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建设无限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胜利

建设无限空间 南来高 2321 2019.09.28 23:20

  这场战斗正如老馆主所言。

  陈北海叹了口气,眼中明亮,紧盯对面,腿部内力流动循环,风卷残云功全力激发。脚下步伐变幻,他在努力躲闪。

  林震天曾提到,奔雷武馆吴忧个性沉稳,极少犯错。

  方才陈北海试图以伤换伤,哪怕身体被贯穿,也要踢中吴忧,从而获得胜利。之后再立即疗伤。但吴忧竟然放弃了将剑刺入对手的身体,选择了回防。

  “倏!”陈北海伸出手臂,袖口划过空气。他试图用血肉之躯卡住吴忧的剑。

  但吴忧并没有刺下去,而是剑势一转,避开陈北海的捕捉。

  陈北海一时竟有狗咬刺猬无从下嘴的郁闷感。他手臂经过《舍身兵锋诀》部分淬炼,虽然比不得那些专修横练的武者,但也比一般武林人坚韧的多。

  只要双臂能卡住剑势一瞬,他就有把握踢倒吴忧。虽然他的手臂必然被切开,但不一定会被直接斩断。退一步讲,即使手臂被斩断,当场续接,涂抹珍贵膏药,再用内力打通经络,也能正常使用。

  至多不过耽误半年的磨合时间,期间不能修行拳法掌法,各类兵器,以及不能打通相关经脉。但陈北海的主要功夫在下半身,对手臂的要求不大,可以继续修炼腿法,锻炼其他经脉。

  而一旦取得胜利,获得六神花露丸,就能省下整整六年苦功,可以说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但吴忧实在是太稳了,他的剑如同雷霆,好似霹雳,狂暴强大,一往无前。但他心灵却似一潭死水,一座孤峰。他绝不会干两败俱伤的事。

  陈北海在闪避之余也时常进攻,纵跃之间双腿如狂风般突袭。只是一直没有得手。

  陈北海落入了下风,他的内力即将耗空,心肺中烧起烈火,吸入的风和空气化作刀剑,摧残他的身体。

  但他赤脚踩在擂台上,仿佛脚踩一个世界。眼神依旧明亮,不,比之前更亮了,里面有一团火,一束光,那是自信的火光。

  吴忧也喘着粗气,但他的状态还是很好。他的剑依然很快,如雷霆霹雳;他挥剑的手依然很稳,如高山巨树。用最稳的手挥最快的剑,他的剑法决计不会受挫。

  坐在台下的武林人都看出来,陈北海落入了绝对的下风。

  奔雷武馆老馆主摸着胡须,悠悠道:“你看,正如我所说,吴忧要赢了。我十来岁踏入江湖,纵横江湖五十余载,我的判断,怎么可能出错?”

  旁边吴忧的同门师兄弟也一一点头,都认为吴忧已经胜券在握。

  “我们吴忧师兄自然是最厉害的,那陈北海只不过萤火之光,又怎和日月争辉?”他们高高在上,仿佛台上的吴忧就是他们自己。

  林震天摇摇头,叹息一声,不忍心再看。陈北海已经非常优秀了,可他毕竟修炼时间太短。

  柳琴心远远地看着,目光依然冷清,只是悄然间咬了咬嘴唇。

  白灵素用兔子遮住了自己的双眼,害怕看到陈北海被剑光伤到的景象。肥兔子阿米一脸茫然,吃痛地叫了一声,我知道你害怕,可你掐我干嘛呀?

  “轰隆!”雷声滚滚,吴忧依然在挥剑,他在向陈北海突袭,空中是越来越快的剑光,剑势不可阻挡。但是——

  “咔——”下一刻,传来硬物崩裂的声音。吴忧脚下的擂台竟然破了,一块木板从中间截断,吴忧身形一晃,他的右脚陷了进去,足有一尺深。

  吴忧低吼一声,左脚发力,刹那间就要将右脚挣脱出坑。

  “咔嚓!”他左脚所踩的擂台竟然也破裂了,将他整个人向下陷了一尺。在这一刻,他身体晃动,视线变化,剑势一滞。

  陈北海动了!

  这一动,吴忧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漫天飓风。他仿佛身处一片一望无际的荒野,眼前是一道通天彻底的风龙,这风龙要将卷入其中的一切摧毁殆尽。

  “咚”吴忧胸口剧痛,眼前一黑,只看到半个身影,便倒飞出去。在昏迷之前,他手中还死死地攥着那把剑。

  陈北海收功而立,赤脚踩在地上,裤管因剧烈劲道爆开了半尺来长。内力彻底枯竭,一滴不剩。

  正是风卷残云功的终极奥义,“风卷残云”!甫一施展,便将不可一世的吴忧彻底击败。

  人群哗然起来,爆发出最剧烈的声响,声音将太阳都要震下来。

  “陈北海打赢了吴忧,他便是平安县年轻一辈的最强高手!”

  “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两块木板就裂开了,而且刚巧是吴忧踩着的两块!”

  奔雷武馆的一位弟子,突然不可置信地高呼起来,向着陈北海怒吼:“你一定是在作弊,你一定事先对擂台做了手脚!”

  老馆主脸色一黑,低声斥责:“你别说了。”以他的眼界,自然不会以为是陈北海事先搞了花样。只是他没想到,吴忧没有输在剑术上,倒输在了轻功上。

  林震天连声惊叹,不吝赞美之言。他讲解道:“老夫事先竟然没看出来,陈北海一直在布局。”面对旁人疑惑的目光,他高声说:“这一巨大擂台使用的确实是坚固的木材,但终究不是那些能够用来制作好枪杆的宝树。”

  “此前陈北海与白象门陈功相斗,陈功一身横练,身负神力,几乎就将擂台几乎踩得裂开,其实那是擂台便已经轻微受损了。此后对阵云手北辰轩少,他用力过猛,草鞋裂开,于是打着赤脚。”

  “陈北海修炼腿功,脚底触觉灵敏,再加上脱掉鞋,赤脚踏地。他便立即察觉到擂台上有些地方木板出现了细小的裂痕。于是他便一直引导着对手,踏过那些本来就受损的地方。”

  “在与吴忧的攻防中,他一心多用,一边闪避那如奔雷般的剑招;一边引领对手踩踏擂台受损处,加重损伤;一边观察、适应、牵引吴忧的步伐变化。”

  林震天长叹一声,声音传遍全场:“在方才,陈北海便察觉到木板几乎断裂,于是引导吴忧经过那受损的木板。吴忧一脚踏开一块木板,另一只脚全力发力,又把另一块木板踩碎了。”

  “陈北海便抓住那千钧一发的完美时机,一腿击败了吴忧!”

  那些武林人听了,鸦雀无声,脑海中回忆这陈北海的一举一动,似乎他确实曾经有意识地引导对手重复经过某些区域。得出这一结论,他们不由地高呼起来:

  “一个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算计?”

  “我本来以为这是运气,没想到陈北海在战斗中体现出智慧、灵性比这份运气还恐怖!”

  “平安县年轻一辈,陈北海是当之无愧的最强,他兴许以后能成为先天高手,名震南北,纵横天下。”

  陈北海听了这些惊讶与赞美的语句,心中泛起了波澜。神情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微笑,默叹。无论他使用什么手段,他终归是胜了。这便是妙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