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煜景而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中了毒

煜景而归 伊依羊 2267 2019.06.06 11:00

  清秋低垂着眸子,这些日子姑娘的变化她看在眼里,初时没想明白,好端端的人怎么就突然转了性子。

  如今却是有些懂了,林姨娘这般吃人不吐骨头,姑娘上次摔了马怕是就发现了什么,才不得不转了性子,谋条生路。

  她心里又是悔恨又是心疼,都是她跟巧颜没用,才生生逼得姑娘不得不转了性子来应对这些腌臜之事。

  如今也是她们的疏忽,才让姑娘受了这般大的罪。

  沈煜宁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看她低着头不说话,想来是还在自责。

  她不知道怎么解释她不是沈煜宁的事,只能轻声安抚:“这事与你们无关,林姨娘这些年来小心谨慎,端看这次用的药,整个帝京大大小小的名医,御医都诊断不出端倪来便知道她心思有多慎密。

  “这本就是防不胜防的事,况且这些年是我不肯听你跟巧颜的话同她们疏远,连带着你跟巧颜也不敢对她们有所防备。”

  她说着顿了顿,似乎有些痛苦:“若不是那日迷糊间醒了听见林姨娘的话我也实在不敢相信。”

  她说的是实话,过去的沈煜宁虽没有听信林玥茹等人的挑拨跟这两个丫鬟离了心,却也极度的信任林玥茹等人。

  明确的制止过这俩个丫鬟说林玥茹和沈煜清的不好。

  清秋抬起头看了看面色苍白的沈煜宁,她虽不知道自家小姐是怎么醒过来的,但总归是醒了,醒了便好。

  她眸中带了几分厉色问道:“姑娘,如今我们该如何做?”

  莫名的她便觉得自家小姐定是有了些计划,从前姑娘纯真善良,但总归是太过单纯些,她们做丫鬟的不能干涉主子。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将自身名声一点点败坏,弄的越来越差,心底焦急,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好在如今姑娘变了很多,聪明的有些吓人,那双眼睛似乎能看清一切,如今可不就看清了林姨娘的真面目么。

  姑娘这种种变化,她虽心疼却也觉得这样很好,如今的小姐,很好。

  “自然是将计就计。”沈煜宁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贴着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眸中煞气四溢。

  次日一早,老太太便带着林姨娘和沈煜清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了九华山替沈煜宁祈福。

  沈煜清本是不想去的,但是这些日子的禁足确实让她有些难受,如今老太太肯带着她一同去,她自是要好好表现下,争取解了这禁足。

  沈老太爷下朝回来后,便朝着锦绣院走去,自沈煜宁病了以来,他向来如此,雷打不动,还未到门口,就看见巧颜匆匆跑出来。

  “可是煜宁怎么了?”他眉头一跳,拦住匆匆跑出来的巧颜急忙开口问道。

  “老太爷,姑娘她呕血了,奴婢正要去请府医呢。”巧颜红着眼睛,满脸急色。

  因着沈煜宁的病反复,沈家特意将府医的院子搬到了锦绣院旁边。

  “请完府医便拿着我的令牌,去请御医过来。”沈老太爷一把扯下腰间的令牌递给她。

  他步履匆匆,等到了屋门口,却是有些不敢踏入。

  沈老太爷在门口定定神,大步走了进去,屋里清秋正给躺在床上的沈煜宁擦着脸,那染红的帕子异常的刺目。

  他看看床上的人,小姑娘还是同往日一般闭着眼,眼底的青色却是更重了几分。

  “煜宁啊,祖父前先日子已经请示的圣上,让你爹回来了,算算日子,再过几日便能到了,你......你......”他语气有些发颤,似是如何也说不出要撑住这样的话。

  沈煜宁闻言鼻子一酸,险先落下泪来,她强忍着眼中的酸意,缓缓睁开眼,张张嘴叫了声:“祖父。”

  这是自沈煜宁生病后头一次这般清醒,往日里她便是醒来也迷迷糊糊的不认人,嘴里只说着胡话。

  沈老太爷的脑中莫名的就出现回光返照四个字,强忍着眼泪瞬间便落了下来。

  这个年近五十的男人,一生戎马,上过战场,杀过敌人。便是被敌人的刀剑刺破胸膛时,也没有见他落过泪。

  “煜宁醒了,哪里难受,你同祖父说。”他背过身去擦擦眼角,上前摸摸她的头。

  沈煜宁看着他乏红的眼角,心底越发的愧疚

  对沈家她一直是愧疚的,她莫名其妙的占了这沈家小姑娘的身子,沈忠对小姑娘的疼爱,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她与沈煜宁性子相差甚远,她不敢过多的跟沈忠相处,也怕自己贪恋这份久违的亲情,她有她的仇,她日后要做的事极难。

  沈家是北靖的良臣,无论如何她不想也不能拖累沈家,她只想慢慢筹谋,细细旁算,想着有朝一日她可以强大到她能够只身返回离国,将沈家摈弃在外与沈家划清界限。

  但此时看着短短几日便苍老了许多沈老太爷,她却有些不确定了,她这么做是不是对沈老太爷等人来说太过残忍了。

  不管她愿不愿意,沈家人愿不愿意,如今她就是沈煜宁,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她心底难受的厉害,哑着嗓子又叫了一声:“祖父。”

  因院子离的近,府医来的极快。

  府医姓李,在将军府已经十多年了,沈煜宁这病他也是从头到尾都参与医治的,此时神色有些惊异,他似不敢确信,诊脉的时间略微有些长。

  沈老太爷面上不显,心底却是更加颓然,他强打起精神,冲着沈煜宁安抚的笑笑,便想将府医请出了屋外。

  若是小姑娘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却不知能不能等到自己的父亲回来,那该何等伤心。

  府医跟在沈老太爷身后满腹狐疑,想了许久才皱着眉开口道:“老太爷,大小姐这脉象细数无力分明是中毒之症。”

  一语惊起千层浪,沈老太爷和清秋紧紧盯着他,久久不语。中毒?怎么会中毒,这些日子连药都喝不下去怎么就中了毒?

  “李大夫,所言何意,煜宁是中了毒?”沈老将军率先回过神,勃然变色。

  府医摇着脑袋,似还是没想明白,听到沈老太爷的话,思索一番便回道:“如今这大小姐的脉象,确实是中毒之症。”

  他顿了顿有接着说道:“只是大小姐之前的脉象分明没有中毒之症。在下才疏学浅,唯恐把错了脉,还请老将军请宫中御医前来一探究竟。”

  “大夫,若是中了毒,那我家小姐中的什么毒?又是何时中的毒?”清秋率先开口问道。

  “这个......”府医说着有些晒然:“说来惭愧,这毒老夫未曾见过,实在把不出来,不过昨天还没有中毒之症,想来是昨日把完脉之后中的毒。”

  沈老太爷虽然心下焦急,却也没有为难与他,他先前已经让巧颜去请了太医,将军府离太医院不算太远,想来如今也快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