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BOSS都是我的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冤屈

BOSS都是我的菜 非武非凡 2192 2019.08.06 16:23

  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在茂密的森林里,三人一头狮子正在往北方缓缓的前进。

  如果在平常,燕怀空肯定得骑着坐狮的。

  可今天,这家伙连走路都费劲,更别提坐人了。

  “呃——好饿呀!饿得连走路都没力气了。”方寒浑身乏力,满是怨气的转过头。

  “咕~~~”

  肚子又响了。

  嗜战狂狮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虽然方寒嘟囔着没力气,但燕怀空敏锐的察觉到,他现在好像比以前更危险了。

  不由心里嘀咕,这家伙不会觉醒了什么远古血脉吧,不行,回去得好好查查。

  当天下午,三人在林中露宿,嗜战狂狮叼回来一头牛犊大小的野猪类魔兽。

  燕怀空经常在外行走,像是食盐调料之类的自然随身带着,而且相较于方寒、叶辰,他烧烤的手艺着实不错。

  当看到方寒抱着肉猛啃的时候,燕怀空忍不住头皮有些发麻。

  这还是人吗?不会是什么魔兽伪装的吧?

  又看了看叶辰,这孩子也不一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他的眼神来看,应该是个灵魂纯净之人。这样的天资无论修炼武道还是魔法,都差不了。

  此刻燕怀空已经下定决心,要好好观察观察这两个人,最好为王国留住有用的人才。实在不行的话,务必在他们成长起来之前除掉……

  一夜无话,次日三人继续赶路。

  红枫行省在王国最北方,而方寒父亲留下的领地又在红枫领的最北面,离冥月王国很近。

  一行人离开森林之后,燕怀空给方寒和叶辰每人一身带兜帽的袍子,然后沿着大路步行前往红枫行省。

  没办法,方寒简直是魔兽克星,不管怎么样的魔兽,碰到他之后走路都不利索,更不用说载人了。

  三人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到达了竹山领。

  这时已经是九月中旬,群山之间层林尽染,仿佛是什么人打翻了调色盘,红黄紫绿色彩斑斓,仿佛给这片山林披上了彩色的外衣。

  方寒没有回竹山镇,而是领着燕怀空到王国密探埋骨的地方。

  挖开腐烂的泥土,有一股难闻的恶臭传出。

  燕怀空却十分着急的上前查看,最终他摸出一块铭牌,声音有些发颤的低声喃语:“彭安,真的是彭安……”

  “你们认识?”旁边叶辰好奇的问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对这位正直的武者也不似先前那样害怕。

  “他是我童年的玩伴,一位友善的兄长,后来奉命伪装成商人前往冥月王国,谁能想到……”

  这位坚强的武者,双目竟然忍不住有些红润。

  方寒唏嘘不已。

  旋即又想到了自己的玩伴,霍思、岑五已经背叛了友谊,那骆琼呢?

  当时虽然一点都不喜欢她,但却很享受她的恭维。

  未觉醒之前,因为一直过着深居浅出的贵族生活,对世事并不算太了解,无论看人还是待物都有些幼稚。

  现在想想,那对自己百般讨好的骆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燕怀空缅怀了一阵,拔出长剑挥出一道蓝色劲芒,把不远处的大树拦腰截断。

  这就是剑气?

  方寒不由想到,虽然看起来很华丽,但如果他对自己使用的话,应该能很轻松避开。

  燕怀空到大树旁举剑挥洒,不多时便雕刻出一个简易的棺椁。

  他将彭安的尸身盛放好后重新掩埋,并且做好了记号,只等事情完结,然后再运回王都。

  “好了,我们再去竹山镇看看。”燕怀空又劝了方寒一句:“你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恐怕……”

  话没说完,他忍不住叹了一声。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以及方寒的讲述,他基本明白了方寒身边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走吧。”方寒已经和之前大不相同,前世丰富的阅历,让他早已把很多事想明白。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他们静静的朝竹山镇走去。

  三人来之前,燕怀空曾在省城查看过案件的卷宗,发现除了方寒知道的那些之外,竟然还有份竹山镇的万民书,上面有一半以上的人联合指证,说方寒在悄悄的搞魔法研究。

  燕怀空看了都暗骂不已。

  方寒这家伙虽然有怪物般的强悍体魄,但对魔法元素半点都不亲和,就算给他一辈子的时间,恐怕也成不了魔法学徒。

  这样还搞魔法研究?实在是搞笑!

  当然,竹山镇还是有几个正直之人的,如果要挑一挑的话,那得首推铁匠沃明老爹。

  到了镇上之后,方寒当先领路,直接来到沃明老爹的铁匠铺。

  因为他带着面具,所以镇上的人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认出方寒的真正身份。

  “诸位,你们要买点什么吗?”沃明老爹问道。

  “我同伴想给他的弟子选把练习用的短剑。”燕怀空回到。

  “短剑我这有几把现成的,如果客人没有特别要求,可以先到里面看看。”

  “好。”燕怀空应了声。

  三人随沃明老爹进屋后,燕怀空看看左右无人,便对他说道:“我叫燕怀空,王都燕家的人,来这里是想了解一下方寒的事。”

  “燕怀空?你是最年轻的黄金武者燕怀空?”沃明老爹脸上写满了震惊。

  “过誉了。”燕怀空苦笑道。

  “不愧是王国最有前途的年轻强者,有这么强的实力还如此谦虚。”

  沃明老爹感叹了一阵,旋即脸色又变得很难看,“唉!这几个小子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可,嗨!”

  “记得当初不知什么原因,行省那边曾经下来一道古怪的批示,让方寒少爷只有满十八岁的时候,才能继承他过世父亲方宁的爵位……”

  “就这样,方寒少爷刚到十七岁,就被当做异端抓走了,而他的伯父方阳,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子爵,并且免除了领地一年的赋税……”

  “霍思那小子,哼,也成了方阳儿子方宁的心腹,并且如愿以偿娶到了之前一心想要嫁给方寒少爷的骆琼丫头,那丫头和方宁又……唉!不提也罢。”

  “至于岑五那小子,竟然是省城莫山子爵的私生子,当初那位满满都是正直声明的家伙为了自己的名声,便把跟自己通奸的女仆,也就是岑五母亲,嫁给了杂货铺老板岑顺,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又让他认祖归宗,并且起名莫平……”

  方寒只觉得心里火气一顶一顶的。

  那道貌岸然的莫山,就是当初调查自己,并且最终给自己定罪的人。

  沃明老爹擦了擦眼角感叹道:“最终所有人都得到了好处,只有善良的方寒少爷却遭受了牢狱之灾,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