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家族入封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夺取山门

修仙家族入封神 杲烽 2148 2019.12.16 12:54

  赵道珍万万没料的是,高功志刚一照面便亮出他青玉门的门主令,要赵道珍交出门中功法、珍藏来。

  甚至还口口声声称这一切行为,是得到了他师父青玉上人的授权。

  可如此荒唐行径,忠心耿耿的赵道珍,又岂会承认。

  万一高功志的这些说辞都是他自己编的,那门主令亦是不知从哪里他捡的,那他赵道珍要是真交出门中功法、珍藏来,青玉门岂不是要损失惨重。

  不料高功志根本就不将他放在眼里,只咒语一念,门主令一摇,赵道珍便立马瘫倒在地,失去了反抗能力。

  其它青玉门门人都没料到会有此变故,个个惊惧不已地看着他手中的门主令。

  高功志可不管他们心中如何猜疑,只一指地上的赵道珍,环视众人道:“见门主令,如见门主本人。谁敢不听号令,这就是他的下场。”

  一番杀鸡骇猴后,青玉门众人哪里还敢反对,生怕步了赵道珍的后尘。

  更何况他们在见到门主令恐怖如斯,门中除门主青玉上人之外,修为最高的赵道珍在门主令下毫无反抗之力。

  不由地对着门主令心生恐惧起来。

  俱都心想若是日后门主青玉上人要对他们不利,他们岂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更为恐怖的是,此前他们对此毫不知情。

  只把这门主令,当成是一个正常的门主信物。

  如今他们细思之下,想到这门主令的由来,只怕和当初炼制魂灯有关。

  怕是当初门主青玉上人借口学习中土炼气大派,为门中所有门人炼制本命魂灯时,就存了以炼制本命魂灯为掩饰,欺骗他们交出自己的那一缕魂魄,炼出这可以控制他们的门主令的打算。

  这么一想,门人中不少人都心生愤恨。

  都没想到他们往日尊崇不已的青玉上人,竟然会如此龌龊,如此辜负他们的信任。

  想到他们日后受这门主令所制,将会身不由己,不得逍遥。

  一个个除了齿冷心寒,对青玉门离心离德之外,更是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担忧,对自己受制于人的命运忧心忡忡。

  而这一切,都被心细的高功志给看在眼里。

  不由心生窃喜,暗叹青玉上人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他原本忌惮青玉门门人众多,除了赵道珍这个紫府境鬼仙之外,还有许多筑基境低阶鬼仙。

  他若是仗着门主令胡来,这些人若肯付出巨大代价和他硬拼。

  他哪怕有所依仗,也依旧讨不了好。

  却没料到,一个门主令,就让青玉门下不少弟子生出异心。

  如今眼见有可趁之机,他又如何肯轻易放过。

  不管是冲着青玉门所拥有的,那条南中郡唯二的灵脉,还是隐匿在这青玉门山门之内的秘境。

  他都得想办法,把青玉门给占据下来。

  于是他先是向在场青玉门门人许下诺言,只要他们这些青玉门人肯助他一臂之力,帮他得到他想要的青玉门的法宝秘籍、府库珍藏。

  在事成之后,他一定会帮他们摆脱这门主令的控制。

  此言一出,立马得到不少青玉门弟子响应。

  即便是许多持重的青玉门弟子,一听有机会摆脱门主令的束缚,也暗暗地考虑起其中得失来。

  权衡之下,纷纷意动。

  却是他们想到连青玉上人自己都已经承诺,青玉门的府库珍藏任凭高功志索取。

  他们帮高功志找寻青玉门的法宝秘籍、府库珍藏,其实也算得是在履行青玉上人的承诺。

  即便日后青玉上人秋后算账,也算不得是他们的错。

  于是心动之下,纷纷行动起来。

  仗着自己对青玉门的熟悉,毫无心里负担为高功志寻找起青玉门内的一些高价值目标。

  到了最后高功志甚至没费多大功夫,便将青玉门给翻了个底朝天。

  把那些能搜刮的法宝秘籍、府库珍藏、灵植等物资,尽数都给搜刮干净。

  不过高功志也不是那吃独食的人,这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虽说那些灵药、灵材,法器、法宝之类的好东西他南伯侯府也缺,给不了帮他搜刮的青玉门弟子。

  可那些以往被青玉上人秘不示人的修真功法,却不在此列。

  被他给大手一挥,尽数给拿了出来,任凭这些帮他搜刮的人誊抄一遍。

  至于说如此做所产生的后果,他是一点也不在意。

  反正南中郡的人口基数放在这里,按照万中取一的概率,根本诞生不了多少有灵根的炼气士。

  所产生的后果,至多也就是功法泛滥。

  可功法泛滥,和他又有多少干系,该头疼的反而是青玉上人。

  他不在意功法泛滥,他在意的反而是这么做的好处。

  这么做于他而言,当然有好处了。

  至少这些帮他收刮的人,誊抄了青玉上人秘不示人的功法后,就已经是上了他的贼船。

  日后哪怕他们想解释,也是有嘴说不清。

  于是到了这时,他才图穷匕见,露出接管青玉门之意。

  这一下,顿时是一石激起千重浪。

  毕竟这青玉门弟子门人里面,除了一些青玉上人从南中郡中招收的,有天赋的外姓弟子之外。

  还有很多和青玉上人同姓的族人,那赵道珍就是其中典型。

  而且这些人,也占据了青玉门中坚力量的大多数。

  之前只是畏于高功志手握门主令,敢怒而不敢言。

  再加上高功志只是要功法、珍藏这等浮财,他们也就忍了下来。

  不料,此刻高功志却要夺他们的山门。

  他们又如何愿意,又如何肯干,失了根基所在。

  为了他们赵氏的未来,哪怕是拼个两败俱伤也在所不惜。

  不过他们显然还是高估了己方的号召力,那些已经离心离德的门人,并不愿意站到他们一边。

  尤其是这时,高功志为了打击这些敢于反抗他的人的士气。

  向他们透露,青玉上人已被他南伯侯府所俘,如今正关押在南中郡的法狱当中。

  此言一出,更多的人心生怯意。

  大虞官府往日的积威,以及种种的可怖之处,都在这时涌上众人心头。

  那些已经离心离德的青玉门弟子,闻言都是不自觉地与门中青玉上人的族人,也是青玉门中抵抗之心最坚决的一群人拉开了距离。

  省得被他们给连累,遭到大虞南中官府的镇压。

  毕竟这官字两张口,若是走得太近了,万一要便牵连其中,可就真是有嘴说不清了。

  而那些青玉上人的族人,闻言也是一时胆气顿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