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煜景而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下毒的丫鬟

煜景而归 伊依羊 2285 2019.06.09 11:00

  清秋红着眼睛,狠狠盯着跪在地上的丫鬟。

  一把扯住她愤怒道:“春晓,姑娘平素对院里的丫鬟最好,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这般害她!”

  她说着身子微微有些发颤,她自然知道眼前的丫鬟不是真凶,只是这些人啊,没有一个好的,都盼着她家小姐不得好呢。

  如今看来林姨娘还真是老谋深算,下毒用的都是北靖不曾有的毒物,这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害死自家小姐啊。

  沈老太爷回过头来目光似剑一般盯着跪在地上的丫鬟,他眼底似凝聚着可怕的风暴,却又好像十分平静,半响不曾开口。

  叫春晓的丫鬟跪在地上不住的磕着头,不管不顾的朝着沈老太爷喊着:“老太爷,奴婢是冤枉的,奴婢真的是冤枉的,这东西我根本不认识啊,真的不是奴婢啊,不是奴婢的呀!”

  她手被绑着,只能不断的磕着头,磕的十分用力血水顺着额头留下来跟泪水混合在一起,好不狼狈。

  沈老太爷依旧没有开口,只看了清秋一眼,这丫鬟是清秋和江白抓住的,又是锦绣院里的人,沈煜宁如今病重不能亲自审问,自然是清秋代为审问最为合适。

  “不是你的,这个包布为何在你手里,若不是心里有鬼,你又为何鬼鬼祟祟要将其掩埋。”清秋冷声质问。

  “不是的,清秋姐姐,这个布包不是奴婢的东西,奴婢也不知道它为何会出现在奴婢的房间里,奴婢发现时候实在惶恐才想将其埋掉啊。”

  她说着不断磕头“老太爷,我只是锦绣院的一个粗使丫鬟,如何能有机会下毒害小姐啊,真的不是奴婢啊,清秋姐姐,真的不是我啊。”

  “你也知道你不过是锦绣院的一个粗使丫鬟,又有谁会费尽心思来陷害你一个丫鬟。”

  清秋满眼肃杀之气:“你还不快快招来,到底是受了何人指使。”

  “不是的,不是的,没有人指示我,真是不是我。老太爷,奴婢真是被人陷害的。”

  她说着似想到什么,连忙道:“是墨菊干的,肯定是她,奴婢曾经见过她半夜里鬼鬼祟祟的进了锦绣院,定是她下了毒又陷害与我。“”

  她越说越肯定:“对,昨日她来寻奴婢讲话,还进了奴婢们所在房间,肯定是哪个时候才将这东西偷偷藏在我屋里的......”

  她没有说谎,沈煜宁的毒真的不是她下的,太医开口前,她甚至都不知道包里的东西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屋子里。

  春晓跪在地上思绪庞杂,她不过是个粗使丫鬟,自然没有自己单独的屋子,都是几个丫鬟住在一起。

  来往的人多,她自然不知道是谁放的,墨菊的嫌疑却是最大的。

  她不过是林姨娘安排在锦绣院的眼线。说是眼线,可大小姐对林姨娘素来信任又敬重,她根本打探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一来二去早就成了一颗废棋。

  她也不是没想过诚心的跟了大小姐,当个二等丫鬟总比粗使的舒服,可林姨娘虽不重用她,却又时常赏赐些东西。

  一边是眼前的利益,一边又想着大小姐那般名声,便是跟了她也没有出头之日,她便只能继续在锦绣院里当个粗使丫鬟。

  今日听闻清秋带了江侍卫搜查锦绣院,生怕从前在林姨娘那里得来的那些赏赐被搜了出来,便想将其藏到别处去,没曾想竟然在柜子里找到了这包东西。

  她虽不知道下药的事,可这大小姐病的突然,如今清秋又带着江侍卫大张旗鼓的搜查锦绣院,这突然出现的东西肯定跟大小姐的病脱不了干系啊。

  “胡说八道,墨菊是三小姐身边得力的大丫鬟,而你不过是锦绣院的粗使丫鬟,她为何要害小姐,还要诬陷与你。”清秋打断道。

  清秋的话狠狠刺激了眼前的小丫鬟,她跟墨菊是同时进的府,一样都是林姨娘手下的人,论样貌,论性子她自认哪里都不比墨菊差。

  可偏偏墨菊能去三小姐跟前过好日子,她就只能在这锦绣院当个粗使丫鬟,着实可恨。

  “墨菊与奴婢是同乡,我们素来感情要好,她也时常来锦绣院寻我,从前她嫌弃奴婢屋子乱,从来不曾进屋。

  “可昨日却是反常的进了屋子同奴婢说话,想来就是为了陷害奴婢啊,老太爷,真的不是我啊。”小丫鬟声泪俱下,看上去好不凄惨。

  她越想越觉得,这药定然就是墨菊下的,之前墨菊就跟她抱怨过三小姐因着赵女官夸赞大小姐而大发脾气的事。

  可她虽有猜测却又不能明说,毕竟这样一来就牵扯到了三小姐,春晓此时内心真是恨不得将墨菊抽筋剥骨,生生咬死。

  “墨菊与小姐无冤无仇,为何要害小姐。”

  清秋说着盯着她,眼神似明似暗,带着几分说不出的蛊惑:“小姐待人素来宽厚,你若说出实情,我还能替你求上几句。”

  小丫鬟眼神闪烁,清秋在心底冷笑,果真是跟小姐预想的一样呢,这个春晓,就是个心思不定,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主。

  她继续蛊惑着“老太爷素来疼爱小姐,你若肯说实话,小姐心肠好,自会求了老太爷饶你一命,况且,你在锦绣院多年,若此事与你无关,依着小姐恩怨分明的性子还能委屈了你不成。”

  是啊,凭什么墨菊能当三小姐跟前的大丫鬟,她就只能在锦绣院里做个粗使丫鬟,大小姐哪里比三小姐差了,大小姐可是正经的嫡女啊。

  从前名声差没有前途,可如今不一样了啊,三小姐不就因为嫉恨赵女官连连称赞大小姐才让墨菊下的毒吗?

  依着她的手段,若是她得了大小姐的青眼,那还愁没有出头之日么,比起大小姐来说,林姨娘那点赏赐,当真有些看不上了。

  况且此时对她来说,此时不止是墨菊,连着林姨娘也一同恨上了。

  她本是林姨娘的人,却被她安排在精修院里做个粗使的丫鬟,虽时常有些赏赐,但那些个东西根本不值多少钱,又怎么会有在主子面前伺候来的轻松。

  “是.....是因为三小姐”小丫鬟似乎有些恐惧。

  她定定神才继续道“墨菊前些天跟奴婢抱怨,说因为赵女官频频夸赞大小姐,三小姐时常发脾气,拿她出气,奴婢惶恐,或许是因为此事......”

  她说着整个人已经匍匐在地上,看上去当真是极为惶恐。

  说是抱怨,又何尝不是炫耀,炫耀她在玉兰院的日子有多好,如今出了事,墨菊还想将这脏水泼在她身上,她心里恨极了。

  竟是牵扯到了煜清,沈老太爷一时之间面上难看,只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清秋也似乎十分震惊,话头一顿不再开口,屋子里顿时一片寂静,气氛有些诡异的僵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