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煜景而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将军归

煜景而归 伊依羊 2080 2019.07.27 07:00

  将军府,西苑锦绣院。

  落子声不断传出,沈煜宁手执白子,看向对面端坐的少年,眼底露出些许笑意。

  她的小十,如今连棋艺也这般出色了。

  “扣……”

  她扣下一子,嘴角微微扬起,唇齿轻启道:“兵不厌诈。”

  君离忧面上一闪而过的悔色,下意识便开口道:“不行不行,我刚落错……”

  小姑娘眸中带笑,他话头一顿,面上一红,低声道:“再来一局。”

  他的棋艺乃是他姐姐所教,彼时他尚且年幼,输了便总想悔棋,那时候他姐姐也是一般姿态,什么话都不说,只含笑看着他。

  那眼中的打趣之意,只臊的人无地自容。

  沈煜宁轻笑一声,默不作声将棋盘上的白子收好,示意对面的人先落子。

  清秋在不远处看着院中下棋的两人面上露出几分疑惑之意。

  这刚刚回府的表少爷,什么时候同自己姑娘这般熟稔了。

  两人下棋时候那周身散出的气场,竟丝毫不像是初初认识的人。

  反倒给人一种似乎对彼此的习性了如指掌的错觉。

  她看着自己姑娘面上一直未曾断过的笑意,摇摇头,将思绪甩开。

  捏起手边新鲜的茶叶撒进青瓷壶中,沏好茶便朝着院中的两人走去。

  流水声清脆悦耳,腾腾的热气升起,一阵浓郁的茶香飘入鼻间。

  君离忧落下一子,端起手边的茶水轻抿一口,开口道:“表妹,为何想去宁燕。”

  沈煜宁嘴角一抽,表妹?

  她这具身子的年龄的确是比小十要小上几岁。

  可这般被自己的亲弟弟称为表妹,实在是说不出的怪异。

  君离忧以杯盖遮面,余光不住的打量着眼前的人。

  对着沈煜宁这张脸,叫出表妹,实在是件让人十分难为情的事。

  沈煜宁瞥了眼他泛红的耳尖,强忍着笑意道:“我比你小不了几天,阿忧日后叫我煜宁便可。”

  君离忧手下一顿,眼神微微发楞,叫煜宁么?

  他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神色认真,一字一句道:“煜……煜宁,为何想去宁燕?”

  “听说宁燕,风景秀丽……..”

  “撒谎。”她话音未落,君离忧便开口打断道:“我不是小孩子了。”

  沈煜宁神色一怔,眼前神色认真的少年似乎又与曾经那不顾劝阻,强行闯进永夜宫的身影重合。

  彼时,云京墨起兵的消息刚刚传回京城,父皇迫于形势,将她囚禁与永夜宫。

  禁止了所有人的探视,在皇城边军营里习武的小十刚收到消息便连夜赶回了宫。

  一回宫,便不管不顾的闯了永夜宫,到底是皇子,还是受宠的皇子。看守的侍卫也不敢对他下重手,便被他硬生生的闯了进来。

  当时那个,已经同她一般高的少年,面上满是恼怒,朝着她道:“姐,我带你出去!我们去找云京墨,问个清楚!”

  那时候,她是怎么跟少年说,她说:“小十,你是一国皇子,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

  “姑娘,将军回来了!”巧颜欢天喜地的从外头跑进来,将院中静谧的气氛打破。

  院落里的下人,瞬间便沸腾起来,清秋面上难掩笑意,连声问道:“当真,将军当真回来了!”

  巧颜连连点头,撇过头看向石桌前的小姑娘,面上有些疑惑。

  以前姑娘可是十分期盼着将军回府的,如今怎的看着怎么呆愣愣的。

  莫不是高兴傻了?

  巧颜想着,又朝着沈煜宁大声道:“姑娘,将军和大少爷回来了,如今人马上就要到将军府的大门口啦!”

  沈煜宁收回思绪,站起身来,面上露出几分笑意,朝着巧颜道:“知道了。”

  她说着,看了眼石桌上未下完的棋局,轻声道:“这棋,我们改日再下,阿忧同我一道去迎一迎吧。”

  话落她也不看眼前的少年是否点头,转身,朝着外头走去。

  君离忧一言不发,站起身来,默默跟在她身后。

  府里的下人,得了消息,一早便前往大门口等着。

  想看看那个十多年未曾回京,却在帝京却是依旧声名显赫的沈将军如今究竟是什么模样。

  整个将军府的后院显得空旷又寂静。

  沈煜宁面上含笑,突然朝着身后沉默不语的少年开口道:“按着辈分,你该叫大伯的,父亲见了你,定是十分喜欢的。”

  君离忧一愣,缓缓开口道:“从前,便听闻父…….听闻北靖沈家,名将辈出,不曾想,这一代儒将沈将军,竟是我的大伯,实在是荣幸之极。”

  小姑娘笑笑,并未接话,她父皇向来敬重那些个有真本事的人。

  北靖和离国素无战事,两国之间也算友好,但这沈家将军的名头却是早就传入了离国。

  他们姐弟,从小到大也没少听父皇说起这沈家将军用兵入神的战绩。

  她身为女子,对这般英雄人物虽也崇敬,却少了几分兴趣。

  小十便不一样了,似乎血液里流传的天性,他对沈家这样名将辈出的武将世家,自小便十分推崇。

  幼时不止一次跟她提及过,若这沈家是离国的将领该多好。

  ……………………

  沈煜宁和君离忧两人到大门口时,沈忠,沈老太太和沈煜清都已经到了。

  见到她们过来,沈忠面上也露出几分笑意,朝着两人招手道:“煜宁,阿忧,快过来!”

  沈煜宁面上含笑,抬脚朝着他走去,君离忧紧随其后。

  沈煜清缩在人群后,只稍稍瞥了沈煜宁一眼,便不再看她,转头看向大门口的方向。

  “是沈将军,是沈将军回京了......”

  街角处,喧闹声渐起,沈煜宁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便瞧见不远处踏马而来的一众人。

  为首的人,面上带着几分浅笑,一双眸子却是锐利无比,他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的模样,端坐在马背之上,身姿挺拔,器宇轩昂。

  正是素有儒将之称的沈承远,岁月似乎对他格外的优待,就算常年驻守边境,竟也不曾在他身上看见一丝沧桑之感。

  周围围观的百姓里,有不少姑娘纷纷露出痴迷状。

  这个年过三十的男人,不仅没有丝毫老态,反而经过时间的沉淀越发显得沉稳。

  那张脸依旧如同年轻时一般英气逼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