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煜景而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沈睿

煜景而归 伊依羊 2080 2019.07.28 07:30

  马蹄声渐渐逼近,将军府一众人看着越来越近的一行人心情澎湃。

  在离将军府大门还有十来米远的地方时,沈承远猛的拉住缰绳。

  翻身下马,朝着等在门口的众人阔步而来。

  他身后跟着的是个年约二十的少年,少年生的十分俊朗,五官与沈煜宁有几分相似。

  那般精致的五官长在少年脸上却是丝毫不显娘气,许是常年跟着沈承远驻扎边关,少年肤色稍黑。

  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充满朝气,他看着不远处的众人,咧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正是沈煜宁的哥哥,沈睿。

  沈承远刚到门口,便朝着沈忠和沈老太太行了一个大礼。

  沈睿紧随其后,也连忙上去见礼。

  不同于沈承远的十多年未曾归京,沈睿倒是每年,年关都会回府一次,与将军府众人也算熟稔。

  老太太双目微红,连忙将两人扶起,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沈承远抬眸扫视了众人一圈,将目光落在沈煜宁身上,开口道:“煜宁长大了。”

  沈煜宁心下复杂,看着眼前身形挺拔的男人,微微扯扯嘴角,唤道:“父亲。”

  沈忠看着眼前这个多年不曾回京的长子,心底感慨万千。

  此时也说不出什么话,只得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朗声道:“回家吧!”

  大门缓缓关上,将将军府一众人与门外的视线隔绝。

  府内,沈睿看着如今略显文静的沈煜宁,满是关切道:“妹妹身子怎么样了?”

  要知道,他们此次回来,便是因为沈煜宁重病,沈忠才特意凑请的圣上恩准回京。

  边境到帝京也有段路程,消息才传进边塞,父子两人便带着马不停蹄的开始往回赶。

  好在半道上听闻这病好了,才微微将脚程放慢了些。

  只是如今看着,这性子似乎有些沉闷,莫不尚未痊愈?

  沈煜宁朝着身侧的少年展颜一笑,开口道:“已经大好了,劳烦兄长挂念。”

  沈睿虽觉得她如今说话的方式有些怪异,却也不曾多想。

  听闻她身子好了,这才放下心来,朝着她挤挤眼睛道:“我这次也给妹妹带了不少好东西的,一会让人给你送到锦绣院去。”

  沈煜清跟在两人后面,看着前面窃窃私语的两人,嫉妒的面容扭曲。

  向来如此,每年这个沈睿回来,眼里便只有沈煜宁这个胞妹。

  对她总是不冷不热!往年她同沈煜宁要好,沈睿虽对她不胜热络,但起码不会像今日这般完全的视而不见。

  说话间,一众人已经踏入了荣安堂。

  沈承远看着君离忧,面上露出些疑惑之色,开口道:“这是二弟家的阿羡?二弟一家也回来了?”

  这没几天也到年关了,算算日子也是该回来了。

  他说着便转过头四处打探着,怎的不见人影。

  沈睿闻言转过头去,看向屋里唯一的生面孔,连忙开口道:“我记得去年见羡弟时候似乎不长这般模样。”

  他提溜着眼睛,看看眼前的少年,又看看自己的父亲,这模样倒是与自己的父亲有些相似。

  “承文一家还在路上,这是你另外的侄子。”沈忠哈哈一笑,朝着君离忧道:“阿忧,过来拜见你大伯。”

  他说着看向沈承远,将君离忧的事娓娓道来。

  这其中自然少不得要提及沈煜宁夺了头筹的精彩表现。

  沈承远和沈睿两人听得目瞪口呆。

  沈承远还好,他多年未曾回京,便是从前沈睿回了京,给他带去的消息里,也只挑着沈煜宁的好话说,他对自家女儿在帝京的名声丝毫不知。

  如今震惊的,却是那丢失了多年的胞妹,居然成了离国的皇妃,如今这孩子还找了过来。

  沈睿震惊的便有些不同了,他虽一年只回京一次,可对自家妹妹在帝京的名声却是多有了解。

  在她看来,自家妹妹过得开心便,那些个规矩名声不过是束缚手脚的东西,自然不必在意。

  这才一年不见,这妹妹不仅便的文静了许多,如今连同规矩都学的这般好了?

  沈忠话音才落,君离忧便立马上前,给面前的人行一礼道:“小侄,见过大伯,从前便听闻大伯威名,敬仰已久。”

  沈承远看着眼前长得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少年,心底生出丝丝暖意。

  他还记得自己那妹妹刚刚出生的,小小软软的一个。那时候他已记事,母亲整日同他说日后好保护好妹妹。

  他也一次次拍着胸脯保证,日后会好好照顾妹妹。

  可是,一转眼,这人便丢了,母亲因此大病不起,转眼就没了。

  那时候他不止一次自责,自己没有尽到哥哥的职责,没有将自己那个小小软软的妹妹保护好。

  如今看着眼前的少年,沈承远心底蓦的涌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看着眼前的少年,连声道:“好!回来就好,回家就好!”

  沈睿连忙上前朝着君离忧开口道:“阿忧,我是沈睿,是府里的长子,你日后唤我大哥便可。”

  他说着不由得挑挑眉表情得意,似乎对大哥这个身份,颇为满意。

  十分自来熟的搂过君离忧的肩头,拍了拍,蹙眉道:“你这身子骨也太瘦弱了些,日后可得跟着大哥好好练练身手,我沈家的儿郎可不是当个文弱书生。”

  沈忠哈哈一笑,满脸自豪道:“这你可就小看阿忧了,你别看他瘦弱,当日九冬宴可是一人挑了整个帝京的勋贵弟子的!尤其那一手箭术,恐怕你也得甘拜下风。”

  沈睿闻言眼神一亮,他素来是个好战的性子,此时听沈忠这么一说,不免有些跃跃欲试。

  知子莫若父,沈承远不看他那模样,就知道这小子心底打的什么主意。

  徒手就是一巴掌!板着脸呵斥道:“少打你弟弟的主意!”

  他说着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面上满是欣慰道:“不愧是我沈家的儿郎!”

  沈睿被戳破了念想,想起祖父方才的话,看向一侧面上含笑的沈煜宁,疑惑道:“妹妹年后要去宁燕吗?”

  沈煜宁面色柔和,微微点头。

  沈承远眉头微拧,朝着沈忠道:“父亲,我回京的消息想来此时,也该传进宫了,我便先带着阿睿进宫面圣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