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建设无限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去北方

建设无限空间 南来高 2447 2019.10.19 00:37

  很是神奇。

  一百零八根铜管插入身体中,又在大鼎倾翻时搅动穿刺。有不少铜管直接断在这群年轻武者的身体之中。

  按理说大部分人都会直接横死当场。

  只是他们运气都很好,断裂的铜管被骨头卡住,没有人直接被铜管划破心脏等要害,喷血而死。

  再加上被俘虏的都是优秀的年轻武者,尽管内功近乎全废,但之前修炼几年甚至十几年内功,身体得到滋养,生命力极强。

  但也有人被刺伤了体内胃、肝等器官,受了内伤,生命不断流逝。好在陈北海之前留了白师行一命,才能让受伤者得到及时救治。

  若不是白师行内喂丹药、外点穴道、针刺经脉,激发人体潜能,止血愈伤,恐怕就有几条命交代在这儿了。

  否则弄出了人命,陈北海出去之后也不好解释。

  饶是如此,被救出来的人也具皆一副奄奄一息、日薄西山的模样。

  倒不是身体受创的缘故。而是他们被关在鼎中九九八十一日,时时刻刻蒸煮不断,体会着自己的内力被抽取的无力感,逐渐陷入绝望之中。

  在最后关头被人救出,种种复杂情绪交织,加之心力消耗过大,因而精神疲惫,在大悲大喜大惊间,进入了虚脱状态。

  “吴忧兄、陈功兄、北辰兄……”陈北海一一唤出此前与自己共上小东山采药的武者,又称呼那些认不出的人:“还有这些兄台……”

  他面带愧色,语气诚恳:“你们受苦了。”

  听到这番话的人沉默不语,他们心底都有着怨气。毕竟,谁也无法坦然面对自己功力被夺的噩耗,更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内功被转接到他人身上这一事实。

  这真是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奔雷武馆吴忧突然说道:“北海兄弟同我们一起受难,更是不顾伤痛,孤身一人与穷凶极恶的魔教妖人激战,救我们于水火之中。我心中对北海兄弟万分感激,大恩难以立即回报,日后此身,任凭驱使。”

  吴忧顾不得手上之躯,翻身跪倒,以头抢地,道了一声:“拜谢!”随后才挣扎着站起来。

  陈北海连声道:“这怎么使得,我怎消受得起!”

  吴忧坚定道:“北海兄弟只当我们是同辈,我却记得北海兄弟搏杀魔人,救出几十人,是我们的大恩人。北海兄弟怎么受不起?”

  “锵。”却是陈功笨拙地磕了一个头。

  他抬起头道,眸子里流露出高傲神色:“我陈功是个主练横练的粗人,但我也有心眼,懂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北海兄弟不计前嫌,救我一命。此恩重于泰山,如同再造。以后愿为牛马,听取吩咐。”

  诸多清醒武者纷纷表示感激。一时间,洞中明明滴血成泊,却弥漫着一股子豪迈热烈的氛围。

  陈北海眼睛也湿润了,颇为感动。或许有些人只是表面奉承,甚至很可能大多数人在以后将很快变心。

  可至少此时此刻,众人间的融洽和谐,是做不了假的。

  陈北海将肺中的血腥气呼出体外,沉声道:“事不宜迟,我们尽快回到县城中。各位兄弟相互搀扶,一起回家!”

  众人点头称是,一个个都爬了起来,相互照顾着,有些重伤者无法移动,被受伤轻的武者背着,一齐走出山洞。

  陈北海等人被关在昆吾山脉中的凌云山,在平安县西面三百里处。

  山中许多奇伟瑰丽之景,然而地势崎岖险阻。嶙峋怪石,苍天古木,断崖深谷,悬泉飞流。十分难走,更有许多熊、狼、虎、豹乃至叫不出名字的凶猛异兽。

  若是众人武功尚存,半天时间足以翻越三百里。

  只是这群可怜的倒霉武者,被关在鼎中蒸煮,消磨武功,一身内功只剩微不可查的一点。虽然有着身体底子,但有不少人受了伤。

  深入昆吾山脉后,不像早被探索干净的小东山,野兽几乎变成家畜。这里时不时有凶猛兽类发动袭击,只是轻易被陈北海干掉,化为众人口粮。

  饿啖虎狼肉,渴饮溪泉水。疲敝时以草木为席,揽星月作被。

  亦见过云行雨施,品物流形,风雨滋长万物的景象。

  陈北海在照顾同行武功被废的武者时,也不忘眼观天地,耳闻周遭世界。只觉心灵被涤荡,特别是一场山中风雨,让他的《风卷残云功》有了新的体会。

  在山中整整行了两天两夜,一直到第三天中午,众人才从小东山走出。

  守山官兵看见他们,一个个惊愕无比。他们没有认出来这伙人的来历。

  因为这五十来人,个个衣衫破旧,形容狼狈,完全看不出上山前光鲜亮丽的样子。

  毕竟山中没有换洗衣物,衣服清洁全靠陈北海内力烘干。虽然不至于脏臭,但是在大山中行走,刮刮蹭蹭难以避免。衣服没有破成条,已经是十分珍惜的结果了。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行人中唯一的女性,白灵素被小心呵护着。身上的衣衫也很完整,只有一些细枝末节处有破损痕迹。

  回到县城中,陈北海对其他人喊道:“我们各有门派师承,目的不同。大家就此别过,回家了!”

  于是众人便相互告别,就此分离了。

  陈北海先是护送白家父女回到白府,处理相关事宜。

  白师行在家族中一言九鼎,不顾众人反对,将家族财产分割,赠给平安县其余门派。并且命令白影为下任家主,解决遗留事件。

  白影并无白家血脉,虽然深受白师行器重,还是遭到了白家质疑。但在白影展示出只比白师行弱的炼丹术以及高明武功后,得以服众。

  这一干事件只花了一天时间。

  第二日清晨,陈北海便将白师行送到平安县官府,平安县捕头常鸿恰巧在官府中。

  这并不是什么巧合。北方即将召开武林大会,江南武者,但凡有一点心气者,都想着到场参加,亲眼见证这难得盛事。

  因而整个江南地域,武者数目急剧减少。武者数量少了,惹事的自然就没了。常鸿也不用四处奔走,日夜救火了。

  有常鸿看护,白师行的安全不成问题。

  一切处理完毕后,陈北海乘着从白家搜刮出来的一匹骏马来到城外。

  这匹马头细颈高,胸阔鼻大。筋肉发达,矫健如龙。偏生一对眼睛极为温润,相当有灵气。浑身纯白,没有一丝杂色。

  陈北海回忆起自己在地球上饲养过的一只白猫,这种毛色品相在猫中叫“尺玉霄飞练”。

  陈北海给它取名为“玉练”。

  玉练是一匹难得的宝马,平日吃的是珍贵草料,更时不时以丹药喂养,增长耐力、速度,能日行八百里。

  有人以为只有能日行千里的才是宝马,那就大错特错了。马其实是一种善于短途冲刺而不擅长途奔跑的动物。现代的顶尖赛马,一天累死了也就顶天跑个三百里。

  以白家堪称巨富的财力,也只蓄养了这一匹宝马。也只有借助这宝马之力,陈北海才能及时赶赴北方了。

  王大妈赶来送行,与白灵素对视,眼泪双垂。在逐渐高升的朝阳映照下,两人的脸颊都在泛着光。

  别过之后,陈北海将白灵素拉上马,持鞭远望,放声大喊:

  “走咯,去北方参加武林大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