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建设无限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辩论

建设无限空间 南来高 2284 2019.09.12 12:17

  这公子似乎练过一些武功,声音极大,一下子就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陈北海微微一笑,并不直接反驳,说道:“这位公子何出此言?”

  这公子哥来势汹汹,却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时气闷。他吸一口气,又道:“你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这么不知羞?”

  周围人见两人起了口角,顿时饶有兴致地围观起来。

  见有人看热闹,陈北海并不慌乱,他一叹,道:“公子言重了,我一不偷,二不抢,为什么要羞耻?”

  这公子哥不依不饶,质问道:“你有手有脚,为什么不去工作,为何要做一个乞丐?”

  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

  “是呀,为什么有些乞丐手脚齐全,还要去要饭?”

  “我三岁儿子都知道,当乞丐最耻辱,我宁愿让他以后当挑粪工,都不准他去乞讨。”

  “可惜呀,这个人长的挺帅。只是是个乞丐。”

  “就是,我开个纺织厂,每天都有乞丐在门口晃,真是烦人!”

  所有人都对乞丐表示了不满,此刻,无论他们是农民,是猎户,是商人,还是工厂主。原本互相压迫对立的阶层,无比团结地将矛头指向了乞丐。

  仿佛鄙视乞丐,就显得他们更高尚。

  陈北海微微摇头,站起来,指着一个农民,朗声道:“你为什么要当种庄稼的农民?”

  不待回应,他又指向一个背着野鸡的猎户,道:“你为什么要选择当猎人?”

  然后又转向一个商人打扮的人:“你又为什么要选择做生意?”

  他环顾四周,大声道:“诸位,你们做得自己的职业,我怎么就做不得我的乞丐?”

  围观的群众文化水平有些不够,一时语塞。

  “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一个农民喃喃道。

  一个猎户挠着脑门,说:“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啊?”

  那位公子反驳道:“你强词夺理,乞丐怎么能和农民、猎人、商人这些正经差事相比呢!”

  陈北海哈哈一笑,道:“乞丐和其他职业有什么区别?”不待公子哥回应,他又道,“难道就因为当农民挥动了锄头,当猎人拉动了弓箭,付出了体力劳动?”

  公子一愣,顺着他的话说:“难道不是吗?其他人努力做工,乞丐好逸恶劳,什么都不做。”

  陈北海脸色一沉,道:“照你这么说,只要费力气做事就叫正经职业。那乞丐栉风沐雨,不费力气?每天沿街乞讨,走几十里路,不费力气?吃不饱饭,还要大声乞求别人赏钱,不费力气?”

  围观的人一时也没绕晕了。

  公子哥思路倒还算清晰:“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农民种出了粮食,猎人捕获了野兽,工人制造了商品,他们都创造了实质的财富!而乞丐空费力气,蹉跎时光。”

  陈北海又笑了起来:“说书先生讲得口干舌燥,他创造了什么?歌姬优伶唱曲子,她们创造了什么?商人运货,又实质上创造了什么?官府差吏忙来忙去,又创造了什么物质上的财富?”

  他对围观群众问道:“有人认为他们的工作不属于职业吗?”

  陈北海继续陈述:“为什么这些行业同样没有创造物质财富,却被认为是正经差事呢?因为他们虽然没有创造财富,却促进了财富的增长。”

  他转向一个猎户:“你听说书先生说过故事吧,有什么收获吗?”

  猎户迟疑道:“那些说书人有时候讲些士兵围猎野兽的趣事,俺跟着里面做,好像能打些以前难抓到的野兽。”

  他又对一个商人说:“这位老爷,你平时喜不喜欢去勾栏听曲子,有什么感想?”

  商人脸一红,说:“你可别诬陷我,我只是听听歌而已!不过平时做生意碰壁,家里母老虎还成天欺负我,偷偷听她们唱一唱,似乎做起生意更得心应手了。”

  陈北海又对这位公子哥说:“我看公子衣着不凡,家里想必时常和官府打交道。如果没有差吏,你家里会如何?”

  那位公子想了一会,头上逐渐冒起冷汗:“虽然那些官吏有时也会刁难我家,但要是没有那些官吏,直接和高级官员打交道,恐怕损失大多了。”

  陈北海笑眯眯地,大声说:“说书先生传播了知识,知识能创造财富;优伶歌姬舒缓了人的精神,让别人更好地创造财富;官吏增加了官府与百姓的沟通途径,让百姓能更安心地创造财富。”

  他又道:“我现在告诉你们,乞丐做了什么。你们在街上,看到乞丐衣衫褴褛,生活疾苦,起了同情心,是像看戏一样有了精神的触动,心灵的感动。

  你们又觉得自己再穷再苦,也没有乞丐惨,乞丐又用自己的悲惨,给了你们生活的信心。

  你们赏乞丐几文钱,你们觉得自己做了好事,帮助了他人,积累了功德,来时有福报。又给了你们精神上的极大满足,和对未来的憧憬。

  这就是乞丐做的事情!”

  陈北海补充道:“不过我也没有鼓励大家去当乞丐,毕竟乞丐也不是那么好做的,需要有千夫所指无动于衷的强大心灵、忍饥挨饿的耐力和每日乞讨的毅力。并且一个小县城也养不了几个乞丐!而且一个乞丐再怎么也挣不了多少钱。”

  周围人被他的发言震慑住了。

  那公子爷思维混乱,说:“可你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干更大的事业!”

  陈北海笑了笑,道:“这世上从来是高端人才少,低端劳力多!”,又说:“我去种地,食材供大于求,肉菜价格下降,其他农民怎么怨我?我去当工人,岂不是你们又要被我挤失业?”

  他说:“除非一个人有经天纬地之才,到了不干宰相、不当大商人就是不利于国家发展的地步,否则一个人当乞丐还是追求更高发展,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他微微一笑:“你们日后见到街上有乞丐乞讨,如果他们死缠烂打、坑蒙拐骗,你们自然可以羞辱他。可他若只是单纯地乞讨,要钱,那么你们可以在心里居高临下。但你们要是专程侮辱打骂他,反而显得你们连乞丐都不如。”

  陈北海最后道:“你们想给钱就给,不想给就不给。不必关注、不必鄙夷。乞丐只是份职业而已!我言尽于此,希望大家能有些思考。”

  周围的人都怔在那里,那公子爷低声道:“我看你像个干大事的。”

  陈北海又吆喝了一声:“各位乡亲父老,看我辛苦说了这么久,也给我点铜钱吧!”

  围观的老百姓如梦初醒,笑骂起来。但确有不少人向他的碗里递钱,而没有居高临下。

  偷偷窥伺的两乞丐惊呆了,惊叹道:

  “乞丐只是一份职业。不必关注、不必鄙夷……”

  “这小子,真的是天生的乞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