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煜景而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少年的身份

煜景而归 伊依羊 2060 2019.07.11 07:00

  林尚书面上阴晴不定,眼前的事情与他预料的相差甚大。

  旁人不知,他却是十分清楚,离国那消失的十皇子也叫君离忧。

  他不信世间竟是有这般巧合的事,在昨日才听闻这少年的名字时,就几乎笃定,这少年便是那个消失的亡国皇子。

  他不知道,长孙景淮,他怎么敢,怎么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让这个人出现在世人眼中,出现在北靖的盛宴之上。

  但是他却知道若是这少年的身份被认出,那么不止是这个少年讨不了好,恐怕这刚刚回京的太子也该下台了。

  昨日夜里,他已经连夜派人前去打探消息了,只等着消息传来,便能着手安排对付太子府的事宜。

  一切具在掌握之中,若非方才这少年在场上太过欺人太甚,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也不会贸然开口。

  他虽恼怒至极,但在开口时已思量清楚,就算提前将少年的身份公诸于世,与计划而言也关系不大。

  可他还未来得及戳穿少年的身份,便被太子打断。

  他不解,认亲?一个亡国皇子,这般明目张胆来北靖,认的什么亲?

  场间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均是有些疑惑。

  夺了头筹,求了恩典,又得太子引荐,只为认亲?这认的是什么亲需要这般大费周章?

  场上的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身姿挺拔,气度不凡。

  这周身的贵气可不像是寻常人家出来的孩子。有人目光闪烁不断扫视着主坐的帝王和面带笑意的太子。

  这北靖难不成有个流落在民间的皇子?

  叶之筱眼里绽放出熊熊的八卦之火,好奇道:“这究竟认的是谁家?”她说着,目光不住的朝着昭容撇去。

  若真是皇家,昭容极为得太后宠爱,幸许知道什么内幕。

  昭容蹙着眉,连眼神的都不愿意施舍她一个。

  她看了看一侧面上平静的沈煜宁又打量一眼场间的少年,道:“莫非是你沈家的?”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两人像得很,非是样貌,而是那通身的气度,如出一辙。

  沈煜宁心底一跳,有些惊疑的看了她一眼,面上满是无辜,摇了摇头,并未说话。

  倒是一侧的叶之筱开口道:“怎么可能是沈家,沈家人……”

  她话音未落,便听见站在擂台之上的少年再次开口道:“在下要认的是北靖将军府,沈家。”

  林尚书猛地抬起头,看下帝王身侧的太子!

  长孙景淮姿态优雅,擎着笑意,微微撇他一眼,目光讥讽。

  众人闻言更是疑惑不已,这沈家人口简单,只有沈承远和沈承文两个儿子。

  沈承远不用说,在帝京是出了名的痴情人,对亡妻情深不已。

  这沈承文也不是个寻花问柳的性子,怎的突然冒出这般年纪的少年,上门认亲。

  场上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将军府沈忠身上。

  沈忠听闻少年的话,有一瞬的失神,片刻后,眼底猛地绽放出无限的神采。

  他身子隐隐有些发颤,朝着擂台之上的人,招招手,柔声道:“孩子,你过来。”

  待他走近了,沈忠才看清少年的脸,他看的仔细,一点一点,在脑中描绘着他的样貌,似乎在寻什么人的痕迹。

  君离忧看着眼前年过半百的老人,心底蓦的生出一丝酸楚来,这是他的血亲啊。

  他冲着沈忠笑笑,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交与沈忠,那玉佩上面雕刻着繁琐的花纹,在玉佩的正面刻着一个岚字。

  沈忠双手微微有些颤抖,他小心翼翼接过玉佩,轻轻抚摸着,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半响,他将玉佩紧紧握住,转头看向眼前的少年,眼底满是慈爱。

  他颤抖着抬起手,将头伏在比他还要高一些的少年的头上,如同对待小孩子一般,轻轻拍了怕他的头。

  “好,好,好!”他语气哽咽,一字一顿说的极为用力,多余的话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沈忠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众人面面相奎,这还真是沈家的?

  叶之筱猛地转头看向昭容,目光满是不可思议。

  这,不是皇宫的秘事你也知道?她眼里的意思太过明显。

  昭容无力的翻翻白眼,果然,这帝京的少女少有聪明的。

  她蹙着眉一言不发,认的是沈家没错,可是为什么?

  认亲之事,说来说去,也只是家族之事,这样的事,何至于闹到御前,还需求得恩典。

  与她有同样想法的不在少数,众人此时都有些不解,既是知晓所寻何人,又有玉佩为证,也不是皇室中人,何不直接上门。

  “沈爱卿,可知晓这孩子口中的认亲之事?”主坐上的惠仁帝率先开口询问道。

  沈忠闻言,强行压下心底那诸多情绪,恭敬道:“启禀皇上,末将当年驻守连云关。曾丢失过一个女儿,这玉佩便是我那不足两岁的女儿丢失时,所佩戴之物。”

  他话音一落,在场一些知晓此事的人面上露出几分恍然之色。

  “皇上,此事末将可以作证,当年敌军来犯,大将军带领我等赶往前线抵御敌军。

  “慌乱之中府中奶妈带走了不足两岁的小姐,待战事平定后只寻见那奶妈的尸体。夫人大受打击,一病不起,没不久便没了。”

  开口的,是沈忠的旧部。他话音一落,当年参与此战的不少武将此事都纷纷出言附和。

  沈忠想着往事,眼底悲痛,场上不少人都微微红了眼眶。

  原本热闹的场面,一时间便沉寂下来。

  “沈将军还是先搞清楚这阿忧的身份才好。”长孙景淮,语调清冷,打破了场上原本感人的氛围。

  他从身后的廖阳手中接过一副画卷。

  卷轴展开,那画上是一个身着宫装的女子,女子面容姣好,二八年华,眉眼之间却是与女眷席上的沈煜宁有几分相似。

  不等众人开口,长孙景淮便率先道:“这是已亡故的离国君主亲手所绘的丹青,至于这画中女子,是离国贵妃夏岚。

  他语气平平,好似在说今天天气不错这样的话。

  不给众人喘息的机会,他继续道:“而你眼前的少年,却是离国曾经的十皇子,君离忧。”

  他盯着沈忠,眸光锐利:“如此,你还要认他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