他已然近乎放弃了反抗,在陈北海的攻势中极力运转身法,全身心闪避。为了不被打中,整个身子都差点团成一个球。

  就好像原本高高在上的神明坠下神台,被原本蔑视的凡人追杀,狼狈逃窜,成了活生生一只灰色老鼠!

  陈北海一场酣战,如同饮酒到微醉,兴致渐烈。他竟然狂妄到想要将两手伸出,拉住严远的肩膀,将他撕成两段。

  严远招式陡然一变,蓦然停止防守。电光火石间,手指屈伸,掌心翻转朝外,结出一个手印。口中喝出一个奇怪的音节:“嗡!”

  这一个音节,如群蜂乱鸣、如古钟长震、如万佛齐吟、如天魔狂舞。如仙如佛,如鬼如魔。

  陈北海本来都要将严远抓住,生生撕开。耳边听到这一个字,他不欲理会,并不想防护。可谁想这一个音节竟如魔音灌耳般,在他脑海中回荡。

  “嗡——嗡——嗡”心神全被这奇异的声音充斥着,陈北海的力气被消除,内力停滞,攻势中止。他本来想要凭借强大的灵魂硬撑,可最多只能减弱这一负面影响,不能完全消除。

  严远在这一瞬间,悍然出拳,一只拳头如同山岳倾倒般,轰向陈北海。目标赫然是他的喉咙。

  被这一拳击中,陈北海定然血溅当场,必死无疑!

  生死之际,陈北海心中没有懊悔或者惊慌,并不逃窜或者笼中兽般死拼。

  尽管耳边魔音缭绕,他心中却保持了一份清明,其中有灵光闪现。那一夜的山神庙,刘龙汉与孙笑海的身影在他面前出现。

  陈北海不禁两手聚拢,中指、无名指、小拇指交叉。大拇指与食指相触,形成一处空间,微斜向上。口中喝道:“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