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煜景而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冉太医

煜景而归 伊依羊 2221 2019.06.07 11:00

  “来了来了,太医来了。”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巧颜便带着太医跑了进来。

  来的一共有两人,为首的太医姓王,他看起来约莫三四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太医的服饰。

  自沈家大小姐病重以来,太医院的太医几乎来了个遍,这些日子他也没少往将军府跑,却是没有丝毫进展,今日正好他当值,巧颜一去他便立马过来了。

  另外一人看起来有些面生,模样要年轻些,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也穿了一身太医的服饰,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很是讨喜。

  许是走的急,几人此时都有些气喘。

  看到太医进来,沈老太爷连忙上前去叫道“王太医。”

  他目光扫过一旁穿着太医服饰的年轻人有些疑惑,想来是太医院新来的太医。

  但此时他满心满眼都挂牵着沈煜宁的病,也没有询问的心情,对他来说不管是谁只要能治好沈煜宁就行,想着便连忙将俩人一同带进屋内。

  答案不言而喻,沈煜宁确实中了毒。看着床上本就瘦得不成人样的孙女,如今又被人下毒,沈老太爷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姑娘都病成这般模样了,竟然还有人想下毒害她?”巧颜满目心疼。

  她洗了帕子一边替沈煜宁擦着脸,一边自责道:“都怪奴婢没有照顾好姑娘,才让她还病着又中了毒。”

  “谁说大小姐是病着中了毒?”年轻的太医接过她的话。

  “大小姐中的是慢性毒药,想来中毒已久,这些日子的症状便是中毒引起的。”他说着看了看床上面色灰白的小姑娘眼神颇为怪异。

  “这不可能,大小姐自病以来老朽便一日三次随时过来诊脉,前几日分明只是发热,没有中毒之症,王太医之前也是诊过脉的。”府医有些不服。

  这年轻人看着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这般年轻便这样大言不惭,身上虽穿着太医的服饰,但是王太医不也是太医吗。

  “为何不可,这世间物种繁杂,又稀奇古怪,便是神农尚且不能识遍这世间所有毒物,难不成你能?”

  年轻的太医语气颇为不屑“大小姐这毒,本就是慢性的毒药,隐藏在体内,之前一直不曾毒发,你一时诊不出来又有何稀奇的。”

  府医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只得有些求助的看向王太医。

  王太医却是没有理会他,他重新坐下仔细的确诊了一番,看了看在场几人,缓缓道:“冉太医说的在理。”

  他说着冲着沈老太爷微微鞠一躬道:“老将军,说来惭愧,在下学艺不精,之前竟是一直未诊出大小姐这是中毒之症,差点耽误了小姐的病情。”

  他说着有些晒然,自己行医数十载,竟是不如一个年轻的后生,想到这人的来历又有些释然。

  沈老太爷神色一惊,随即露出些期待之意“既是中了毒,那解了毒是不是病就好了。”

  他看向年轻的太医,这人面生的很,他从前并未见过,想开口询问,才想起来方才还未询问此人的名讳便将人领了进来。

  王太医轻咳一声指指眼前的年轻人道:“沈老将军,这是太医院新来的太医冉子骥,别看他年轻,一手医术却是十分了得,尤其擅长解毒。”

  沈老将军惊讶之余,心下也安定了些,王太医虽不是院首,医术却是太医院里公认的好,连他都称赞的人,自然差不了。

  这人小小年纪医术竟然这般了得,再想想的这段时间来的所有医者没有一个诊出煜宁是中了毒。

  这冉太医一来,就能诊出是中了毒,王太医说他擅长解毒,那想必煜宁这毒他也是能解的。

  他弯腰向年轻的太医抱抱拳,恭敬道“冉太医,还请你务必救救我这孙女。”

  此时他不是什么威名赫赫的将军,只是个心疼孙女的老人罢了。

  “老将军不必客气,在下必当竭尽全力。”年轻的太医躲开了些,连忙将他扶住,又转过头对巧颜道“你去打盆热水来,我替大小姐施针。”

  巧颜胡乱的点点头,忙不迭失的跑了出去。

  “不知煜宁所中何毒?”沈老太爷眸光深沉,何人这般大胆,敢毒害他沈忠的孙女。

  “虽有所猜测,但这症状却又有些出入,如今还不好下定论。”冉太医话音刚落,沈老太爷刚放下几分的心又被提了起来。

  王太医见状连忙开口道:“老将军不必担心,冉太医不是那种无故放矢的人,虽不好下定论,但既然知晓了是慢性的毒,那依着冉太医的医术定是不成问题的。”

  “没错,大小姐已经毒发吐了血,必须马上解毒,耽误不得,现在既然不确定是何毒,依在下看以针灸拔毒最为保险。”

  他表情认真“老将军放心,这不是什么要命的毒,只是中毒久了怕是会伤其根本,至于这毒在下还是有把握能解的。”

  沈老太爷不懂医,听得云里雾里,虽说还有些担忧,但起码人太医都保证了能解毒不是,只得再次叮嘱道:“那便劳烦冉太医了,无论如何务必救救我这孙女。”

  巧颜打了水进来,冉太医朝着沈老将军点点头,便跟着巧颜进了里间。

  沈煜宁睁着眼睛看他,他们在外头的话,她听的清楚。

  “大小姐莫怕,这针灸拔毒不过就是先将这三根银针扎入你的膻中穴、乳突穴、乳根穴三个穴位将毒素汇集。”他语气温和。

  说着看了她一眼继续道“然后划开你的手指泡在这热水中,从你的肩头开始,沿着右臂一路向下,分别扎进你的肩井穴、天宗穴、腰上穴以及天井穴、曲池穴和外关穴等数个穴位刺激毒素,将其排出罢了,在下用针时候会下手轻些,不疼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随身的布包打开,拿出三根约莫一寸多长的银针放在一旁。那一根根一寸多长的银针依依摆开,看的巧颜头皮发麻。

  沈煜宁挑挑眉,面色平静,这人倒是幼稚的紧。

  她没有说话,他也没有着急着施针,外面渐渐传来杂乱声,沈煜宁张张嘴对巧颜道:“巧颜,你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巧颜有些担忧,犹疑着不肯出去,门外隐约传来清秋的声音,目光一转便看到了那一排长长的银针一个激灵便跑了出去。

  “大小姐何故支开你的丫鬟?”年轻的太医似乎有些好奇。

  “冉太医每次给宫里的主子看诊时都先恐吓一番吗?”小姑娘声音虚弱却是咬字清晰。

  她自然知道她所中的毒并不需要施针,况且这人先前那番话实在是乱说一通,吓吓巧颜还行,吓她却是弱了几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