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煜景而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维护

煜景而归 伊依羊 2063 2019.07.06 23:55

  丞相夫人看着众人的目光,面色一变,狠狠拧了她一把。

  她下手丝毫没有留情,江韵眼底散出点点泪光。

  她眼目嫉恨不见,反而一副惋惜的模样道:“五妹妹从小便爱钻研棋艺,好容易有这样难得的机会,便这般输了,实在可惜。”

  她说着微微擦拭眼角的泪迹,歉意道:“我实在是替五妹妹惋惜,倒是让大伙看笑话了。”

  端得是一副,一心一意为妹妹着想的好姐姐模样。

  接下来说的话却是字字诛心:“这沈家小姐往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周围小姐夫人看着台上沈煜宁的目光瞬间就变了,不管江韵是否真替庶妹惋惜,她有句话却是没有说错。

  沈煜宁往日的名声如何,在场众人都心知肚明,此番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尽风头。

  一个被传胸无点墨之人,且不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便但是这手琴技和棋艺,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有这么深的造诣。

  不管这过去的传言是真是假,都只能说明这个沈家小姐是个心思深沉之辈。

  为了一鸣惊人,竟是放任那样的流言蜚语在帝京流传多年。此等心机,实在让人胆寒。

  化蝶面上一恼,就要开口,却是被一旁的巧颜拦下,清秋不在,她总归是要稳重一些。

  她们不过是丫鬟,身份低微,这般贸然开口,只怕更是不妥。

  她们开不得口,叶之筱却是无所顾忌,她一张口便是直指江韵道:“江韵,你少在那挑拨,依我看,你就是嫉妒煜宁,比你好看还比你有才华!”

  江韵冷笑一声,并未动怒,如今她已经成功的波动了众人的心思,这就够了,至于嫉妒,她便是嫉妒又如何。

  这个时候谁会在意这个,况且沈煜宁从前那般名声可不是她造成的。

  思及此她缓缓道:“叶小姐说的什么话,我这是夸沈煜宁厉害呢。”

  她说着微微瞥了眼一旁看戏的沈煜清接着道:“沈三小姐觉得,我说的对么?”

  沈煜宁让人厌恶,这沈煜清也不讨人喜,都是沈家的人,自然不可放过。

  只要是让沈煜宁不好过的事,深煜清都乐得其成。

  她原本正暗自高兴,没想到突然被这江韵拖下水。

  她虽心底恼怒,面上却是十分无辜,瞪大着眼,似乎十分纠结,面上楚楚可怜低声道:“大姐姐很聪明的。”

  这回答滑不溜秋让人遐想纷纷,又挑不出错。

  而她那楚楚可怜,小心翼翼的模样更是将庶女该有的谨小慎微展露无疑。

  她虽不曾说沈煜宁半个不好,那些个想法多的小姐们却是自行的便脑补了一出嫡姐欺压庶妹的戏码。

  看着她的目光不免带了几分同情。

  “比起某些自作聪明的蠢货,沈煜宁自然是聪明的。”清幽的女声在众人身后响起。打断众人的思绪。

  沈煜清看着昭容那张冰冷冷的脸,微微缩了缩身子,将自己隐藏在人后。

  昭容一开口,众人便纷纷看向她,叶之筱看到她们面上一喜,朝着昭容身侧的陆千宜走去。

  这一个江韵就够让人头大了,如今再加上沈煜清这样一朵表面上人畜无害的食人花,实在让她有些招架不住。幸好这两人来的及时。

  “沈家本是武将世家,为北靖鞠躬尽瘁,煜宁往日里不拘小节,巾帼不让须眉,也不知道怎的传来传去便成了粗鄙无知。”陆千宜吐字清晰,语气温和。

  “一个顶好的小姑娘竟是被传言所误,那造谣之人实在是心思歹毒。”她说着微微叹息一声。

  陆千宜在名声不小,她的话自然有不小的信服力,话音一落众人面上不免带了几分思索。

  没有一个女子会不看重自己的名声,沈煜宁便是心思再重,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名声做筏子。

  或许沈煜宁过去那些传言,真是有人故意误导。众人想着目光便不自觉落在人群中的沈煜清身上。

  细细想来,这庶女方才虽不曾数落嫡姐,却也不曾维护呀,回过神来,众人眼里不免有些厌恶。

  “本郡主已仔细询问过赵女官,沈煜宁的琴棋书画,乃是她所教导,她的聪慧通透也是连本郡主都自愧不如,江韵你可还有异议?”

  江韵面色通红,唯唯诺诺,低声应和。

  众人此时也回过味来,这不管是陆家小姐还是昭容郡主都是来替沈煜宁撑场子的。

  昭容可不是一般女子,她既然如此维护沈煜宁,那只能说明沈煜宁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

  方才被江韵牵着鼻子走的姑娘们,此时也转过弯来,意味深长的看了江韵一眼,不再开口。

  任谁也不喜,被人想啥子一样戏耍。

  随着女子组赛事的结束,男子组方才比试的成绩经过一番争论也得出了结果。

  将前三甲的文章交由惠仁帝,由他来定夺一甲。

  男眷那边众人心神微提,目不转睛的盯着主坐上的帝王。

  “小十可知道我为何让你参加着九冬宴?”长孙景淮看看主坐上面露纠结的帝王,慵懒开口问道。

  “自然是夺得头筹。”君离忧低声道。

  长孙景淮轻笑一声,继续道:“可有信心?”

  “定不辜负九哥的苦心。”君离忧面上郑重:“多谢九哥!”

  冉子骥看着眼前的人,面上有些纠结。这长孙景淮实在胆子太大了,这般做法当真可以吗?

  似看出他的担忧,长孙景淮略微安抚的朝他看一眼,此番调查的结果是在有些出乎意料。

  北靖沈家可不是一般勋贵之家,原先的计划定是不能用了,又恰逢九冬宴,夺头筹,却是最为稳妥的做法。

  他想着看一眼女眷席上的小姑娘,似有些好奇道:“小十从前对沈家可有了解?”

  “沈家名将辈出,自然有所耳闻。”提起沈家,君离忧面上也柔和了几分。

  没想到,自己寻了这么久的人,竟是大名鼎鼎沈家。

  长孙景淮不予置否,轻笑一声,意味深长道:“那小十可知道,方才夺得头筹的沈煜宁乃是沈家的嫡女。”

  君离忧闻言一惊,瞳孔猛的放大:“是沈家的么?”

  原来是沈家的姑娘啊,怪不得,话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