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星恒时代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章死兆星主宰的恩泽

星恒时代记 芳年 4559 2018.10.12 23:28

  一夜静谧,午后的幻海之城人流繁多,嘈杂的人声伴着沙滩边不时漫过沙滩的轻叹,印掩着这座海上城市的繁荣。

  昨夜杂乱的酒馆内,已经被打扫干净,午后就餐的人们络绎不绝,光头大汉很是热情的为月礼一行准备了一大包已经烤好的海鱼,亲自在海边送别。

  一早便在酒馆外等候送行的卡尔威早已为月礼几人备好了随行的帆船,好生嘱咐半晌后,冲着船头的月礼意味声长的点了点头。

  迎着风,这艘帆船缓缓驶离了岸边,被身后的回潮推向了大海.............

  扑面的海风自身后吹来,头顶的几只海鸟悠闲的站在船头,眼下的一切都显的那么自然,和谐。

  “小鬼,是你告诉那穷鬼领主咱们今天就要出发的么?”玫瑰坐在船头的一只海鸟身旁,眯眼望着远处,嘴里衔着一颗这幻海之城特有的海盐舔糖,砸了砸嘴道。

  “没有啊,从昨晚到现在你不是一直和我在一起么?”月礼说道;“我早就说过,你口中的这位穷鬼领主虽然大方,但是人并不傻的。”

  “难不成,那穷鬼派人跟踪我们?”玫瑰恍然大悟道;“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一直还以为这老家活虽然人穷,但是应该比较真诚,没想到心机还挺深!和你一样让人不爽。”

  “我为人很坦诚的。”月礼皱眉道。

  忽来的一股激流拍向船身,玫瑰还没来的急站稳脚跟,险些被甩进了海里。

  “什么破船!一点都不稳当!”玫瑰直起身来扶着船头抱怨道;“话说那穷鬼为什么不让我们坐那飞行兽啊!那不是更快一些?”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看来这个时候,还是需要哥这个伟大的冒险家给你长长见识!”灰阎嘴里也衔着一个海盐糖,他将糖果在口中咬碎,全部咽了下去,还不忘夸赞一句;“其实味道还是不错的,就是有些贵。”

  “我看你还是别卖关子了,小心一会被哪个看你来气的大浪带到海底去。”玫瑰顺手将站在船头的一只海鸟推开,坏笑道;“还挺机灵。”

  却没想这只海鸟,愤怒的冲他叫了一声,很是耿直的又站回了原来的位置。

  “哎呀?你这小东西不服气是吧。”玫瑰看着这只海鸟挑衅的举动,心中很是不快,抓起它大力丢向了远处,很是解气的大笑道;“让你再使性子。”

  灰阎准备了一会,缓步走向船边,指着那遥远的彼岸,款款道;“在距离幻海妖岛十几里的地方,有一大片雷云,常年聚集在那里,若是我们乘坐飞行兽前往,必然会受到雷云的攻击,那时若是不慎被击中,我们很有可能就要游过去了,所以说坐船还是比较安全一点,不但能够参观沿途的风景,还能避免雷击,真是一举两得!”

  “行了老酒鬼,说的再多不就是个雷云么?有什么好怕的。”玫瑰摆了摆手,示意灰阎不要再讲下去;“怎么听你说这话,我感觉你像是前来观光旅游的?”

  “俗人。跟你说再多也是白费口舌,你不想听,哥我还不想讲呢。”

  “天气不错,是时候展现一下哥男人的风采了!”看着海浪还算平静,船速也很稳当,灰阎搓了搓手,兴致勃勃的开始脱衣服。

  “还真么想到,你还有这爱好。”月礼看着灰阎赤裸着全身站在船边活动胫骨淡笑一声道。

  “亲爱的大海!我来了!敞开你的怀抱迎接我吧!”灰阎提了提那条很是别致的红色内裤,一头扎进了海里。

  “还真是个恶心的癖好。”玫瑰想着灰阎那恶心的表情与体态,不忘挖苦道;“喂!老酒鬼,你那条让人看了想吐的内裤该不会是琳娜亲手给你做的吧?”

  就在玫瑰还没有把话说完时,先前那只被他抛向远处的海鸟又飞了回来,玫瑰眯眼望着它,一脸调笑道;“怎么?想报仇啊?来啊,兴许大爷一会能把你拔了毛,烤着吃呢。”

  海鸟冲着玫瑰喳喳的叫了几声,似是在与之对骂。

  “小东西,有本事你别离我那么远。”玫瑰抽出阔剑指着海鸟,挑衅道。

  海鸟叫了几声后,飞到了半空。玫瑰以为它逃跑了,面带胜利的笑容嬉笑道;“看你还敢回来。”

  “啪.......”一声,一点如浓汤般的鸟屎落在了玫瑰的肩膀,散发出淡淡的臭味飘进了玫瑰的鼻腔。

  玫瑰本以为是一滴海水,并没有去在意,直到那只海鸟又飞了回来,很是不屑的冲他叫了两声,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当他伸手触摸肩膀时,才发现落在他肩膀的并不是海水,而是一坨略带潮湿的海鸟粪便。

  看着手中的粪便,玫瑰有些不知所措,向来喜欢洁净的他怎能受得了这般污渍留在身上,他先是慌忙的找了清水将手洗净,而后脱了袍子浸泡在水中。

  当他再拿起阔剑寻找着那只海鸟的身影时,这才发现,那只耿直的海鸟已经不见了踪影,唯留一份残存的嘲讽之意,还停在半空。

  玫瑰气急当即咆哮道;“小东西!别让大爷再逮到你!不然我非把你的毛,一根根全部拔下来!再把你丢到海里喂鱼!然后把鱼钓上来烤了自己吃!”

  “好志向玫瑰,先前你们俩不是玩的很愉快嘛?怎么........吵架了?”月礼两手托着趴在船边看海中灰阎表演游泳的爱丽丝与冥,生怕她们一激动掉下去。

  “我去洗衣服了!等那只鸟回来记得叫我!”玫瑰闻了闻自己的手掌,没想到洗了那么多次还是残留着些许余味,他忍住腹中的呕意,将阔剑丢在船板上,叫骂着走向船中的小屋内。

  ..........

  “月!你快看!快看!灰阎大哥他真的好厉害啊!”爱丽丝羡慕的望着在海中时而翻滚时而潜入海底的灰阎,满目期待道;“月,你会游泳么?能不能也教教我,我也好想下去和鱼儿们玩。”

  “好啊,等我们回到洛克,我在那里教你吧,这里的水流太急。”月礼望着那越游越起劲的灰阎不怀好意的轻笑一声道;“而且,很危险。”

  “危险?”爱丽丝疑惑道。

  “是啊,你看.........”月礼指着距离灰阎不远处,一直潜伏的几只鲨鱼倒影。

  “哇!那是什么?看样子是几只很大的海鱼啊!一副很好吃的样子。”爱丽丝回想着昨夜那光头大汉为她置办的海鱼大餐,不禁流出了口水。

  “那一会让灰阎抓两条上来尝尝鲜。”

  “好啊!好啊!.........”爱丽丝激动的又蹦又跳,朝着还在船头前表演各种游泳姿势的灰阎大喊道;“灰阎大哥!你身边还有几条可爱的小鱼!你把他们抓上来给我吃好不好!”

  “你说什么?我听不太清楚!”灰阎朝着爱丽丝鼓了鼓手臂那不菲的肌肉,心想一定是爱丽丝被自己伟岸的身姿迷到欢呼雀跃了。

  就在灰阎还为自己完美的体格而感到自豪时,有一只迫不及待的鲨鱼已然从海底窜出,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臂。

  灰阎先是楞了一下,当他回过身与那挂在臂膀处的鲨鱼对视时,周围的几只鲨鱼便一鼓作气的冲了上来。

  .................

  “救命啊!月!你快放下绳子拉我上去!”灰阎惊恐的将手臂旁的那只鲨鱼击飞,拼命的朝着船侧游来。

  “接着!”

  月礼扯过船绳,朝着灰阎的方向扔了过去。

  “好嘞!”灰阎从海面跃起,伸手便抓住了绳子,只是不巧这绳子并没有被绑到船杆上,看着绳子的后半段还飞舞在半空,灰阎的心一下子凉透了。

  更可悲的是,不知何时来的一阵大风,将船吹着在一瞬间便跑了老远。

  风未止,船在海面如同长了翅膀的猛兽一般,越行越快..................

  ............

  “糟糕,忘记把船绳系到桅杆上了,真是抱歉啊.......灰阎。”月礼惋惜的朝着船尾挥了挥手;“你不是很喜欢游泳么?那就更有激情的再玩一阵子吧。”

  “月是个坏人。”冥看着远处被鲨鱼驱逐的灰阎,推了推月礼的手臂,很是认真道。

  “或许吧,但是可以的话请不要这么认真的说这句话。”月礼捏了捏冥的脸,轻轻推起她的嘴角道;“这样会更好一点。”

  .................

  黄昏时分,深红的太阳斜斜的照在船帆,灰阎疲惫的躺在船板上,如同一条已经被晒干的咸鱼,在他的左臂乃至大腿内侧,还留着那几只鲨鱼恋恋不舍后的爱之印记,若不是真爱,怎能想要在他的身上留下记号,在他费力的爬上船后,他就是这般对爱丽丝说的,而且从他的口中爱丽丝还得知了那几只鲨鱼的性别。

  玫瑰走过灰阎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拍了拍灰阎的脸,很是悲观的叹了口气,把他那睁着的眼睛抚上;“走好老酒鬼,下辈子一定要生的聪明一点,不要再下海游泳了。”

  “臭小子!滚开!........”灰阎睁眼瞪着玫瑰,有气无力道;“没事一边待着去,别挡着我享受晚霞的美。”

  “呦,还活着啊,该不会是诈尸了吧。”玫瑰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用脚踹了下灰阎。

  “滚............”

  “开饭了,大家准备吃东西吧。”月礼吆喝了一声,端着一大锅已经煮好的海鱼放在甲板上。

  “好嘞.....”灰阎一个翻身便跃了起来;“我也来尝尝月的手艺。”

  “是煮的啊?临走之前那个光头不是给我们带了好多的烤鱼么?”玫瑰夹起一块鲜肉,斜眼看着爱丽丝道;“才不过半天!说!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爱丽丝嘟了嘟嘴,凑到修娜身边委屈道;“是修娜姐姐说可以都吃掉的,再说了大海里这么多鱼呢,就算我把那位大叔给的海鱼都吃光了,月也会帮我去捉的,不像你这个臭玫瑰只会说我。”

  “照你这么说还赖我了?”玫瑰本着脸道;“少吃点!不然一会把你扔海里喂鱼。”

  “小鬼,你是从哪里找了这么一口精致的大锅的,还有这火是怎么生起来的?别告诉我,你那空间戒指里还装着柴火。”玫瑰盯着这口大锅,很是安逸的喝了一碗鱼汤,心言道;“这小鬼做鱼还是有两下的,味道确实不错。”

  “锅是我早就买好的了,不过一直没有用上。”

  “说到这柴火嘛,不得不好好感谢一下小爱丽丝了,前些日子我教了一些她火系魔法的运用,今天正好派上了用场。”月礼放下手中的碗筷,很是赞赏的摸了摸爱丽丝的头发。

  “那是当然,爱丽丝可是很聪明的。”爱丽丝一边咀嚼食物,一边扬了扬头,满目神气。

  “好了,你可别在这显摆了,想来也就只能做个饭吧。”玫瑰捏了一下爱丽丝圆嘟嘟的脸蛋;“吃了这碗就不许再吃了。”

  “月,爱丽丝的前身是一个元素法师吧?那么说的话,风,火,雷,水,冰,她应该都会一点才对吧?”灰阎吃饱喝足,打了个饱嗝道。

  “元素法师在没有达到魔神阶别时期,也是需要选一类元素进行专修的,爱丽丝的前身主修的是冰系魔法,其他系应该是没有学。”

  “不过小爱丽丝天资聪慧,学起来应该都很快的。”

  .........................

  夜至,漫天的星光倒映在海面,清爽的海风卷起浪花,轻轻的拍打着船身,修娜与爱丽丝还有冥睡进了小屋,灰阎与在劳累一天后,早早便躺在了船尾昏昏睡去。

  ............

  月礼一个人坐在船头的围栏上,看着海面倒映出的无尽星河,不禁叹了口气,自从遭遇过巨魔一族的劫难之后,爱丽丝体内的冰系魔力便如同被唤醒的猛兽一般突飞猛进,不到短短数月的时间便硬生生成长到了元素法神后期。

  就在今天,月礼让爱丽丝帮忙生火煮饭时,他更是惊奇的发现了爱丽丝的修为已然超过了自己,至少已经达到了元素魔神中期的实力,而且还在不知不觉中急速上升,这件事情让他感到欣喜的同时又增添了些许不安。

  “月,在想什么?”黑走到月礼的身侧关切道。

  “黑,你应该很早便发现了吧?小爱丽丝的魔力剧增这件事..........”

  “那死兆星主宰赐下的恩惠,真是让人感到既开心又担心。”月礼无奈一笑,坦然道。

  “是啊,不过小爱丽丝的事情你大可放心,他的为人我是知道的,那是一个率真到杀死任何人都会提前宣告自己名字的灾难之神,是真神中的真神,他所存在的地方便是死亡所降临的地方,见过他的神,没几个还活着的。”

  “但是他若决定救一个人,必然也会赋予恩赐,毕竟他是一个十分骄傲的神。”黑继续道;“月,你难道没有发现么?他放了一个东西在爱丽丝的身体内。”

  “你是说爱丽丝脖颈上的那枚骷髅图案?”

  “是没错,那是死兆星的一缕火源,说简单一点就是死兆星的一粒碎片,是它将爱丽丝那微弱的生命之息重新燃起的,只要有它在,爱丽丝的实力足可以成长到与真神并肩,或许还不止如此。”

  “仅仅是一粒碎片就可以达到如此地步么?”月礼骇然道。

  “是,只不过除了他以外,没有哪个神可以将死兆星上的一粒碎片取下,就算太阳神来了也做不到。”黑认真望向月礼;“或许你还不知道,那颗死兆星真正的主人已经变成了你,只不过在你还没有达到真神时期,是无法触及到他的。”

  “即便如此,有个人也和我说过..........不想我去接受它............”月礼转眼看着黑浅笑道。

  “月神大人说的没错,比起死兆星我还是更喜欢月球。”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